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你管这叫宠物?

第五十五章 你管这叫宠物?

        此时的姜律,正靠着缠在岩壁一根巨大的钟乳石上的绳子悬在半空中,随着绳子那头鬼面狐的牵引一上一下。

        他的裤子被他抓在手里。

        而他的下方,则是睁着大眼睛,像是拨弄毛线团的猫咪一样,歪着身子伸出爪子在空中划拉的猫猫虫。

        在最后的最后,姜律还是想起了店主传授的经验。

        猫猫虫是一种好奇心很重的生物,喜欢阴暗无光的环境,对浓烈的阴气如同阳间猫咪对猫薄荷似的极为敏感,并对其趋之若鹜。

        想要驯服野生猫猫虫,要么是需要拥有强大的阴气,足够让它沉醉,用瘾勾住它,要么就是得引起它的好奇和兴趣,让它认为你是一个很好的玩伴,逐渐培养起伙伴间的羁绊。

        姜律几乎是在想起这些的一瞬间,就制定出了一个无比绝妙的猫猫虫诱捕计划。

        碍于猫猫虫巨大的体型。

        首先,他需要把自己挂在半空中。

        然后,用自己现在身上虽然没什么屌用只剩屌用但阴气仍然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宝物诱惑猫猫虫。

        同时,通过鬼面狐的远程协助,让自己能够摇晃起来。

        这样一来,姜律就可以化身阴间都找不到的最为极品的逗猫棒。

        正常来说,浓烈的阴气和猫猫虫的兴趣,两者占其一,就已经足够慢慢驯服一只猫猫虫。

        现在姜律两样都占了,他都不知道怎么输!

        而结果也和他预想的那样没什么差别。

        天真的猫猫虫根本忍不住这种简单粗暴的诱惑,逐渐沉沦在了姜律伪造出的天堂之中。

        姜律俯视着乖巧的猫猫虫,运筹帷幄般地轻笑道:“哼,果然,我天生就是干这个的!店主?冲击波罢了。”

        ......

        洞窟外的鬼面狐一脸焦急。

        绳子又是很长时间没动静了。

        可到现在为止,他并没有收到队友死亡的任何提示,因此他能确信姜律还活着。

        但越是这样,他反而越是担忧。

        没死,但又半天没动静,脑海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猜测让他心乱如麻。

        被囚禁了?被困住了?还是下一秒就要阵亡了?

        焦虑,急躁,懊悔,一股脑地涌上心头,五味杂陈。

        他现在无比后悔让姜律一个人下去。

        是之前姜律在《无限监牢》的表现让他对其抱有很大期望,现在想来,在等级劣势之下,就算他再有什么一技之长,面对程序似的只知道攻击外来者的魔物,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建树。

        虽然对抗灵域中死亡不会真的死,但是如果姜律死了,对自我要求极高的鬼面狐一定会将责任归咎于自己。

        在他看来,姜律作为新手,什么都没有做错,而他却犯了最为低级的错误,这是无法原谅的。

        这件事会成为他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甚至成为他的心魔,让他陷入自责和自我怀疑。

        “千万不要有事啊...”

        鬼面狐咬着牙祈祷着。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鬼面狐等待得都要绝望了,甚至打算冒着一起暴毙的风险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前提下进入洞窟的时候,绳子动了!

        那头传来了让他往上拉的信号。

        由于此前诡异的信号,这次他先是试探性地按照刚刚的节奏拉扯了几下。

        但姜律那头没有再传来放的信号。

        如此这般,鬼面狐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不一会儿,姜律总算是在鬼面狐的协助下,费力地用手攀住洞口边缘,露出了脑袋。

        他喘着粗气抱怨道:“你导航导得是个寄吧啊?下面啥都没有!”

        鬼面狐一愣:“怎么可能?”

        “下面就一个溶洞,别说魔物了,连我们要找的线索都没有。”

        姜律满脸晦气地开始推卸责任:“你也妹说还有迷惑项啊,我不管嗷,你背大锅!”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鬼面狐坚信自己不会出错,而且这样的情况以前也从未发生过。

        他认真地询问:“那下面有没有魔物的尸体,是不是其他驱魔人小队捷足先登了?”

        “没有。”姜律摇摇头。

        “你再好好想想。”

        “真没有。”姜律无奈地看着开始有些魔怔的鬼面狐,摊了摊手:“咱一个队的我还能骗你啊?”

        即便心里其实已经相信了姜律说的话,鬼面狐还是倔强而坚持地问道:“你就一丁点发现都没有?”

        “那倒也不是,我逮了只宠物。”

        “宠物?”鬼面狐有些诧异。

        一路走来,动物都没见到一只,整片雨林就像是没有活物一样死气沉沉,他实在想不通姜律哪能搞来一只宠物。

        “你等着嗷,我给你瞅瞅。”

        姜律说着,便开始往身上摸。

        可摸了半天,他什么也没摸到,他明明记得完全驯服猫猫虫以后,它已经变小躲在自己衣服里了才对。

        看着鬼面狐狐疑的目光,姜律觉得有些丢面儿。

        “你别急,可能是掉路上了?”

        姜律尴尬地转身,站在洞窟边上往下看。

        背对着鬼面狐的他并没有发现,前者此时脸上的表情已经满是惊骇。

        在他的视角中,一只猫头蜘蛛身的怪物正挂在姜律的后脑勺上,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

        邪灵!

        鬼面狐通过那双带有感情的眼睛,瞬间就看出了这只怪物的成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姜律什么也没发现,因为这个魔物巢穴里潜伏着的正好就是邪灵!

        鬼面狐顿时感到了绝望。

        没有圣器,根本对付不了邪灵,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倒霉,偶尔出现一次就会被挂在论坛上公开处刑的小概率倒霉事件。

        来不及思考它为什么在下面没有攻击姜律,而是附着在他身上一起出来,已经有些失去理智的鬼面狐已经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小心你的后脑勺!!”

        “啊?”

        姜律反手一抓,将猫猫虫抓在了手里,提到面前,然后松了一口气,用教训的语气训斥道:“狗东西,乱跑是吧?”

        “......”鬼面狐的表情顿时变得异常古怪。

        动作太连贯了,而且这语气是怎么回事?

        没道理,真的没道理。

        并没有注意到鬼面狐异样的姜律揪着猫猫虫的后领,将它提溜到了鬼面狐面前得瑟。

        “看,兄弟真没骗你。”

        望着那四对张牙舞爪的足节,鬼面狐只觉得头皮发麻。

        “拿走啊!!”

        或许是察觉到了鬼面狐的敌意,猫猫虫“嗷”的一声挣脱了姜律的手,扭头扑到他怀里开始嘤嘤嘤。

        见状,姜律有些心疼,严肃地指出鬼面狐的不是:“你吓到它了。”

        “我吓到它了?”鬼面狐人都傻了:“你就不考虑考虑它有没有吓到我?”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

        我特么多牛逼能吓到邪灵?

        “哎呀,宠物而已啦,有什么好怕的嘛。”

        姜律鼓励着鬼面狐:“你要不要抱抱,软乎乎的,手感巨好兄弟!”

        可就在姜律试图改善猫猫虫和鬼面狐的关系之时,猫猫虫又很不老实地从姜律的怀里往下爬,一瞬间就爬到了鬼面狐布置的毒液陷阱边上,开始舔舐毒液。

        于是姜律也顾不上改善关系了,一巴掌拍向了猫猫虫的后脑勺,看得鬼面狐一阵心惊肉跳。

        “小猫咪不可以吸毒哦!”

        鬼面狐看着姜律好像真把这邪灵当成宠物了,还用这种恶心得批爆的夹子音教育它,最终还是没绷住。

        我可去你妈的小猫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