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交换情报

第七十四章 交换情报

        怀特夫人家还蛮大的。

        这是一栋三层别墅,一楼看上去有些像是礼堂,或者说酒店的大堂,十分空旷,能容纳许多人。

        二楼则较为私密,按照怀特夫人的说法,只有得到怀特先生认可的朋友或者一些生意上的伙伴才能上楼,这也意味着能到二楼的人几乎都跟鲨鱼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姜律在她的带领下,则是直接来到了别墅的三层,也就是怀特先生和怀特夫人平时的住处。

        除了贴身保镖,或是怀特先生的亲信,这里几乎没有人涉足过,即便是怀特夫人的密友,常常也只是止步二层,等待她下楼接见。

        怀特夫人的闺房里有一个宽敞的阳台,一把木制躺椅摆放在正中间,让她能够随时晒上一个舒舒服服的日光浴。

        姜律并不知晓庄园具体的地理位置,所以坐在车上的时候他无法第一时间洞悉四周的环境,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庄园竟然是建造在海边的,从别墅背侧的怀特夫人的卧室的阳台上,能够看到大海。

        湛蓝色的海岸线尽收眼底,沙滩上正在游玩的男男女女的喜悦,随着咸湿的海风,直接吹到了姜律面前。

        “环境真不错。”

        姜律坐到了躺椅上,满意地欣赏起眼前的风景,二十多年来一直生活在内陆城市赤山市的他,从未见过大海,即便是前世,见到的海里也常常混杂着赤红色的岩浆。

        此时怀特夫人已经换上了更加舒适的贴身睡衣,不知为何,她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有些不太自然。

        她扶着门框,笑着道:“我以为你会更惊喜一些。”

        “为什么?”

        “因为这是西岸最豪华的别墅,就连市长也住不上这样的房子。”

        怀特夫人回答:“本来我以为你会很高兴的。”

        “什么?!”

        姜律突然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严肃地质问道:

        “难道你觉得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这个?你简直是在侮辱我!你让我觉得恶心!”

        面对姜律的突然发难,怀特夫人显然有些惊慌失措,她不停地道歉,试图安抚姜律:“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瞧瞧我都说了些什么!我真是个混蛋!”

        “哼。”姜律冷哼一声,又坐了回去。

        怀特夫人站在他背后,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替他按摩起来:“别生气了亲爱的。”

        “好吧。”姜律伸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我承认我刚刚的话也有些过分,但你的确伤害到我了。”

        “对不起...我想我得好好补偿你。”

        但说起补偿,怀特夫人一时有些犯难,数年来的养尊处优已经让她忘了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歉意,思来想去,她掏出一张信用卡:

        “里面有一百万,不够了再跟我说。”

        “什么话?什么话这是?你当我是什么人?!”

        姜律将信用卡揣进口袋,满脸不忿:“下不为例。”

        “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我的气。”怀特夫人拍拍胸脯,松了口气。

        信用卡算是意外之喜,不过姜律也并没有忘记自己来的目的。

        于是他话锋一转:“说起来,我怎么没见到小怀特?”

        “小怀特?”对这個称呼,怀特夫人显然没反应过来。

        “是啊,这是我对他的爱称,毕竟以后我就是他的继父了。”

        姜律回答得理所当然。

        “这样吗,但是当着他的面你最好别这么叫。”

        “为什么?”

        “他很忌讳别人用一些...不符合他身份的称呼叫他,就连我也得直呼他的名字。”

        “我记住了,你真贴心。”

        姜律奖励了怀特夫人一个深吻。

        “所以他人呢?”

        怀特夫人恋恋不舍地直起身,随口道:“大概在忙生意吧,他经常不在家。”

        “既然如此,那么趁着他还没回来,跟我说说他的事吧。”

        姜律露出一个不符合他年龄的慈祥的笑容:“伱知道的,要想跟孩子好好相处,就得了解他的一切,我会跟爱你一样爱他的。”

        “嗯?”怀特夫人听着这话,心里生出醋意,直接躺进了姜律的怀里:“爱他可以,但不可以把本来要给我的爱分给他。”

        “这是当然!”姜律捏了捏她的鼻子。

        于是,怀特夫人开始讲起了关于怀特先生的事情。

        ......

        傍晚,姜律逮到了机会,从三楼溜了出来。

        他找到了正在花园中巡逻的持剑人,并把他带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还真是你?这是什么情况?”

        持剑人十分惊诧,如果姜律不来找他,他已经以为下午的时候是自己看错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总之我已经打入内部了!”

        对此,姜律不想过多解释。

        持剑人目光怪异:“说起来,你怎么穿得这么骚包?”

        此时姜律一身紫色条纹西装,头发也打理过,看上去还真像这么一回事儿,若是不清楚他的底细,或许真会以为他是哪家的富少。

        “姐姐说紫色更有韵味。”

        “姐姐?那个女人是怀特的姐姐?”

        姜律摆摆手:“不重要,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先说说掌握的情报吧,我是借着闲逛的由头出来的,不能待很长时间,不然容易引起怀疑。”

        “明白。”

        持剑人点点头:“先说说我的发现吧,怀特的确拥有一些恶魔的力量,至于具体的暂时还不清楚,但是肯定跟契约有关。”

        “契约?”姜律很疑惑。

        “没错。”持剑人解释道:“鲨鱼党是靠高利贷发家的,据说西岸没有人敢不还怀特的钱。

        借过他钱的人,都签过一份奇怪的协议,协议的内容是书写在皮革上的,听在这里工作的人所说,那份协议就像是拥有魔力一样,潜意识会迫使他们按照协议上的内容行动。

        最开始没人把他当回事儿,很多人从他那里拿了借款,但并不准备还,然后这些人就遭遇了各种程度上的不幸,轻则重伤,重则全家暴毙。

        这下子怀特被神明庇护的消息就传开了,那些借过他钱的人只能想尽办法凑够利息还给他,靠着这个生意,他赚得盆满钵满。

        有的人实在还不上,他就以此为要挟,更改协议内容,收获了许多只能忠心于他的手下,建立了最初的鲨鱼党。”

        “听起来好像只要不和他签协议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最开始的确是这样没错。”持剑人摇摇头,解释道:“但因为在他的能力还没暴露之前想过占他便宜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让他有了足够的实力,强迫他人跟他签协议,他就是这么搞垮了其他帮派。

        最糟糕的是,在这种近乎无解的胁迫下,他根本不需要怀疑手下对他的忠诚,除非谁想不开活得不耐烦了,当然,想不开也没用,有人已经证明了签过协议的人只要生出对他不利的心思就会死得很惨。”

        “啧...难搞。”姜律摩挲着下巴。

        如果是这样,那么鲨鱼党可以说是铁板一块,要想动用武力,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整个帮派甚至整个城市的人,天知道他跟多少人签过协议,真到了那地步,不说打不打得过,就算是一个城市的萝卜挨个砍也得砍不知道多长时间。

        “你呢?你了解到些什么?”

        面对持剑人的询问,姜律抬起头,自信地笑笑:“我了解的可就多了,甚至很多事情就连怀特的心腹可能都不知道。”

        “哦?”持剑人来了兴趣,对姜律稍稍有些改观。

        “我打听到...”姜律压低了声音:“怀特小时候被狗咬过,屁股上有块疤,而且他不吃芝士,因为他小时候家里穷,吃过于油腻的东西会拉肚子,还有,他的内裤都是他妈妈买的,上面都是卡通图案,我想想,哦对了,还有...”

        持剑人的表情逐渐开始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