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不忘初心

第八十六章 不忘初心

        西岸最大的拍卖行。

        朋克悄悄爬出围墙,像一只矫健的野猫,平稳落地。

        他看了看面前悬浮的半透明面板,心中充满了疑惑。

        “什么叫恶魔诞生终止,任务已结束?”

        满腔不解的他看了看四周,束起衣领遮住脸庞,快步离去。

        枪械市场。

        身材矮小的坚果墙借着去便利店买夜宵的由头,离开了据点。

        借贷中心。

        水镜看到面板上的提示后,匆忙给好不容易拿到的档案拍了几张照,然后把档案放回原处后,小心地绕开安保,同样消失在夜色之中。

        不多时,在出生点的小巷,三人碰了头。

        “这是怎么回事?”

        朋克率先发问。

        水镜摇摇头:“不清楚。”

        坚果墙则一脸茫然:“我也很奇怪,什么叫恶魔诞生终止啊?恶魔不是一直存在吗?”

        “是啊,如果恶魔还没诞生,那么怀特的能力是从哪来的?没道理啊。”朋克点点头:“难不成是队长做了什么?”

        坚果墙点点头:“有可能,现在就差姜宝跟队长没到了,他们不是都在怀特的庄园做事吗,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姜宝...唉,姜宝...”朋克长吁短叹:“开会从来不来的人,你指望他?”

        坚果墙知道朋克对姜律颇有微词,虽然有心调和,但碍于情分,终究不好帮姜律说什么。

        正说到持剑人,持剑人便已经赶到了。

        坚果墙往他身后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姜律,便问道:“队长,姜宝呢?”

        “我等了他很久,但他一直没出来,三楼我上不去,没办法只好先过来了。”持剑人回答。

        “又是这样,算了。”朋克摇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而问出了所有人心里的疑惑:“所以队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问我,我问谁去?”

        提起这茬,持剑人也是一头雾水:“我一直盯着的,怀特是一个人回来的,也就是说我们没有人能有机会接触到恶魔。”

        这时,水镜突然提出了一个猜想:

        “我猜或许跟今天出现的那个神秘人有关,我刚刚突然想到,有没有可能是恶魔打算通过化身人类行走人间,但出了什么问题,导致降临失败了,所以才说恶魔未诞生?”

        朋克点点头:“有可能。”

        坚果墙有些诧异:“那这不等于白捡的攻略吗?”

        持剑人却一脸古怪。

        “这個不可能,这个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水镜认为这是唯一的解释:“恶魔收割到足够的灵魂才能降临人间,这是有先例有记载的。”

        “我不是说这个不可能,我是说神秘人是恶魔不可能。”

        “为什么?”

        持剑人叹了口气:“因为神秘人是姜宝,他亲口告诉我的,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

        水镜一怔。

        “没道理啊。”朋克表示怀疑:“他怎么做到的这么快成为怀特心腹?”

        “是啊。”坚果墙回想这几天的马喽生活,顿觉苦涩:“我们小心翼翼干了这么多天,才刚刚得到小头目信任。”

        “这个...”持剑人似乎有些羞于启齿:“虽然他没明说,但根据我的观察,他好像是和怀特的妈妈处上对象了...”

        “啊?”

        三脸懵逼。

        “真...真是不得了。”朋克似是敬佩又似是在阴阳怪气:“怀特的妈妈得多老了啊?为了任务老太婆都可以吗?”

        坚果墙觉得朋克的话有点过分,但想着姜律连老太婆都能下手,也是一阵恶寒。

        持剑人只是默默掏出了这些天潜伏下来偷拍的照片:“怀特的妈妈长这样。”

        “?”

        “不是他凭什么啊?”

        朋克酸了。

        坚果墙望着照片,凝重道:“要想获得这种名媛贵妇的青睐,姜宝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但我还是不明白。”朋克说道:“他跟他妈处对象,或许能收获怀特的好感,但是他凭什么能折服那些除了怀特谁都不服的人呢?我可是打听过的,他们不是因为怀特,完全是对那个神秘人发自内心的五体投地。”

        持剑人捂住脸:“姜宝教他们开线上赌场以及各种犯罪技巧...”

        朋克沉默了。

        “别扯远了。”水镜突然开口:“那么既然那个神秘人压根就不是恶魔,那出现这样的结果不是更奇怪了吗?”

        “也不能这么说,或许有迹可循。”持剑人说道。

        “怎么说?”

        持剑人想起了和姜律分别前他说的话,不大确定地道:“有可能,我是说有可能,姜宝通过直接签订协议然后违约,见到了恶魔,他好像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只不过我当时阻止了,不过看样子很有可能他还是这么做了。”

        “不至于吧?”朋克咋舌:“一个a级灵域,他拼什么命啊?”

        “但这就是唯一的可能了。”持剑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而且看样子他成功了。”

        “或许这就是他能遥遥领先我们的原因呢?”水镜默默补刀:“各种意义上的领先。”

        朋克一时语塞,突然感觉有种莫名的负罪感。

        持剑人看了看面板:“总之,既然任务结束了,那就先脱离吧,姜宝就在分会,一会儿见到他就什么都清楚了。”

        与此同时。

        庄园内。

        姜律跟怀特站在阳台上,并肩而立。

        看着深邃夜空中的明月,怀特的神情已经不见往日的自信,满脸颓丧,眼底更是填满了胆怯。

        “没有了协议的力量,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

        他无比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姜律并没有看他,而是同样眺望着远方:“那你以后就更得努力才行。”

        “努力?我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意义。”姜律笑着道:“短期之内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没人知道你现在不再拥有协议的力量了,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快调整自己的心态和行事的方式。

        争取把契约仅仅变成一种最基本的约束,而非把他当作伱用来威胁的武器。

        你需要学着靠人格魅力去征服他们,当你发现你不再需要协议的时候,你就是真正的西岸霸主了。”

        “我该怎么做?”怀特心中重新燃起了希冀的火焰。

        “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这样吧,我给你个书单,你自己去买书看。”

        说着,姜律走进屋子拿出纸和笔,当着他的面写了起来。

        怀特站在边上安静地等待,认真地看着姜律书写的内容——

        【职场新人必看的30本书籍】

        《史蒂夫·乔布斯传》、《金字塔原理》、《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稻盛和夫给年轻人的忠告》......

        “而且,你不是一无所有啊。”

        姜律盖上笔盖,感慨道:

        “你还有爱你的、同时也是你爱的母亲啊!”

        怀特一愣,眼睛突然变得湿润。

        “对啊,我的初衷,就是为了让我母亲为我骄傲,让她过上好日子...”

        “是啊,你能记得这一点就好。”

        姜律拍了拍怀特的肩膀:“早些休息吧,我还有些事,我们明天再说吧。”

        “你要去做什么?”

        “?”姜律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理所应当地回答:“这还用问?当然是去和爱你的、同时也是你爱的母亲睡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