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一代兵王

第五十章 一代兵王

        翌日,姜律迷迷糊糊睡醒以后,下楼给孩子们准备早餐。

        说是准备,其实也就是端端盘子。

        虽然不至于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姜律的能力也就仅限于用杂七杂八的剩菜炒个饭什么的,按照院长对的标准,孤儿院里的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说吃的多好,至少得营养均衡。

        他炒的饭狗都不吃,也就他自己能吃得津津有味,自然不敢让他做饭。

        在等厨子熬粥的间隙,他蹲到了厕所拉屎摸鱼。

        昨天睡觉之后,幸存者好像又发来几条消息,看样子有点像是要跟姜律理论并深入那个话题。

        但姜律并不打算和他纠缠。

        把对手拉入自己的领域然后用自己的逻辑击败对方,这是他早就用烂的伎俩,当然不会上当。

        姜律一向是一个就事论事的人。

        哪怕对方是初代驱魔人,结合他发的那些帖子来看,身份地位绝对不简单,但他还是无所畏惧。

        初代驱魔人高低得是个老东西了,你还能活得过我啊?

        和新人比技巧,和老人比力气,这就是他贯彻了两世的强者之道!

        等他回到餐厅,孩子们已经吃上饭了。

        厨子大叔怒气冲冲:“还在摸鱼!还在摸鱼!我分完早餐你知道出来了?!”

        姜律叹了口气:“没办法,夹不断,根本夹不断。”

        厨子大叔已经习以为常,面色虽然不善,但还是握着勺子指了指角落的餐盘:“你的,快吃吧。”

        “哦。”姜律端起餐盘看了一眼,诧异道:“我香菜呢?”

        “喝粥也要香菜?”

        “昂。”

        “拿去拿去。”厨子大叔随手抓了一把香菜丢到姜律的粥里。

        姜律心满意足,转身离开:“下不为例。”

        厨子大叔眼皮一跳,抄起案板上的抹布扔了过去。

        “我让你下不为例!”

        姜律的敏捷虽然只有十二点,但也足以让他反应过来躲了过去。

        可他这么一躲不要紧,抹布擦着他的头皮飞了出去,正巧砸到一个正在吃饭的孩子的碗里。

        等姜律看清那孩子是谁之后,幸灾乐祸地转过头去看向厨子大叔:“叔,你中大奖了。”

        厨子大叔还没来得及细看,便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小...小天?”

        他颤抖着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来到了打饭的窗口前,双手撑在窗台上,焦急地冲那正嚎啕大哭的孩子解释:“小天,你别哭了,叔给你再做一份!”

        可名为小天的三岁孩子根本不听,一边大哭一边整个人倒在地上,双手乱挥,双腿乱蹬,眼看是好不了了。

        他这一哭不要紧,其他孩子也被他的哭声传染,除了坐在边缘的一些大孩子手足无措地看着,其他四五岁的孩子竟然全部哭成一片。

        “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觉得震撼呐。”

        姜律一边用勺子舀着粥往嘴里塞,一边感慨着。

        “震撼你大爷!”厨子大叔破口大骂:“你快点想想办法啊!”

        “我有啥办法,总不能堵住他的嘴吧?”姜律无奈地耸耸肩。

        小天是孤儿院里有名的爱哭鬼,而且他的哭声仿佛有什么魔力,每次一哭,其他年纪和他相仿的孩子也会跟着哭,最后就会演变成一小时打底的大合唱,以小天哭晕过去作为结局。

        姜律把这种现象称之为“你惊扰了witch”,并将其列入孤儿院十大规则怪谈之一。

        餐厅里一阵又一阵的鬼哭狼嚎终于引来了院长和还在养病的张姨。

        “怎么了这是?”

        院长以为又出现了怨灵,着急忙慌地下楼,紧接着便是一阵头大。

        好消息:不是怨灵。

        坏消息:更难搞。

        张姨心疼地上前抱起了小天,一边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一边问一旁看热闹的姜律:“出什么事了?”

        姜律指了指厨子大叔:“他把抹布扔小天碗里了,粥溅了他一脸。”

        “不是!等一下!”厨子大叔急忙辩解:“我想扔姜律的,这小子躲开了!”

        “对,不能算蓄意的,属于是过失,建议从轻发落。”姜律大法官给出了审判建议。

        厨子大叔嘴角直抽:“你可闭嘴吧!”

        院长狠狠瞪了姜律一眼,他才不相信厨子大叔会无缘无故用抹布扔他,以他对姜律的了解,肯定是后者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可现在说这些都没用,小天一旦被惊扰,一定是哭到没力气才会止住的。

        “这可怎么办啊...”

        张姨弄清原委,想说姜律两句,又觉得现在不是时候,只得轻声抚慰着小天:“小天乖,不哭了哦,不哭咯。”

        但如果这样就能让他恢复,那么小天也不会被姜律列为规则怪谈了。

        果然,张姨越是劝,他哭得越起劲。

        院长猛猛揉按着鼻梁上的天应穴,他的脑仁都要被吵得炸裂了。

        看着满脸疲色的张姨和逐渐焦虑的院长,姜律觉得他应该做些什么。

        “好了,别哭了。”

        姜律温柔地伸手揉了揉小天的脑袋。

        他的动作绝对算不上轻柔,和张姨比起来,甚至可以说有些毛手毛脚。

        “你就别添乱了。”

        张姨扒开他的手,埋怨道。

        但姜律却仍自顾自地对小天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委屈,但是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得了。”院长头疼地劝道:“他还是个孩子,你说这些他能懂什么啊?”

        “错误的。”

        姜律坚定地摇摇头:“他只是现在还是个孩子,但当他有了自己要守护的人时,他就是男人了。”

        院长脸色铁青。

        这么小的孩子,连被尿湿的床单都守护不了,还守护别人呢?

        “我问你。”

        姜律替小天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暗暗启动了【救世主手环】,严肃地问道:“是谁每天给你盛饭?”

        小天还在哭。

        “说话!”

        或许是小天被姜律吓到,哭得声音都收敛了不少,然后指了指姜律。

        “呜呜...咳...呜呜呜...你...呜呜呜...”

        “是谁每天晚上把你抱上床睡觉?”

        “呜呜...你...”

        “是谁帮你拿高处的玩具?”

        “你...”

        “是谁...?”

        “你!”

        ...

        在一问一答中,小天回答的声音逐渐响亮,哭声也逐渐微弱。

        “那么,我现在这么照顾你,等我老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姜律拖长声音,引导着小天。

        “我也应该照顾你!”

        “你现在告诉我,哭能照顾我吗?”

        “不能。”

        “那你是不是要坚强?”

        “是!”

        “所以你要成为不会哭的男子汉对不对?”

        “对!”

        “好,现在跟着我念。”

        姜律把他从发愣的张姨怀里抱过来,放到地上,然后手把手教他敬礼,同时念诵道:“铁血拼搏,锻造意志!”

        “铁血拼搏,锻造意志!”

        “团结协作,战无不胜!”

        “团结协作,战无不胜!”

        “勇敢向前,无所畏惧!”

        “勇敢向前,无所畏惧!”

        “严于律己,守卫家国!”

        “严于律己,守卫家国!”

        “砥砺前行,成就辉煌!”

        “砥砺前行,成就辉煌!”

        他说一句,小天复诵一句。

        看着眼神逐渐坚定的小天,院长的表情逐渐从懵逼到惊讶,再从惊讶变得像是见了鬼似的惊恐。

        “好!”姜律对小天敬了个礼,然后伸出手:“一朝军人,一生军魂,欢迎狼牙营退伍老兵回家!”

        小天激动得一把攥住姜律的手,用尽全身力气猛猛摇晃。

        “这...这真就不哭了?”厨子大叔脸上的表情有些抽象。

        小天站得笔直,用稚嫩的声音庄严地宣誓:“兵王流血不流泪!狼牙营老兵高天,永远拥护姜律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