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暗杀的过程并不理想

第二十九章 暗杀的过程并不理想

        这个展开是他没想到的。

        虽说卧底自污博取犯罪分子的信任确实是有道理的。

        但是长这么大,他从来都没有犯过罪。

        尽管在基督教色欲算是罪孽没错,但是他也不信基督教啊。

        “那我该怎么犯罪呢?”姜律尴尬地问道。

        “这个简单。”冯远征拿出一叠照片,递给姜律:“这些都是极乐城里逍遥法外已久但始终找不到他们犯罪证据的人,你随便挑两个暗杀了,你犯罪的事儿就稳了,而且事后也好给你洗白。”

        姜律面色怪异地翻看着照片,总感觉这话味儿有点怪。

        但都不等他吐槽,看着看着他就感觉这些照片和上面的介绍好像更怪。

        总督府核心官员、财阀公司绿洲集团管理层、防卫军干部...

        最骚的是,里面还有个老头。

        好像还是治安部前任部长。

        几乎每个人都跟治安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真逍遥法外还是假逍遥法外啊,怎么看起来都像是极乐城的核心人员啊?”

        姜律很想说看上去感觉就跟你想借机打压敌对势力似的,但终究没敢说出来。

        “呃...资料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你照做就是了。”冯远征的表情有点不大自然。

        不过姜律也懒得纠结这些。

        “行吧。”

        他只管刷本,刷完本就润了,其他的关他这个润人锤子事。

        ......

        既然是暗杀,那就得暗中进行。

        顾名思义,必须得是晚上。

        所以姜律靠着冯远征提供的指纹模具,早早潜入了其中看上去最好对付的前任部长的家,躲到了衣柜里,掏出重炮递给他的蝴蝶刀,耐心地等待着猎物回家。

        不知过了多久,透过衣柜的门缝,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寂静得落针可闻。

        突然,卧室外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卧室门被推开,下一刻,灯光被打开,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摇曳着身姿款款走了进来。

        姜律顿时一惊。

        这是谁?

        资料上不是说前部长张鹏是独居的吗?

        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

        只见女人将手提包先放在了床头,然后从手提包里取出了一套情趣内衣,随后当着他的面换了起来。

        女人看似三十多岁,但风韵犹存,姣好的面容保养得一丝皱纹都没有,身上也没有半点赘肉,皮肤紧致,白嫩光滑,特别是那上翘,更是超越了大部分人。

        但姜律半点都高兴不起来。

        先别管这女人是谁,问题是现在还怎么暗杀?

        谁能想到六十多岁的老头玩这么花?还有这种金屋藏娇的闲情雅致。

        别的不说,不愧是前治安部长,保密工作是做得真好啊。

        换完衣服,女人坐在床边,看了看表,自言自语道:“电话也打不通,又是临时开会么...这一来二去,又得十一二点才能回来吧...”

        衣柜里的姜律默默看了眼时间。

        现在九点。

        也就是说还得两三个小时张鹏才会回来。

        更糟糕的是,要么两个一起暗杀,要么就只能另寻机会,在衣柜里蹲一晚上。

        可是难保他们之中不会有人打开衣柜,到时候万一迫不得已杀死了无辜的人,冯远征那边怕不太好收场。

        正当他郁闷的时候,女人有些疲惫地向床上靠去。

        一开始,她还不时有点动静,但又过了一会儿,她就不动了。

        “睡着了?”

        姜律面露喜色。

        直觉告诉他,要润,就得趁现在了。

        至于张鹏,算你小子运气好!

        早晚有你落单的时候!

        于是,他悄悄打开衣柜,蹑手蹑脚地出来,然后回身轻轻合上衣柜,小心翼翼地朝外走去。

        就在他距离卧室外的走廊一步之遥的时候,一声惊恐的娇呼在身后响起。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姜律一怔,下意识回头。

        女人紧紧靠在床头,抓起抱枕紧紧护在胸前,一脸的畏惧。

        “啊这,我不知道你在,我的。”姜律尴尬地说道。

        谁知,听到这话,女人竟然面露迟疑之色。

        “不知道...我在?”

        她试探着问道:“你是来找...张部长的?”

        “算...算是吧。”

        “噢~”女人似乎误会了什么,表情蓦然间暧昧起来,脸上堆满了娇笑:“你就是部长说的,今天要回来的儿子吧?”

        姜律挠挠头:“我应该是吗...”

        “哼。”女人翻了个白眼,风情万种地道:“你爸早就说想和你改善父子关系了,特意叫我今天过来给你个惊喜,你爸腰可不好,一会儿可全看你的咯。”

        姜律沉默了。

        张鹏真是你妈个人才!

        这么个改善父子关系是吧?

        什么上阵父子兵?

        “啊我现在有点事儿。”姜律跟过年看到红包欲迎还拒的孩子似的摆摆手:“我得先走了。”

        “别啊。”女人闻言急了,从床上一下跳下来,就整个人撞进了姜律怀里:“乖~让阿姨看看你身体怎么样~”

        随手一捏,女人顿时心花怒放:“哎呀,好结实呀。”

        “阿姨,请自重...”

        女人却是不依不饶:“正好他还没回来,你先跟阿姨讲讲你们的矛盾嘛,要是他不对,阿姨帮你说他好不好?”

        “......”

        眼见姜律一个劲儿想逃跑,女人轻咬嘴唇,凑到姜律耳边耳语了一句。

        姜律顿时瞪大了眼睛。

        “还可以这样?!这么厉害?!”

        “嗯...”女人娇羞地点点头。

        “厉害厉害,阿姨,我建议先一起洗个澡细说。”

        女人揪起姜律胸前的一小块肉,轻轻一拧:“德行~”

        ......

        深夜。

        醉醺醺的张鹏在好友的搀扶之下回到了家。

        一边握住张鹏的手指解锁,好友一边宽慰道:“老张,你也别太生气了,年轻人火气重,你儿子那些话也不是针对你的。”

        “你...你知道...什么...”

        张鹏打了个嗝,摇摇晃晃地推开家门,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说话都口齿不清了,还是不忘摆架子。

        “我是老子,他凭...凭什么顶嘴!出去混...了两年!现...现...现在反过来...说我的不是了,他...以前干那些混账事,还不是...老...老子给他擦屁股?”

        “是是是,老张,你卧室在哪?我送你上床以后再走。”

        “就...就是那个,那个...那个最大的!”

        “嗯?你今天出去没关灯吗?”

        “嗯...唔...”

        好友看他这样,也没法多说什么,艰难地搀扶着他向卧室走去。

        房门一推开,好友顿时石化在了原地。

        眼前的画面,足以让他铭记一生。

        女人和姜律扭头,六目相对,气氛有些诡谲。

        谁知张鹏一看,却是突然拍起了手:“正...正好,老李,我...我给你介绍一下...”

        介绍?

        好友震惊。

        这是介绍的时候?

        但张鹏却仿佛根本没察觉异样,自顾自道:“这...这个...”

        他指向女人:“这个是我老婆!”

        好友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姜律,那这个是谁?

        “这...这个...”张鹏指着姜律:“这个是我!”

        好友大脑一下子过载。

        “不对,你不是独居吗?”

        好友重新看向已经裹进了被子里的女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吃一惊,有些不太确定地道:“你是...你是冯远征冯部长的老婆?”

        “啊?”姜律一愣,看向羞愤得将头埋进被子的女人。

        “你先别‘啊?’。”好友质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姜律深吸了一口气,满脸严肃:“我是灾难下的不屈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