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还有意外收获?

第二十一章 还有意外收获?

        涉足过上层之后,监管者长袍便对姜律开放了权限。

        这意味着不用再腿着回去了。

        约定好见面的时间之后,姜律怀揣着心事沉重地回到了监管者大厅。

        鬼面狐他们见姜律迟迟没有回来,前去寻找,却发现下层监区和档案室也没有他的身影,都快急疯了。

        “你终于回来了!”

        鬼面狐长舒一口气。

        柳刀绷着的心也终于放下。

        姜律左右看了看:“重炮呢?”

        “去附近找你了,还没回来。”

        “啊这...他找我么。”姜律突然有些受宠若惊。

        就在这时,大门处传来粗重的声音:“你可算是回来了!”

        一回头,姜律发现正是重炮,便点点头:“前脚后脚。”

        “我们都快急死了。”重炮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不是。”姜律有些懵圈:“你们难道没有收到关于我成功救赎的提示吗?我以为你们都有的。”

        “收到了。”鬼面狐面色复杂:“就是这样才担心。”

        这下姜律更摸不着头脑了。

        重炮解释道:“你那边的捷报刚刚传来的时候我们确实非常惊讶,也很惊喜,可你一直没回来,我们就琢磨着去找一找你。

        结果去到档案室,你人没在那里,我们就感觉不对了。

        然后鬼面狐突然发现,除了存放囚犯档案的柜架,还有一个存放黑塔资料的柜架被动过。

        我们发现,其中有一份文件是关于档案入库出库的记录,整本记录中,几乎都是上一秒刚有囚犯被收监,下一秒就有囚犯进入天堂。

        所以当时我们就怀疑,你发现了这一点,然后用自己做尝试,成功完成了救赎。

        虽然最后那一条你创造的记录里没有入库的囚犯,但你又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我们就担心...”

        鬼面狐自嘲地笑着:“我早该想到的,早上重炮说那个囚犯对他有杀心我就感觉不对了,结果直到再次进入档案室,发现你留下来的痕迹,这才顿悟。”

        姜律觉得有些逆天。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让他们有这种错觉,会认为自己是那么拼那么大公无私那么舍己为人的人?

        “我发现倒是发现了,不过也不至于做到那种程度...”

        “那你到底做了什么?”

        几人对姜律如何成功救赎的过程都很好奇。

        “这个...”姜律有些不愿意回忆,不过大伙既然都这么问了...

        “我先确认一下,你们应该没有人没满十八岁吧?”

        三人一愣,不明所以,但还是摇摇头。

        “那家伙是个抖m,我一边辱骂他,一边用鞭子抽他,给他虐得爽上天堂了。”姜律认真地道。

        听完他的回答,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空气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算了。”鬼面狐替他打起了圆场:“既然姜兄不愿意说,我们也就不问了,只要能顺利攻略这个灵域就好了,现在看起来我们已经成功大半了。”

        啊不是我说的是真的...

        姜律心里一阵疲惫。

        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了。

        算了,懒得解释了...

        “但遗憾的是。”鬼面狐有些发愁地道:“虽然我们发现的大概率是事实没错,不过当时我第一时间就查看了面板,任务目标并没有因为你完成了救赎就更新,也就是说,关键不在于此。”

        顿了顿,他语气有些沉重地道:“我现在怀疑,我们只有进入上层才有可能破解黑塔的秘密,只是不知道如何能越过信使这个阻碍...唉。”

        在姜律回来前,他们讨论了很久,但始终没有丝毫头绪。

        这个糟糕的消息让他们即使是面对姜律的成功,也没有过多的喜悦。

        “呃...真的假的啊?”姜律一脸奇怪:“我这里都更新了啊。”

        “更新什么?”几人问道。

        “任务目标啊,我这第二个任务都出来了。”

        重炮狐疑地重新打开面板,紧随而来的便是他的狂喜。

        “真的更新了!”

        鬼面狐看了看面板,带着震惊看向姜律:“明明两个小时前还没有的,你做了什么?”

        他们三人至始至终只是在找姜律,什么多余的事都没敢做,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姜律在这段时间里发现了什么。

        “啊,也没什么,就是找人打听了一下。”

        “谁?”鬼面狐问道:“信使?”

        姜律摇摇头,轻描淡写地道:“不是,我直接问的救赎之神。”

        “......”

        短暂的凝滞后。

        “谁?!你说谁?!”鬼面狐和重炮异口同声惊呼,柳刀没出声,但眼睛瞪得巨大。

        在他们看来,《无限监牢》这个灵域就是一个纯解谜灵域,信使这种npc就是不可战胜的,因此他们才如此苦恼于如何避开信使找到黑塔的秘密。

        光是信使,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就已经足够巨大了。

        谁知道他们还在琢磨信使呢,姜律已经接触上信使都敬畏的更高维度的存在了。

        这带给他们的冲击和挫败感无疑是巨大的。

        “救赎之神啊。”姜律仗着自己这几个不争气的队友不可能完成救赎,便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起了谎:“完成救赎我获得了面见救赎之神的机会,直接就被传送到上层了。

        她看我骨骼精奇,想给我升职,但我始终记得我们来这里的初衷,所以拒绝了。

        她当然不愿意错过我这样的人才,就跟我打起了感情牌,把这座黑塔的秘密告诉了我...”

        姜律把伊希娜给他说的故事挑着重点又复述了一遍,让几人都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鬼面狐听完,恍然大悟:“难怪档案室门口的鹦鹉一直重复那句话...忏悔救赎,原来并不是忏悔和救赎两个词,而是说以前的监管者们到了最后发现这一点的时候,非常忏悔救赎那些囚犯吗?”

        “?”姜律化身流汗黄豆:“差不多得了,过度解读有意思么?”

        “这十六个驱魔人还活着么...”柳刀喃喃。

        “不止活着,而且就在黑塔里,我猜测这个灵域恐怕有些特殊,恐怕所有人进入的都是同一个地方,只有时间线不一样,这也就解释为什么任务背景里特意提到了我们是第七批监管者和时间流速的问题。”

        提起这件事姜律就来气,谁能想到居然会是这么回事儿啊?

        逼面板跟死了妈一样,非得等第一个任务完成才给第二个任务,现在好了,户口本上多了一页,以后还怎么当战无不胜的孤儿?

        唉...羁绊...唉...婚姻...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和巨大的信息量即便是鬼面狐一时间都有些没理顺。

        良久,他才长叹一声:“如果这么说来,这些驱魔人恐怕已经在这里待了很多年了,毕竟时间的速率是1:1000,按照灵域出现的时间来算,最开始被困在这里的人,差不多已经快被困了十年了...”

        “妈的真羡慕,他们相当于多活了十年。”姜律愤愤不平。

        柳刀默默地看向姜律,脸上似乎写着“你是认真的吗?”。

        就在这时,鬼面狐突然问道:

        “你刚刚说,你晚上还会去见救赎之神,商讨解救驱魔人的事?”

        姜律点点头:“嗯呐。”

        闻言,鬼面狐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从物品栏里取出一枚金币,递给姜律。

        他苦笑着:“大家明明是一个团队,结果你一个人就把所有的事都做完了,我实在是惭愧。

        你不是没有保命道具吗?我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个我就送给你了。

        虽然听你说起来救赎之神对你有好感,不过她毕竟是不可揣测的存在,以防万一,就算这次你能安然度过,下次你一个人进入灵域的时候如果有什么意外,也能保全一条性命。”

        重炮和柳刀即便刻意挪开盯着复活币的视线,却也难掩眼底的羡慕。

        鬼面狐这样的举动出乎他们的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于是,他们也各自拿出了一件拿得出手的道具,当作姜律以一己之力一拖三的谢礼。

        姜律眼冒精光,但却故作矜持地摆摆手。

        “哎呀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啊。”

        几番推辞下来,他也就顺水推舟地照单全收了。

        得了便宜,他还要卖一卖乖。

        “不过你们别说,救赎之神毕竟是这个灵域食物链顶端的存在,我和她交涉起来倒也的确是凶险万分,十分的费力气,那么...我就却之不恭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