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我只是个孩子

第二十六章 我只是个孩子

        小男孩挣扎着,惊恐地看着姜律。

        他震惊于区区人类竟然敢如此对待自己。

        可也仅仅只是如此了。

        尽管震惊,但他并不惧怕,因为他有攻无不克的底牌。

        只见他张了张嘴,以怪异地腔调道:

        “科科科...我还只是个孩子...”

        这是他的精神攻击,任何被他如此精神攻击的人,一定会被魅惑,即便他再如何做出过分的事,表现出邪恶的一面,也不会抵抗。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只是个孩子。

        可他明显打错了算盘!

        “关我几把事?”姜律面不改色。

        什么?!

        小男孩脸色一僵。

        他竟然不受影响?!

        就连姜律都没有想到,刚刚获得的【傲慢与偏见】成就,现在就发挥了作用。

        他并不受道德类精神攻击的束缚!

        小男孩顿时有些慌了神。

        见他这般反应,姜律终于后知后觉,原来刚刚那句话是他的一次攻击。

        “偷袭我是吧?现在是我的回合!”

        尽管没有吃亏,但姜律还是很生气对方耍阴招,于是看出对方怨灵的身份后佩戴上监管者项链,尝试着命令道:

        “你给我老实交代,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要干什么?”

        小男孩心中一震,一股源于血脉的压制涌上心头,就像是看见了猫的老鼠,脑子一片空白。

        “我是藏在城外一个过路的人身体里混进来的,我要诅咒这里的所有成年人,这样我就可以把这里变成我的乐园了,现在我已经诅咒了我附身的那个男人和刚刚那个女人,你本来是下一个。”

        看着小男孩如此轻易就对自己的命令百依百顺,姜律知晓他和自己的等级差距应当不大,在监管者项链的作用范畴之内,顿时放下心来,给他打上了弱者标记:

        “果然是你小子!我问你,诅咒能解么?”

        “能。”

        “那你现在马上给我去解了,然后自己找个风水宝地死一死。”

        “...”小男孩的表情有些挣扎,似乎隐隐有抗拒的趋势。

        见此情景,姜律意识到这个触及到对方核心利益的命令可能有点过了,便改口道:“算了,解完以后哪来的滚回哪去。”

        “好。”

        “等一下。”姜律想了想,叫住了小男孩:“先去把你说的那个女人身上的诅咒解了。”

        “好。”

        ......

        “老屈,这不好办呐。”

        房间里,一个满头斑白,杵着拐杖的老者对院长摇摇头。

        院长脸色一变:“你也看不出诅咒的来源?”

        在他们面前的床上,一个年轻人满身通红,半梦半醒着,胸前剧烈地起伏着。

        这就是被诅咒的护工小李。

        盯着表情痛苦的小李,老者叹了口气:“应该是怨灵,而且还是怨气极深的那种。”

        “怎么会?”院长表情严肃:“如果是怨灵,我不可能没有察觉。”

        老者苦笑着道:“你都多久没进过灵域了?你可知道现在不是十年前了,我们在进步,那些魑魅魍魉同样也在进步,有的灵域降临了这么多年,早就滋生出一些恐怖的东西了。

        这些东西可能本身不厉害,但是一些特殊的能力却是难缠得很,哪怕是我们这种经验丰富的驱魔人,稍有不慎也会着了道。”

        眼看院长的情绪因为他这番话变得有些低落,老者安慰道:“你也别太悲观,我说的不好办是因为很难把这怨灵揪出来。

        至于这诅咒,虽然我解决不了,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总之我先试试寻找这怨灵吧,如果找不到,我只能再从公会里找找擅长巫术的驱魔人了。”

        院长稍稍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就麻烦你了。”

        “什么话?”老者擂了擂院长的肩膀,故作生气:“跟我说这种话,不拿我当兄弟了?”

        院长一愣,有些感动,释然地笑道:“哈哈,没那意思。”

        “不过...”老者突然凑近院长,耳语道:“安全区里出现怨灵不是小事,在公会那边给出处理方案前,你千万不要外传,小心引起恐慌。”

        院长看老者那轻车熟路的样,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好奇道:“看你这样...这种事儿不是第一次?”

        老者饱含深意地使了个眼色,院长顿时心领神会。

        “总是我先试试看能不能追溯到怨灵的痕迹吧,我估计他还藏在孤儿院里。”

        老者调出面板,从物品栏里取出一些针对怨灵的道具,一件件放在了面前。

        院长站在一旁,一眼就看出其中那个罗盘竟然是品质为精良的道具,羡慕道:“这些年你真没少发财啊,家底可真厚。”

        “呵呵。”老者轻笑着,有些惋惜地道:“你要是没隐退,现在指不定比我还混得开。”

        他这么一说,院长的心情却是有些复杂:“本来是想着,拥有了保护这些孩子的能力,就能安稳地回来当我的院长了,结果没想到真出了事儿,还得靠你们这帮老伙计。”

        老者闻言,欲言又止,最终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专心做正事吧。”院长不愿多说这个话题,催促道。

        于是,老者便开始专心以小李为媒介,追踪怨灵的痕迹。

        可渐渐的,他的表情从认真到诧异,又从诧异到不解,直到最后,脸色难看地结束了追踪。

        院长心里突然涌起不妙的预感:“怎么回事?”

        “我找不到它。”老者眉头紧锁:“感觉到处都是...我怀疑它会附在人体内,如果是这样就糟糕了,除非他主动暴露,不然恐怕找不到它确切的踪迹。”

        “如果把所有人聚集起来逐一排查呢?”院长问道。

        “没用。”老者摇头:“等到附身的人诅咒爆发,它可能又到其他人体内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光解决一个人的诅咒根本没用,被诅咒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那怎么办?”院长急了。

        “啧...你别急,让我想想。”老者也是颇为苦恼。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响了紧锁着的门。

        咚咚咚。

        心中正焦急的院长隔着门问道:“谁?”

        门外没人说话,可敲门声还在继续。

        “姜律?”

        敲门声依旧。

        “谁啊到底?”院长不耐烦地打开门。

        随后,老者和院长都是一脸震惊。

        “怨灵?!”

        老者顿时如临大敌,倒不是他对付不了眼前的怨灵,虽然看不出对方的底细,没有把握,但是碰一碰还是有自信的。

        只是对于怨灵为何突然出现,他有些拿不准主意,甚至怀疑这怨灵背后是否有更强大的怨灵驱使着他。

        一时间,他有些不敢轻举妄动。

        可随后发生的事,却让他都有些懵逼。

        只见这小男孩模样的怨灵走到小李病床前,将身子俯在他身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小李的呼吸竟然开始逐渐平稳了下来,脸上的痛苦逐渐淡去,浑身通红的症状也开始消退了。

        “诅咒解开了?”院长大吃一惊。

        解开了诅咒,小男孩转头就走。

        老者一把抓住了他,爆喝道:“哪里走?”

        明知老者是自己打不过的存在,但小男孩却丝毫不慌。

        小男孩回头,眼睛眯了起来:“我只是个孩子。”

        老者一怔,竟是下意识松开了手:“啊...你只是个孩子,那就玩儿去吧。”

        院长难以置信地看着老者突然失心疯,情急之下挡在了要离开的小男孩面前:“不准走!”

        “我只是个孩子。”

        “那就没办法了,路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