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邪神之手初显威!

第十九章 邪神之手初显威!

        “为什么不可能?”姜律问道。

        “因为我已经尝试了无数岁月,始终无法挣脱束缚。”

        救赎之神话语中不知是骄傲亦或是遗憾:“连被万千陷入苦难之中的人膜拜祷告的我都无法做到的事,除了祂亲自解除施加于我的诅咒,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帮我。”

        “至于么,一个看着人家打架都会吓得着急招兵买马的老登而已,瞧你说得这么邪乎。”

        姜律满不在乎。

        上一秒救赎之神还在说上帝因为冥界的战争而惶恐不安,下一秒又说他多牛逼多牛逼的,只能说割裂感不是一般的强。

        看着和自己差不多水平的人打架就心慌,只敢点菜比自己弱小的对象,猛猛上标记,这不就是懦吗?

        可正当他想继续吐槽时,身上的诅咒突然再次恶化。

        不止是身材变得十分臃肿,甚至就连视野都因为眼睛周围的皮肤过于膨胀而缩成了一条缝。

        “与其妄议祂,不如先看看你自己的情况吧。”

        救赎之神叹了口气:

        “这只不过是诅咒的余波,你便已经抵挡不住,难道你还想解决诅咒的根源不成吗?”

        姜律此时说话都有些困难了,只觉得气管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连气都喘不上来。

        该不会除了皮肤,连喉咙里现在都长满身上这种肉瘤了吧?

        卧槽,有点恶心,还是别想象了...

        于是,他喘着粗气,艰难地道:

        “你...你少说风凉话,有没有...路子帮我...缓解一下,我...感觉要...爆炸了!”

        “过来吧。”救赎之神叹息一声,朝姜律招招手。

        后者迈着沉重的脚步一点点朝她挪动过去。

        “伸出你的手。”

        姜律按照救赎之神的指示艰难而吃力地抬起手臂。

        救赎之神似乎已经习惯于那些令人感到不适的异状,也并不感到恶心,直接握住了姜律的双手。

        便在这一刹那,无数萤火虫般的墨绿色光点自救赎之神的手臂浮现,涌入了姜律的身体。

        只是一瞬间,连使用监管者长袍压到最低敏感度也无法抵抗的难受便开始逐渐消退。

        不消片刻,姜律的呼吸已经恢复了顺畅。

        方才那股身体发胀到几乎要爆炸的感觉也逐渐消退。

        可就在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能恢复到没有受到诅咒的状态的时候,救赎之神却突然松开了他的手。

        “诶?别啊,还没好呢!”姜律一怔,着急地想去抓回刚刚的柔软。

        可救赎之神的态度却很坚决。

        “我不能把你治好。”

        “为什么?”姜律严肃地质问:“你是不是想用这种粗浅的小把戏想把我留在你身边,我告诉你,这种行为是不可取的!即使你得到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救赎之神无语凝噎,眼看他越说越离谱,已经扯到什么“在我们那边,用毒品控制他人被逮到了是要枪毙的”,迫不得已之下,她终于忍不住解释道:

        “我现在是被禁锢的状态,能够动用的力量是有限的,平时为了保存力量,我甚至大部分的时候都会选择沉睡,偶尔才会苏醒看看塔里的情况。

        刚刚你开启了通往天堂的阶梯,我这才有了些许喘息的机会,光是让你恢复到现在的情况,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哦,错怪你了。”姜律得知真相后也很通情理地表示理解:“那你这不算主观犯罪,有期徒刑就差不多了。”

        顿了顿,他看向了救赎之神已经变成了雕像的下半身:“哦你已经被关起来了啊,那没事了。”

        “......”

        她是欣赏姜律对耶稣的亵渎没错,可她突然发现姜律和他并不是一路人。

        他亵渎耶稣并不是因为讨厌耶稣,只是因为耶稣非常适合于那时的情形,现在自己更适合成为他亵渎的对象,于是自己也被亵渎了。

        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平等地亵渎一切的渎神者。

        想到这里,决定还要再考虑一下是否让姜信成为新任信使的救赎之神脸上露出疲态:“总之你如果想完全恢复,那么就尽可能多地去将囚犯送入天堂吧,否则我的力量得不到补充,你也坚持不了太久。”

        可姜律对她的话没有丝毫反应。

        “你在听我说话吗?”

        救赎之神有些无奈。

        姜律突然抬起了头,一脸严肃地指了指她下半身的雕像:“你别告诉我这玩意儿是诅咒的关键,因为它隔绝了你与黑塔的接触,所以你才像是无根浮萍,既得不到力量的补充,又失去对黑塔的控制。”

        救赎之神瞳孔微缩,惊诧道:“你怎么知道?”

        姜律得到肯定的答复,便又啧啧称奇地看向那勉强能看出救赎之神双腿轮廓的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塑像。

        先前他的视线被肉瘤压缩成了一条缝,所以走近以后就只是粗略地扫了扫救赎之神的穿着,刚刚说话时视野里一直只有对方的脑袋。

        现在诅咒消退了些许,视野恢复正常,他才发现雕像上有个不起眼的问号。

        这是第一次误入灵域后得到的成就来作用了!

        【神探:你一眼就看出了真正的凶手!】【增益:每次进入解谜类灵域将随机出现一次重要提示。】【《无限监牢》已触发】

        【雕像中的救赎之神被隔绝于黑塔之外,变得异常虚弱,尝试破坏雕像,解救她吧!】

        “你怎么不早说啊?”姜律有些埋怨地道。

        “和你说又有什么用呢?”救赎之神微微仰起头,让脸上流露出的苦涩不至于被姜律看到:“这是诅咒在我身上具现化的枷锁,它坚硬到甚至就连朗基努斯之枪也不能对它造成损伤,除非大天使长使用祂的红色十字圣剑砍伐,否则没有人能够破坏这道枷锁。”

        咔嚓。

        救赎之神一愣,低头看向姜律。

        “呀!”姜律尴尬地笑了笑,指着雕像上的一块剥落:“不小心抠掉了...”

        “什么?!你怎么做到的?!”救赎之神目瞪口呆。

        “无比坚硬不就是物理抗性无限嘛。”姜律得意道:“很不巧,在下非常擅长破防。”

        ——【邪神的左手(碎片四)】【碎片四权能:完全护甲穿透,攻击无视物理抗性】

        姜律的左手上,此时覆盖着一层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虚影,虽然以现在的等级和属性还无法发挥其原本的力量,不过抠个墙皮啥的,还是绰绰有余。

        救赎之神瞪大双眼,心跳变得异常剧烈:“你怎么会...”

        “其他的你别管。”姜律泰迪熊叉腰:“要不要我帮你弄出来?”

        “要!”

        “好,那现在你先保持安静,别打扰我。”

        “...行。”

        在学校靠墙坐过的朋友都知道,抠墙是个技术活,不止要控制好角度,还得控制好力道,不然只能留下没用的印子不说,还容易掰伤指甲。

        姜律认真地干着活,或许是怕救赎之神觉得无聊,又或者是他自己觉得无聊,竟开始拉起了家常。

        “姐今年几岁啦?”

        “你问这个干什么?”

        “噢,问女生年龄不礼貌是吧,那换个问题,咱家大哥干啥的啊?”

        “......没有大哥。”

        “哟,姐还单身呢,你这条件不好找吧?”

        “......”

        “姐,你觉得我这力道合适不?”

        “???”

        终于,雕像竟然真的硬是被姜律抠开了大半。

        他是从救赎之神的背后开始抠的,并且抠出来的部分非常刁钻,除了她的一双脚掌,半截小腿,以及大腿的上半部分,膝盖处和双腿的前侧,都还嵌在雕像里。

        他满意地看着救赎之神那对已经能勉强踮着触碰到地板的雪白嫩足,以及因为被诅咒的枷锁腐蚀而没有丝毫掩盖的紧绷着的小腿,拍了拍手:“大功告成!”

        “等一下!”救赎之神焦急地扭动着身体:“我还没出来呢,你怎么不全部给它破坏了?”

        “开什么玩笑?”姜律摊着手:“哦,把你弄出来,等你恢复了力量,然后我任你宰割?当我冤大头呢?”

        “你觉得现在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救赎之神急了,威胁道。

        “那随你。”姜律滚刀肉似的笑着:“反正你弄死我,你就等那什么鸡毛米迦勒扛着圣剑来救你吧。”

        救赎之神沉默了。

        “你想要什么?”

        “你至少得先帮我把诅咒全部消除吧?”姜律上起了嘴脸:“其他的么,我再考虑。”

        就在这时,救赎之神突然想到了什么。

        “不用这么麻烦,要不要考虑...”她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和我缔结契约?”

        姜律狐疑地打量着她:“什么契约?”

        救赎之神认真地解释:“创世纪第二章二十四节,上帝对亚当说,人应当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成为一体,互相扶持,不得背叛,亦称亚当之约。”

        “卧槽?”姜律懵了。

        谁懂啊家人们,副本npc要和我结婚,好下头啊!

        救赎之神蛊惑着道:“只要缔结了这个契约,那么你就不怕我对你不利,我也不担心你背叛我,因为从缔结契约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命运就会被绑定在一起。”

        “这不好吧...”姜律羞涩地看看救赎之神,又迅速低下头,扭捏着道:“人家还是第一次呢...”

        救赎之神迫切地想要脱离诅咒枷锁,并且她相信,姜律能破坏连无坚不摧的号称命运之枪的朗基努斯之枪都无法破坏的枷锁,这证明着他绝对有着能够对抗神的能力。

        怀揣着对上帝的仇恨,以及重新掌控救赎之塔,也就是黑塔的殷切期盼,她迫切地想要将姜律纳入自己的阵营。

        对待这样具有无限潜力的人物,她甚至不吝于献出自己。

        “这无关紧要,我也是第一次。”救赎之神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虎狼之词:“你听说过补魔吗?我的救赎,可是比那些低贱的魔女更加圣洁高贵,你确定…不好吗?”

        姜律自认一向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

        话都说到这份上来了,再推脱就有些不给人面子了。

        副本而已,任务一完成就得回乌干达了,体验体验隐藏剧情也是不错的。

        念及于此,姜律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什么...之后再放你出来可以吗。”

        面对救赎之神暧昧的目光,他解释道:“我总得验证一下所谓的契约是不是骗我的吧?我是弱势群体,没有保障很没有安全感的。”

        “随你高兴。”

        姜律打了个响指,拍了拍不远处还沉浸在思考自己的生命到底有何意义之中的信使。

        “啊?怎么了?”信使如梦初醒。

        姜律咳嗽两声,视线有些飘忽:“那什么,我身上还有诅咒,行动不便,过来帮我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