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给怀特夫人来点小小的版本震撼

第七十七章 给怀特夫人来点小小的版本震撼

        “不...不对劲!”

        怀特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

        “我那个时候小学,那你才多大,初中?我母亲怎么可能...”

        “蒸馍?瞧不起姐弟恋?”

        姜律挑了挑眉毛。

        怀特的脑子现在很乱。

        在他得知母亲跟一个年轻男人夜不归宿的时候,的确是很气愤的。

        不过气愤的并不是单身多年的母亲找伴侣,而是要瞒着他。

        他刚刚让人调查过姜律,可什么也查不出来,这个人就好像是凭空出现似的,这让他笃定肯定是母亲做了什么安排。

        事实上,在他的事业稳定下来之后,也曾考虑过帮母亲找個伴侣,但母亲总以各种理由拒绝。

        当时怀特并没有多想,因为在他还小的时候,怀特夫人就因为担心改嫁以后新的家庭会让怀特的成长受到影响,所以一直孤身一人,他便只以为母亲是习惯了这种生活。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的确如姜律所说,他自己为掌控一切,但其实根本就什么也不懂,一直以来他都忽略了母亲的感受,并没有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

        怀特恍惚地自言自语,他终于明白了。

        母亲并非是不想找伴侣,而是早就已经找到了。

        这下一切都说得通了。

        平时腼腆的母亲为什么会突然出去过夜,自己的教母还替她打掩护。

        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怀特突然感到惭愧。

        “可是...”他皱着眉:“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怕你一时接受不了。”姜律耸耸肩。

        “咳咳。”怀特呛了几下,表情复杂:“的确有些接受不了,那你为什么现在又直接告诉我了?”

        闻言,姜律的脸上变得十分严肃,义正言辞道:

        “本来我们计划想办法慢慢告诉你,但你自以为是的完全错误的调查破坏了一切,如果我再不告诉伱真相,指不定你会想到什么地方去。

        我不允许作为儿子的你误会你的母亲,更不允许有人往我爱的女人身上泼脏水,即便是你也不行!”

        怀特嘴巴张大大,一脸无措。

        事情的发展合理却又抽象,他着实被震惊了。

        “你...你让我冷静一下。”

        怀特点燃了一根雪茄,神情麻木地猛嘬起来。

        姜律也不着急,耐心地等待着。

        许久,怀特才小声地问:“你这些年都在做些什么?”

        “你知道的。”姜律故作轻松,说起了自己临时编出的经历:“这个世道讨生活不容易,和你失去联系后我去了欧洲,结果你猜怎么着?

        那帮混蛋居然告诉我三角贸易早就是历史了!

        所以我心心念念许久的买卖落了空。

        然后我又辗转去了加勒比海,试图当个海盗,赚到足够的钱回来娶你母亲,不得不说,生活在海上的人都很开放,我还认识了几个女海盗。”

        注意到怀特的脸色果然变得不大好看,姜律这才解释道:“别这么看着我,放心吧,我没有做对不起你母亲的事。”

        怀特果然脸色稍霁。

        “总之海盗的生活不像我想象得这么轻松和暴利,几年下来并没有攒到多少钱。

        没办法,我又去了东南亚,想碰碰运气。

        我的运气还算不错,靠着几个富商,我大赚了一笔。”

        怀特有些惊讶:“你还会做生意?”

        “不会。”姜律摇摇头:“我绑架了他们。”

        “哦...”

        “总之,这些年我几乎跑遍了全世界,本来想着你们或许还像以前一样生活在贫穷之中,但没想到...”

        姜律望向怀特的眼神有些欣慰:

        “你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人了呢。”

        怀特情不自禁地坐直了些,莫名感到有些骄傲。

        尽管姜律说得很轻松,但怀特还是能多少根据自己的经历感受到这些年来他的不容易。

        “辛苦你了。”

        “哈哈,客气什么呢?儿子,我更为你感到骄傲!”

        “别...”原本有些感动的怀特突然有些破防:“先别这么叫我,我还是需要一些时间。”

        “啧,真拿你没办法。”

        怀特深吸了几口气,强挤出一个微笑:“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了,那么你就先安心住在家里吧,以后你不用再四处奔波了。”

        “不行。”姜律却摇了摇头:“我得工作,我可以不操心你,但我要赚钱养你母亲。”

        “......”

        怀特心里总觉得很膈应,但又不好说什么。

        “这样吧,如果你实在想工作,那么不如来帮我。”

        “啊不了吧...”

        姜律欲迎还拒:“你母亲说你干的是帮派,打打杀杀的事情我不擅长啦,我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所以你母亲才会喜欢我的。”

        怀特一时语塞,非常无语。

        你要不要回忆一下你刚刚说的那些经历,到底哪一项能跟温柔两个字挂钩?

        “不需要你打打杀杀!管理,我是需要你帮我分担一些管理的工作!”

        “哦,这个行。”姜律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卖乖不行还得倚老卖老:“但不是我说你,我现在还能帮你分担一些,但等我老了怎么办?你也得学会独当一面才行,不要让我和你母亲担心。”

        “你今年多少岁?”怀特默默问了一句。

        “二十三,你呢?”

        “十九。”

        两人对视,空气陷入沉默。

        终于,怀特率先打破了沉默:“总之,你先去陪我母亲吧,明天我会先带你去我工作的地方熟悉一下的。”

        “好。”姜律点点头。

        “对了,刚刚我跟你说的话,你千万不要跟我母亲说,我不想她因为我偷偷调查她的事生我的气。”

        怀特请求道:“而且说实话,我现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姜律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嗯,放心吧,我们是同一战线的。”

        “谢谢。”

        目送姜律离开书房,怀特的目光缓缓移动到在姜律进来前收起的皮革纸张上,涉及到怀特夫人,这让他他很犹豫,很纠结,到底要不要用协议来控制住对方...

        而离开书房并带上门之后,姜律也在原地站了片刻。

        他现在正在思考一个问题。

        那么现在到底算是他跟怀特夫人合起伙来骗了怀特,还是跟怀特合起伙来骗了怀特夫人?

        想不清楚,姜律便放弃了。

        因为他已经开始研究鲨鱼党的对手了。

        然后他推开了怀特夫人卧室的门。

        三分钟后。

        “别难过了,虽然这个误会有些...不过他接受了不是吗?”怀特夫人抱着姜律安慰道。

        “可是...可是。”姜律茶里茶气婊里婊气地闹着别扭:“他把我当作是他小时候的朋友了,这不是正说明只有那个人他才能这么轻松地接受吗?那我成什么了?”

        怀特夫人一脸无奈。

        她得知怀特误会以后,本来想去澄清的,但是姜律这么一闹,她又觉得这已经不重要了,怀特能接受姜律,让他留在自己身边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她现在反而担心会因为澄清误会后怀特会赶走姜律,因而不愿意去澄清了。

        姜律继续虚空索敌:“那个人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嘛,你说句话啊。”

        “怎么可能会有关系啊?”

        “是吧?只能是我对吧?”

        “没错,你就放心吧。”

        “那还差不多。”

        姜律深深地体会到,这种偷换概念后化被动为主动的无理取闹,简直就是神技。

        从没有这么一瞬间,他会如此庆幸自己拥有丰富的冲浪经历。

        西方终究是西方,版本还是太过落后了。

        很显然,姜律只要略微出手,就已经是这边版本的极限,完全就是降维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