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旧人走,新人留(求追读!!!)

第十五章 旧人走,新人留(求追读!!!)

        至少姜律并不是白白牺牲身体的。

        他的确掌握了不少跟灵域有关的秘密。

        所以面对三人的奇怪,他也能游刃有余。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的,这个灵域的关键好像是在于魅力值,换句话说,提升好感度这样的操作,只有魅力值高的人能做到,而且这样的操作很困难,一般人不可能做到,即便是我,也是付出了一些努力的。”

        姜律隐瞒了和信使达成交易的那部分,只说出了有关好感度的调查结果。

        这个消息无疑是让另外三人绝望的。

        “除了完成救赎别无他法吗?”柳刀喃喃。

        鬼面狐失落之余,却还是有些疑惑:“按理说灵域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设定才对,这是没有先例的。”

        “怎么说?”姜律作为第二次进入灵域的萌新,对这种经验之谈非常感兴趣。

        “几乎所有灵域,攻略的关键都是在灵域内部,你可以说不同的属性会触发不同的事件,或是在同一件事面前产生不同的效果,但是由属性决定能不能攻略...”

        鬼面狐停顿了片刻,摇摇头:“至少我没听说过这样的例子,如果真的这么设定,那么就无异于降维打击,进入灵域的驱魔人必定会失败。

        既然如此,那这其实就跟剧情杀没什么区别,但偏偏你又不受这个条件的约束,这就是我觉得不对劲的点。”

        “所以...”姜律稍作正色:“你是说还有我们没发现的破局之法?”

        “对。”鬼面狐点头:“虽然也存在着所谓救赎根本就无关紧要的可能,但这个可能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几人陷入了深思。

        “那么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姜律虽然能猜到结果,但还是问道。

        “不太妙,我和柳刀跟昨天一样,重炮那边情况更严峻,他被囚犯偷袭了。”鬼面狐叹了口气。

        “偷袭?”姜律看向重炮:“你也抽到黑人了?”

        “不是...更糟。”

        “那是什么人?”

        “带白头巾的。”

        “哦,难怪...偷袭是人家那边的习俗,没抱着你自爆你就偷着乐吧。”

        重炮此时没心情说笑,只是有些后怕地道:“如果不是我的体质够硬,他扑过来那一下我可能就不省人事了。”

        “偷袭监管者,这可不是乖囚犯。”姜律摇摇头:“你往他身上安炸弹了吗?”

        “这倒没有...”

        “可惜...”

        “总之。”重炮眉眼间写满了担忧:“我感觉他就是奔着杀死我来的,他的杀意很重,我也不知道这第一天掉下50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明天又会有多夸张,你们俩明天千万要小心一些,如果有什么战斗方面的技能,最好提前准备好。”

        鬼面狐和柳刀面色凝重地点点头。

        姜律则是悄悄看了两眼重炮。

        他记得重炮说过他擅长玩枪,那么对于一个枪手来说,对杀意的感知应该不会出错。

        他突然感到些许怀疑,囚犯试图杀死监管者,真的只是因为好感度低的原因吗?

        “那么你们就先好好休息吧,我去试试。”姜律突然起身道。

        “千万别再搞出昨天那种状况了。”鬼面狐有些艰难地道:“我们现在...只能靠你了找到转机了。”

        “放心,我有分寸,别质疑,先相信好吧!”

        姜律笑得很自信,尽管他们三人都觉得这个笑容有些让人不安就是了。

        可事到如今,除了相信姜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也是鬼面狐心里颇为别扭的原因,尽管他并不是没有品尝过失败,但无论是成功攻略或是相反,他从来没有如此被动地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过。

        他可以承认自己能力不足,但偏偏这种连头绪都没有的境遇,却折磨得他有些发狂。

        “他好感度这么高,认真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重炮不知道是在骗鬼面狐和柳刀还是在骗自己。

        柳刀倒是想得很开,双手抱着后脑便靠在了靠背上:“不管有没有问题,我们都别无选择。”

        “唉...”重炮难受得搓起了脸:“这叫什么事儿啊?魅力值怎么还真能有用呢?草!”

        ......

        姜律再次来到监区山谷的入口。

        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档案室,而是走向了头颅肉山。

        “师傅,忙着呐?”

        姜律笑眯眯地打了声招呼,然后熟络地递过去一根烟点上。

        “是你啊...也不忙。”说着,肉山猛嘬了一口:“想了一天了,这味儿真地道。”

        “够劲儿吧,我自己卷的。”姜律得意地笑着。

        “啊...还是你好,你的同伴早上进去都没有理睬我。”肉山有些失落。

        “可能是比较敬畏你,毕竟你比较魁梧嘛,他们害怕也正常。”

        姜律随口敷衍着,突然话锋一转:

        “师傅,打听个事儿。”

        “什么事?”肉山已经被姜律用手卷烟完全收买,十分仗义地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姜律靠在石屋的窗口上,侧进去半个身子,小声问道:“我记得昨天我们刚来的时候,你是不是问了一句‘你们是新任的监管者吧?’,我没记错吧?”

        “嗯,没错。”

        姜律挑了挑眉:“所以,我想问一下你,你见过我们之前的监管者吗?”

        “见过。”

        “那他们人呢?”

        肉山最前方那颗头颅上露出些许迷茫之色,似乎是正在回忆什么。

        姜律并不催促,就这么耐心地等待着。

        终于,肉山想起了什么:“我...记不清了,好像是在里面。”

        “在里面?”姜律来了兴趣,追问道:“你是说进去了没出来?”

        “太久远了,我已经忘了。”肉山摇了摇头。

        “嗯,没事,已经足够了。”姜律见肉山已经抽到了底,便又掏出一支烟:“还抽吗?”

        “抽!”

        又给肉山点上一根之后,他快步朝着档案室走去。

        他现在心里有些猜想,急需验证。

        门外的鹦鹉还在重复着那句话:

        “迷失灵魂...忏悔救赎...迷失灵魂...忏悔救赎...”

        姜律停下脚步多看了几眼,面露异色。

        可他最终还是没有理会,按照原定的计划进入档案室。

        他本想按照档案上标注的编号日期一一进行比对,可他无意间通过一个没有标注的柜架里的文件,发现档案室本来就存放着关于关于每份档案的记录。

        “这可省得我一个个找了。”姜律松了口气,虽然并不算是大惊喜,不过这种能为自己节省不少时间的小惊喜倒是也足以令人心花怒放。

        他取出柜架里的记录文件,吹了吹上面的灰,然后将其翻开铺在了地上。

        乍看之下,这并未分类,导致排列出来的内容有些杂乱的文件还不如已经分门别类标注了囚犯所犯罪孽的柜架来的清晰直观,不过他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寻找囚犯的。

        他想看的只是关于囚犯的档案被录入和销毁的记录。

        姜律全神贯注地看向最新的记录。

        【7.31;17:56】【编号09991囚犯收监】

        【7.31;17:57】【编号07832囚犯进入天堂】

        【8.1;9:28】【编号09992囚犯收监】

        【8.1;9:29】【编号02307囚犯进入天堂】

        ......

        【8.8;15:37】【编号09996囚犯收监】

        【8.8;15:37】【编号00172囚犯进入天堂】

        “几乎都是这样...”

        姜律又往前翻了些,随后摩挲着下巴,笑道:

        “每次都是刚刚收监新囚犯,就能有老囚犯进入天堂?就这么巧么?太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