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黑塔的主人

第十七章 黑塔的主人

        三人互相对视着。

        默然无语。

        “这...这是什么情况?”重炮难以置信。

        倒不是说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只是他原本的心理预期只是姜律能够达到那种临门一脚的程度就够了,只求别再闹幺蛾子了。

        但转眼之间,姜律就成功了?

        难道魅力值高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我也不知道。”鬼面狐呆呆地摇头:“要么我们的经验和推测不对劲,要么就是他不对劲。”

        鬼面狐心里也是五味杂陈,没想到,姜律反倒是几人中最为可靠的那个。

        难怪昨天做出了抽象行为还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原来如此吗?

        人可以摆烂当混子,但不能真的菜,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柳刀还是面无表情,只是眼底同样难掩吃惊。

        “总之,等他回来就知道了。”

        ......

        姜律确认海默消失在审讯室后,第一时间返回了档案室。

        再度翻开记录,发现果然新增了海默的情况。

        【8.13;13:41】【编号09527囚犯进入天堂】

        但在此之前,没有多出收监的记录。

        “果然是这样啊。”姜律大喜过望:“就是监管者替代了囚犯进入监区,然后不知用什么途径让囚犯进入天堂!”

        那么问题又来了。

        这个途径到底是什么呢?

        是时候,去上层看看了...姜律放下记录,踏步朝外走去。

        “迷失灵魂...忏悔救赎...迷失灵魂...忏悔救赎...”

        ......

        “信使,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姜律笑盈盈地看向瞠目结舌的信使。

        “怎么会这么快?你做了什么?”

        看到信使如此反应,姜律的笑意逐渐收敛,歪着头反问道:“你不知道?”

        信使眉头微蹙:“我如何能知道?”

        “我早该想到的,真蠢。”姜律意识到了什么,微妙且暧昧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带我去上层吧,我该见见你的上司了。”

        信使一怔,随后带有深意地看了姜律一眼:“我的上司只有一个。”

        “我知道,救赎之神嘛。”姜律毫不在意地挥挥手:“随便什么神,总之是时候了。”

        沉默许久,信使终于还是退让了。

        她起身,然后向着办公室外走去,在门边的姜律侧过身来,以便让她通过。

        “跟我来。”

        刚走没两步,信使身子一软,而后猛然回头:“不准玩弄我的翅膀。”

        “啊抱歉,它们在我面前晃晃悠悠的,很难忍得住。”

        姜律诚恳道歉,叹息着收回了手。

        信使狠狠剜了他一眼,这才继续向黑暗中前行。

        经过一段漫长而寂静的时间,徒步的两人终于来到一条回形的石制旋梯前。

        通过监管者长袍提供的地图,姜律认出了这是位居黑塔中部,上层与中层交接的区域,也是唯一联通上中两层的通道。

        “前面的区域,以后再来探索吧~”

        听到这如同少女一般甜嫩的声音,信使一愣,左右打量:“谁?谁在说话?!”

        可身边除了姜律,空无一人。

        “这叫伪声。”姜律咳嗽两声转变了声道,一脸睥睨:“厉不厉害你姜哥?”

        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信使阴翳着脸,可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别再这么做了。”

        姜律见状歪起了嘴。

        好感度100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可踏上石阶后一段时间,姜律突然就笑不出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身体出现了异样。

        手臂,好痒!

        刚开始还是隔着衣服挠一挠就能止住的程度,可渐渐的,他发现这种痒越来越剧烈。

        掀开袖子一看,手臂上竟然布满了红斑!

        最开始挠过的那几处,竟然开始出现结块,正从粉红色向着灰白色转变。

        “你...你...”

        姜律难以置信地看向信使,颤抖着,恐惧着:“你居然...”

        信使回过头,看到了姜律左手手臂的异样,这才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上层存在着可怕的诅咒,不过没关系,只要...”

        她话还没说完,便看到姜律脸上的惊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顿时懵了。

        我还没说解决方法呢,怎么就...

        “原来只是诅咒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有性.病呢。”姜律拍着胸脯庆幸道。

        信使突然不想告诉他有解决方法了。

        反正现在也解决不了,等到见到那位大人再说吧。

        又在旋梯上走了很长时间,走到姜律都开始犯困了,可抬头看去,还是一片迷雾。

        “还有多久啊?”

        姜律的诅咒已经从手臂蔓延到了全身,整个人跟得了红斑狼疮似的,但他本人好像并不是很受影响。

        “你的耐力真是非同寻常。”信使由衷地赞叹道。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把自己的感官屏蔽了。”

        姜律鄙夷着道:

        “自己发给我们的监管者长袍自己不知道有什么功能是吧?”

        “......”

        终于,两人来到了旋梯的最顶部。

        旋梯的尽头,是一扇闪烁着代表着治愈和救赎的碧绿色光芒的水晶大门。

        足有近十米高,七八米宽。

        姜律有理由怀疑,里面住的是绿巨人。

        “等我开门。”信使说道,而后上前,开始在水晶门前念诵咒语。

        姜律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直视前方。

        此时他身上的诅咒似乎已经很严重了,如果说刚刚像是红斑狼疮,现在就跟身上挂满了烧焦的福寿螺卵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压根不敢挪动视线,因为不想看到自己的身体,他嫌恶心。

        唯一有些奇怪的是,浑身上下都鼓鼓囊囊,唯独裤子里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要不要...看一眼?

        怀着好奇,姜律掀起长袍,将裤子拉开了一点。

        随后松了一口气。

        原装的就是狠,完全不受影响!

        就在这时,信使成功打开了门。

        下一刻,浓烈的粉色雾气像是决堤似的从门里涌了出来,几乎是瞬间就将门口的二人淹没。

        信使倒是没受到任何影响,但是姜律,却变成了派大星。

        不知过了多久,粉色雾气终于几乎消失殆尽,但门后的巨大空间里还是呈现着诡异的粉色。

        看清里面的情况后,姜律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存在于溶洞中的宫殿,它就像是从一座巨大的水晶山里挖空后修建出来的。

        硕大的斗拱、绚丽的壁画、雕镂细腻的梁柱、宝蕴内敛的白玉台基...

        宫殿内的陈设和水晶岩体浑然天成。

        只是这幽绿色的水晶和粉色雾气确实不搭,毕竟自古有着红配绿赛狗屁的说法。

        “好丑。”

        已经因为诅咒而臃肿得跟派大星没什么两样的姜律,即便说话都困难,但还是不吝于表达自己的审美。

        可信使这次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第一时间单膝跪地,朝着宫殿中心低下了头。

        “主人,他来了。”

        姜律定睛看去,这才发现在中心,有半座水晶女性雕塑。

        至于为什么说半座,因为除了下半身是雕塑,她的上半身,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隐藏在雾气中,和周遭的空旷和宏伟相比,又实在太过不起眼,所以姜律才没能第一时间看到。

        “进来吧。”

        满是威严与肃穆的声音在宫殿内回荡,似是在宣誓着她对这座黑塔的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