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宫主请开门

第八十七章 宫主请开门

        姜律觉得有点对不起怀特夫人。

        在面对救赎之神和荆澜的时候,这样的感觉都没有出现过。

        因为对于前者,姜律帮她解决了救赎之塔的麻烦和身上的诅咒,并且还给了她和自己扯证的机会。

        虽然他不信希伯来,并不把亚当之约当回事。

        但那好歹是个证。

        而对于后者,姜律不仅帮流放者重新正名,洗脱了冤屈,还扶持她当上了救世主,并且留了自己心爱的万能的工程师和二次元军团给她。

        也算是问心无愧。

        不过怀特夫人呢?

        虽说帮助了怀特避免他堕落成恶魔奴隶,但怀特夫人却什么也没得到。

        哪怕怀特在未来成为真正的西岸之王,甚至当上总统,这也跟怀特夫人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她压根就不在乎这些。

        那么该怎么办呢?

        “你们聊了些什么?”怀特夫人已经换上了姜律喜欢的睡衣,侧卧在了床上。

        “他现在很低落。”姜律坐到了床边,随手捏起怀特夫人的脚掌,轻轻把玩:“但是没关系,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安慰了他,我想他很快就会振作起来的。”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他需要一个能信得过的人帮助他。”

        怀特夫人换了个姿势,倚在姜律怀里:“生意上的事我不懂,以后就得看你的了。”

        “我...”

        姜律欲言又止,但稍加犹豫,还是说出了实情:“我很快就得离开了。”

        怀特夫人张了张嘴,一脸错愕。

        “你知道的,你深爱的男人实在太优秀了。”

        姜律摩挲着她的脸庞:“今天的那個恶魔看中了我的诚挚,他打算让我去他那儿干活。”

        “可你还活着,怎么能...”

        “我不知道,但我无法拒绝。”姜律深情地看着怀特夫人:“你知道吗?其实伱的寿命只剩下半年了,我误打误撞发现了这一点。

        而恶魔告诉我,如果我去他那儿,他就能让你成为全世界最长寿的人。”

        “不,我不要。”怀特夫人视线变得模糊,眼眶有些发红,她紧紧地抱住姜律:“没有你,这没有意义!”

        “别这样。”姜律揉揉她的脑袋:“我会回来的,每两年我就会有一次休假的时间,说不定还会更短,我一定会定期探望你的。”

        “真的?”

        “那是当然。”

        “那你什么时候走?”

        “天亮。”

        怀特夫人得知今晚是最后一夜,显然有些郁郁寡欢。

        这一点姜律也早有预料。

        “让我最后为你做些什么吧。”

        怀特夫人心情很是低落,却又很无奈。

        她苦笑着:“你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再度年轻,多活了这么多年,也拯救了我的儿子,让他不会变成恶魔,我不知道除了留下,我还能要求你为我做些什么。”

        姜律笑了笑:“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

        怀特正托着下巴,盯着桌面上的酒杯发呆。

        和姜律结束谈话之后,怀特就一个人来到了自己罩着的酒吧喝酒。

        说是会振作没错,可这样的打击并不是轻描淡写就能让他接受的。

        他需要一些时间。

        怀特的发小,同时也是他最信任的心腹,唯一一个没有签过协议的鲨鱼党高层,此时正坐在他的对面,陪他喝酒。

        怀特什么也没说,他什么也没问,两人就这么一杯接一杯地喝着。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怀特能放心将自己最软弱的一面暴露在这个能够无条件站在他这边的兄弟面前,而对方也能一眼就看出此时怀特的难过,默默陪伴在他身边。

        等到酒过三巡,发小看出怀特已经差不多有些醉了,这才问道:

        “所以你到底什么情况?”

        “很难跟你解释。”

        怀特晃了晃空掉的瓶子,然后又新开了一瓶:“总之我决定要重新开始了。”

        “重新开始,什么意思?”

        将酒倒满,怀特才有些疲惫地回答道:“我不打算再依靠协议的力量了,我准备学着靠一些其他手段,人格魅力什么的。”

        “你是说...像我们的关系这样?”

        “是的。”怀特呡了一口酒,耸耸肩,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我觉得协议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一旦有一天我失去了它,那么那些迫于协议才服从我的人,必然会反噬我。

        总而言之,协议不太稳定。”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发小笑了:“这是个好想法,不过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得慢慢来。”

        “我知道,突然做出改变,难免不会有人怀疑些什么,我并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

        下了决心的怀特长舒一口气,觉得轻松不少:“以后你可能会稍微辛苦一些了。”

        “没关系,我会支持你的。”

        “那就好,只要...”

        就在这时,怀特的话语声突兀的停顿,上一秒还在喝酒的他触电似的颤抖了一下,然后警觉地直起身子,四处打量起来。

        “怎么了?”发小问道。

        怀特摇摇头,满脸紧张地说道:“我感觉有人在看我。”

        “看你?”发小诧异地道:“可我们是在你的专属包房啊,连监控都没有,谁能看你?”

        “我也不知道。”

        怀特心有余悸地描述起了刚刚的感觉:

        “只是一种说不清楚的直觉,就像是我家里突然潜入了一条毒蛇,然后躲在阴暗的角落偷偷窥伺我,大概就是这种莫名的心悸。”

        “错觉吧?”

        “希望如此...”

        ......

        “噢!上帝,这简直太疯狂了!”

        怀特夫人的嘴巴根本闭不上,脸上露出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一万倍的表情,浑身肌肉更是完全绷紧,僵硬地无法动弹。

        她惊恐地低着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怎么可能会这么...”

        如果感觉没有出错,那怀特夫人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认知被颠覆了。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姜律脸上划过一丝释然。

        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伊希娜和荆澜都没有的待遇了。

        尽过力,应当就不会再愧疚了吧?

        他此刻无比感谢合同的神免疫自己的大脱肛术,这才得以让【开门】没有进入cd。

        “亲爱的,感受到了吗?”

        “有点难受...”

        “只是因为不习惯吧?”

        “这已经不是习不习惯的问题了,之前完全没到过那里,这根本就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但看你的模样明明乐在其中嘛。”

        姜律轻轻一笑:“看样子,以后你该叫我宫主了。”

        愣了好一会儿,怀特夫人才反应过来姜律是什么意思,忍不住面红耳赤地啐了一口。

        “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