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孤儿怨

第二十五章 孤儿怨

        院长的办公室里,姜律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听着院长喋喋不休。

        “我说的都听清楚了吗?”

        院长严厉地质问道。

        “听清楚了。”

        “那你复述一遍我刚刚说的话!”

        姜律呡着嘴,沉思一番后,严肃地摇摇头:“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

        院长长叹一声:“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突如其来的沉重让姜律也不由得正色起来,表情变得有些肃重:“您...确诊了?”

        “确诊?”院长酝酿的情绪一下子消失,奇怪道:“确什么诊?”

        “哦...吓我一跳。”姜律松了口气:“你这语气,我寻思要托孤呢。”

        “......”

        院长负着手,再次站到了阳台上,背对着姜律,叹息道:“你就让我省点心吧。”

        “虽然我是驱魔人,能活得更久一些,可我毕竟是老了,你靠着我还能过几年安稳日子呢?”

        院长语重心长地说:

        “你知道小李为什么请假吗?

        他受到了来源不明的诅咒,但直到发作了我才发现,本来想着我还能给你们和孩子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现在看来,如果不依靠自己,即便是在我眼皮子底下你们也不见得就是安全的。

        前些年,各大驱魔人组织都没有选中你,你就不该再抱有幻想了,安安心心学些手艺,即便我死了,你没有我的照应也能混口饭吃,现在这世道...唉。”

        这已经是他们之间老生常谈的话题了,若是放在以前听到这些,姜律心里多少还会有些矛盾,不过现在今非昔比了,不能说想笑,也可以说是毫无心理负担。

        所以他压根都没像往常一样说些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陨落的天才”、“有梦想谁都了不起”之类的话来辩驳,而是问道:“那小李什么时候摆席?我和他也不熟,少随点行不行?”

        院长闻言猛地回头,吹胡子瞪眼:“死都没死摆什么席?!”

        “那你提他干啥?”姜律有些奇怪:“诅咒而已,这年头鬼都能在安全区外乱跑,被诅咒有什么了不起的?”

        “合着你还攀比上了?”院长一脸无语。

        姜律耸耸肩:“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这是偶然事件,要怪只能怪他到处乱跑。”

        院长默然。

        你不也是?

        见院长不说话,姜律为了缓解尴尬,转而问道:“那他诅咒解决了吗?”

        “没有。”院长摇摇头,无奈道:“我看不出诅咒的来源,已经从公会那边请了我以前的队友来看。”

        姜律“哦”了一声:“那你作何感想?”

        “什么作何感想?”

        “自己搞不定,只好请以前的队友,你不会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吗?我要是你我就不好意思。”

        院长轻笑:“当然不会,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前我们经常一起进入灵域,他现在已经是赤山分会的中流砥柱了,他...”

        说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姜律这话的目的似乎并不单纯,笑容逐渐消失。

        “你继续,说说为什么不和你当队友以后他就成中流砥柱了。”姜律满脸好奇:“刚来,这波谁尽力谁犯罪?”

        “滚蛋!”

        ......

        姜律从院长的办公室出来以后,直奔活动室。

        倒不是他良心发现了,只是因为揭了院长的伤疤,被勒令必须老老实实干活,否则这个月就不给他发工钱。

        活动室里有十几个孩子正在玩耍,姜律对正在照顾孩子的护工打了个招呼。

        “忙着呐张姨?”

        张姨今年快五十了,二十出头就在这里当起了护工,算起来,姜律还算是她亲手拉扯大的,所以平时对姜律也非常关怀。

        甚至姜律也当护工以后,都还维持着以前遇事不决就叫张姨的习惯。

        “小律啊,今天怎么过来了?”

        张姨有些惊喜,将手里的儿童读物交给孩子自己看,然后将姜律拉到了一边,小声问:“又惹院长不高兴了?”

        “你这么说我可就生气了!”

        姜律佯怒:“我就不能是觉得你辛苦来帮帮你吗?”

        “哎哟,那我可太高兴了。”

        在姜律的魅力加持下,即便知道水分很大,张姨还是笑得合不拢嘴:“你有这份心我就心满意足咯。”

        张姨这一笑,脸上满是皱纹,姜律分明记得印象里张姨一直是个很漂亮的阿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就老了。

        正当他有些感慨,准备让张姨去歇一歇,自己来照顾孩子们的时候,张姨却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怎么了?”

        姜律关心地问道。

        张姨一边“咳咳咳”地咳嗽,一边急促地喘着气摆摆手:“没事,最近换季,天气不好,可能是感冒了,小李好像也是感冒了,今天都没来上班,你也注意多穿点。”

        说到这里,张姨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姜律连忙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

        “我去给你找点感冒药吧。”姜律见她这样有些担心:“就怕是流感。”

        张姨点点头,靠在靠背上一副劳累过度的模样:“行。”

        孤儿院配备有专门的医务室,姜律刚要去拿药,却突然听到有人怪笑了一声。

        他停下脚步,奇怪地看向笑声传来的方向。

        除了几个注意到张姨异样,靠过来关心她的孩子,活动室里的孩子们依旧在玩闹。

        但唯独有一个孩子,背着手,乖乖地坐在角落,盯着姜律,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他的嘴角几乎咧到了耳垂的高度,双眼几乎弯成了一条缝。

        这表情,即便是姜律也是莫名觉得有些瘆人。

        欢乐谷效应?

        姜律眯起眼。

        不对,好像叫欢乐豆效应?

        想想还是觉得不对,但是具体又想不起来是什么词。

        反正就这意思。

        这孩子明显似人非人。

        不过为了保险,排除掉人家本来就长得比较有个性的可能,他还是问道:

        “张姨,那是谁?”

        张姨循着姜律指的方向看过去,随后一脸埋怨之色:“阿风你不认识?”

        “呃...”姜律终于没说出‘我问的是阿风身边的那个小孩’。

        普通人看不见么?

        那个孩子发现姜律似乎能看见他,似乎颇为激动,当即起身,背着手,朝姜律缓缓走来。

        他的双腿在行走的过程中丝毫没有屈膝的动作,如同踩着高跷,直愣愣地一晃一晃地靠近,说不出的怪异。

        姜律眼瞅着他朝自己走过来,凝重地看了看张姨,然后快步朝活动室外走去。

        眼看姜律退避,他更兴奋了,摇晃的幅度变大,行走的速度也愈发地快了起来。

        姜律加快脚步,他也加快脚步,一点点拉近着距离。

        直到姜律走到现在空无一人的厨房,退无可退,小男孩一下子扑了过来,整个人倒在姜律身前。

        他的下巴抵在姜律的肚子上,仰视着,笑容愈发妖异。

        “抓到你了,你是下一个鬼!咯咯咯咯咯...”

        姜律左右看看,确定不会有人过来之后,一把捏住了小男孩的脖子,对着笑声凝固的小男孩露出更加狰狞的笑容:

        “大家都是孤儿,你装你妈的孤儿怨!搞特殊化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