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分头行动!

第十三章 分头行动!

        “再怎么说这也有些...”鬼面狐咋舌。

        柳刀也认为姜律有些太敏感了:“历史总是相似的,这很正常。”

        重炮苦着脸一言不发。

        因为截至目前,他是第一个感受到好感度恶意的人。

        作为享有如此殊荣的人,他压力巨大。

        仔细想想,昨天忍不住吐槽姜律之后掉的那一点好感度现在正好成伏笔了。

        重炮幽怨地看向姜律这个霉逼,终究还是忍住了。

        “说这些像不像的一点用都没有,当务之急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

        或许是察觉到大家的积极性都受到了打击,鬼面狐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安慰道:“其实这也是好事,我们只要选择和昨天类似的目标进行对比,就能验证很多不确定的推测,得到信息。

        现在我们的每一个信息点都来之不易,不管结果是好是坏,也比两眼一抹黑要强。”

        柳刀和重炮面露认真之色,尽管心里各种不安,但明面上也算是勉强调整了心情。

        就在这时,姜律却突然说道:“我今天就先不和你们一起去了。”

        见几人面带不解,他小熊摊手:“我昨天可是一刻钟就被弹出来了,今天不管怎么做都没有什么参考价值,所以与其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筐里,不如尝试一下其他的途径。”

        “你是说...”鬼面狐正色。

        “如果你的推测属实,那么好感度其实也是一种倒计时。”

        姜律少见地正经起来:

        “所以趁我现在好感度还多,还有容错率,我准备去和信使打打交道,试试看有没有其他增加好感度的途径,尽可能帮大家找到拖延时间的方式。

        你们呢,尽早再去进行尝试,中午会合后我们交换情报,我再决定下午去监牢里该怎么办。

        我估摸着,我们能够发现黑塔秘密的机会可能有三个,一是我们完成救赎,从囚犯进入天堂的过程找些线索,二是我们失败,好感度清零,触发坏结局,三是通过信使,了解到一些隐藏信息。”

        鬼面狐缓缓点头:“监管者大厅和下层监牢里,我们能涉足的地方都没有发现,所以只有这三个可能了么...”

        他明白姜律这是在通过牺牲自己的容错率帮他们,于是叹了口气:“那就拜托你了。”

        柳刀看向姜律,即使面无表情,眼神中希望的寄托也根本掩饰不住。

        重炮也第一次正视姜律,认真道:“看你的了。”

        姜律也不墨迹,直接通过监管者长袍开始联系信使。

        确定信使现在所在的位置之后,姜律突然问了一句:“对了,一直没有问过,你们有保命道具吗?”

        重炮和柳刀都是点点头。

        “虽然会掉一些属性点和随机丢失一件装备,不过保命应该问题不大。”

        看来两人用的都是同款保命道具。

        鬼面狐犹豫过后,还是决定坦诚一些:“我有一枚复活币。”

        “复活币?”柳刀目光一凝。

        重炮则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有人买复活币啊,一万点通用点数,如果只算及格的评价也得刷几百个b级本吧?”

        “不是商城里买的那个。”鬼面狐摆摆手:“那是原地满血复活币,我的这个...怎么说呢?是一次侥幸拿到优的评价后得到的次级复活币,只会随机丢一件装备,属性点不会变。”

        闻言,两人都露出羡慕的目光。

        属性点可是能决定驱魔人强弱的关键,难以获得。

        就算想用装备弥补,如果属性不达标,好的装备也装备不上。

        最关键的是,灵域能够产出装备,但属性点却是只有升级才能获得,相比之下,鬼面狐失败的成本已经降到了最低。

        运气好的话,下一次攻略灵域说不定就能补回来,但重炮和柳刀恐怕得刷上几十个b级本才能弥补一次失败的损失。

        “不过我的装备里有一件是精良,万一随机到了这个可就亏大了。”鬼面狐苦笑着:“所以能顺利攻略,还是顺利点的好。”

        “精良...”

        重炮一直以来维持的骄傲硬汉人设在此刻烟消云散,满脸艳羡之色。

        柳刀比起他来更加直白:“真富。”

        三人交流之时,并没有注意到姜律脸上的异色。

        好家伙,原来这种程度在驱魔人里就算是富有了吗?

        那请问我掏出我的原地满血复活币和品质为优异的睡袍,你们该如何应对?

        就在这时,鬼面狐看向姜律:“不过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啊...我就是,刚刚听你分析瘆得慌,心里没底,问一下。”姜律尴尬一笑。

        我总不可能说怕给你们坑死吧?

        注意到他的尴尬,鬼面狐猜到了什么,惊讶地问道:“不会是你没有保命道具吧?”

        “啊?”姜律刚想摇头,却想起财不露白的道理:“嗯,强者置之死地而后生,所以完全没有准备!”

        此言一出,三人皆是震惊。

        “你疯了?这可是s级!你就这么毫无准备就进来了?”重炮失声道。

        “无所谓,我会破釜沉舟!”

        姜律洒然一笑:“那么我先去找信使了。”

        目送他离开监管者大厅,三人还是久久没缓过神来。

        “这也太...”鬼面狐无奈地笑道。

        重炮叹了口气,他只觉得刚刚姜律的笑容多少有些令人感到刺痛。

        思索着,他打开了物品栏,可只看了一眼,他便失望地摇摇头:“我只剩下一个了。”

        明白了他的意思,柳刀也打开物品栏查看,随后也摇摇头。

        “别担心,我还有多余的保命道具,如果真到了那种地步,我会分给他的。”鬼面狐没有查看自己的背包,因为他是完美主义者,无论物品栏里的东西有多冗杂,他也了如指掌。

        说着,他有些感慨地道:“姜兄的压力并没有这么大,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牺牲容错来帮助团队,而你们在得知他没有保命道具的时候第一时间也愿意分享,好久没有遇到你们这样值得托付的同伴了啊。”

        重炮摇摇头:“我只是怕攻略灵域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这样就拿不到全部的奖励了。”

        柳刀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最好是。”

        “本来就是!”

        “不过。”已经因此放下心中大部分戒备的鬼面狐拍拍手:“这样的事情能不发生还是别发生的好,保命道具可是很值钱的,所以我们还是尽快去办正事儿吧。”

        ......

        得知了自己原来身负巨款的姜律心情大好,走路都是飘的。

        这已经不只是赢在起跑线上了,完全可以说是起跑线就已经是人家的终点了。

        而且既然大家都有保命道具,那就可以完全不用担心负罪感的问题,放手去干了!

        很快,姜律就在中层和上层交界处的一间隐蔽的办公室中找到了坐在办公桌后的信使。

        那张精致美艳却挂着怪异笑容的脸直勾勾地盯着姜律。

        “监管者...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姜律缓缓靠近信使,双手撑在了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直视她的双眼。

        “我想说,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儿,你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耀眼。”

        信使脸色发冷:“如果你找我是为了职责以外的事,请你立马离开。”

        吃了闭门羹的姜律淡定地瞥了一眼手环。

        90了。

        呵,他在心里轻蔑一笑。

        在他们眼里你的好感度是催命符,可在我的手里,却是反制你的最好武器呐...

        “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摸摸您那对可爱的柔软的小翅膀...”姜律的双眼充满了真诚:“信使大人,如果有如此殊荣,我相信我一定能更好地投入我的工作。”

        “您可以满足我吗?”

        信使嗤笑:“这样就能让你心甘情愿地工作吗?监管者...你竟然如此廉价,真是令人失望。”

        91...

        姜律加大力度。

        “不,这不是廉价,是爱慕,是我对您的爱慕让我愿意放下一切,相信我,我会为您献上忠诚。”

        92...

        “呵...既然如此。”信使起身,高傲道:“我便赐予你获得如此殊荣的机会,你需要用更加恳切务实的工作来回报我的恩赐!”

        姜律柔情一笑,伸手捏了捏信使背后那对看似骇人,实则滑嫩柔软的黑色翅膀。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软翅后柔腰。

        “你做什么?!”信使怒斥,但一动不动。

        93...

        ...

        94...

        ...

        95...

        ...

        ...

        99...

        “信使大人,其实我还有件事想拜托你帮忙。”

        “说。”

        “我昨天睡觉的时候床板有些硌腰,你能陪我去看一看是怎么回事吗?”

        “嗯...”信使冷着脸:“帮下属解决生活上的琐事也是我的职责之一,那就没有办法了。”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