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好感度的恶意

第十二章 好感度的恶意

        “宵禁?”姜律一愣:“没听说这个设定啊,把宵夜禁止了那我饿了咋整啊?”

        “你是真文盲啊!宵禁是戒严的意思!”重炮恨不得一拳呼在他脸上:“还有我们进来这么久本来就什么也没吃,灵域里压根就不会饿好吧?”

        时间紧急,鬼面狐连劝架的心思都没有,着急道:“就剩一分钟了,赶快先进房间吧。”

        “那我睡这间,这间门是粉色的。”

        姜律再次抢跑,重炮那边刚听完鬼面狐的话回过头来,就已经看到他不知何时已经溜到了房间门口。

        “什么时候...”重炮一怔。

        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再扭头,柳刀已经进屋把门关上了。

        “不是你们...”

        鬼面狐从门缝中提醒:“还愣着干嘛?”

        又是砰的一声。

        重炮只好一脸晦气地从茶几上拿起自己的手环,慌忙进入了仅剩的那个房间。

        随着他关上房门,四人的手环再度同时开始播报:

        【监管者日志已更新】

        【累计救赎灵魂次数:1】

        【累计成功次数:0】

        【业绩不达标,请再接再厉】

        【好感度扣除:10】

        【距离下一次刷新指标:6天】

        到这里为止,每个人的播报内容都是一样的,鬼面狐和柳刀的播报也就此结束。

        可姜律和重炮却还在继续播报。

        重炮:【检测到您的好感度为49,低于50,您能够使用的监管者权能变弱了,不再对囚犯绝对压制,在救赎时可能遭遇囚犯反抗甚至威胁,请注意】

        姜律:【您在救赎时亵渎了耶稣,救赎之神很满意,您的好感度回调至89,请再接再厉】

        重炮:“?”

        姜律:“!”

        重炮:“卧槽!”

        姜律:“卧槽?”

        虽然不在同一地点,但是在同一时间,两人异口同声道。

        “救赎之神要送人上天堂,结果居然跟上帝不是一边的?”姜律十分惊讶:“什么二五仔?”

        相比于他的乐子精神,重炮就显得凝重许多了。

        “竟然还有这种设定...”不过想到姜律,他镇定了许多:“连钉钉子都行,就算有随机威胁,我应该也能应付得来,只要火力充足就不是问题。”

        鬼面狐盯着自己如今变成了58的好感度,陷入了沉思。

        好感度变低会有什么问题吗?

        60分及格?还是50分及格?

        播报什么都没说...

        其他人怎么样了?

        应该也变了吧?

        驱魔人面板无法在领域用来联系他们...这种信息缺失的不安...

        可恶,好急!

        只能等到解除宵禁以后再仔细问一问了。

        柳刀看了看53的好感度,先是和鬼面狐一样感到一丝困惑。

        但一想到有人应该比自己更低,她就释然了...

        四个房间虽然大小有些差异,不过内部的布置倒是没什么区别。

        圆式小木桌,一把木椅,一张单人小床,一扇能看到黑塔外一望无际的弥漫着雾气大海的窗户,甚至没有卫生间,这就是这里的所有配置。

        和大厅中的富丽堂皇相比,房间倒是显得朴实无华,突出一种工地宿舍的风格。

        姜律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物品。

        看样子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休息点,也就是比在mc里挖个洞摆张床好不了多少的程度。

        “事到如今,先睡觉吧。”

        姜律掀开有些发硬的被子,直接坐了上去。

        他平时习惯裸睡,所以脱下了监管者长袍。

        可就在他脱掉外衣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

        在灵域中,他装备的那件【带有温度的丝绸睡袍】具现化了!

        “嘿嘿。”

        姜律终于没有选择裸睡,而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穿着睡衣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

        清晨六点。

        尽管黑塔依旧被黑暗笼罩,但手环还是准时开始了播报。

        【宵禁已解除,您已重新获得自由许可】

        四人先后从房间里出来,来到大厅中坐下。

        姜律和柳刀看上去容光焕发,休整得不错,重炮一脸严肃,因为他和鬼面狐出来得最早,几乎是手环刚刚播报完他们就推开了房门,所以在两人出来之前已经相互交流过了好感度被扣除十点的事。

        至于鬼面狐,一脸憔悴,都不能说他没休息好,完全一副整宿没睡的模样。

        “我们有麻烦了。”

        一见两人来到大厅,鬼面狐便凝重地对姜律和柳刀说道:

        “好感度降到五十以下后,在救赎的期间可能会遇到突发情况,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应该是某种阻止我们行动的机制。”

        他并没有问另外两人的情况。

        因为前一天四人都没有完成救赎,所以一定都是被扣除了好感度的。

        不过只有重炮低于了五十,其他人暂时还没有什么影响。

        所以没有被特意cue到的姜信暗自把手环显示好感度的那一面悄悄转到了手腕的方向,然后才坐到了他们边上:“还有这种事?”

        重炮本来没有这么慌,但是刚刚听深思了一晚上的鬼面狐一通分析,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现在表情也不大好看了:“昨天这么顺,离完成救赎都还有一步之遥,今天恐怕会更难了。”

        “如果说一直这样递减,原本两次能救赎一个囚犯,现在恐怕得三次甚至四次...”

        鬼面狐叹了口气:“而且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成功救赎以后好感度会增加多少,如果加得太少,那么后面再想救赎只会越来越难。

        昨天我们的选择已经算是难度最低的了,可没能成功,如果一个人没成功说不定只是凑巧,但大家都没成功就不得不怀疑是机制了。

        也就是说按照最坏的打算,最快两次救赎,共计三天才能完成一个指标。

        可第三天我们的好感度已经各自被扣二十,低于五十点,那么我们在第一天所作的努力很有可能因为这个debuff大打折扣甚至白费。

        那么这个最快三天的数字说不定还得增加。

        在此期间,我们的好感度越来越低,难度越来越大,很有可能会陷入一周以后好感度都扣光了还是无法完成一次指标的境遇。

        所以,我们的时间其实不多了,必须得在好感度被扣光之前攻略这个灵域。”

        “这些都是最坏的情况,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柳刀听懂其中的逻辑后突然觉得这个好感度的设定充满了恶意。

        “这可是s级的灵域。”鬼面狐一字一句道:“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姜律盘了半天,终于盘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我突然想起了一位故人...噢不,应该说历史上的一个真实的事件,现在我们所遭遇的,和那件事有着高度重合。”

        陷入低落情绪的几人纷纷看向姜律。

        姜律深深地长叹一声:“你们可曾听说过拼夕夕?”

        “拼夕夕?”柳刀和重炮显然没听说过这个名词。

        但鬼面狐却是表情一变,想到了什么。

        姜律面露仇恨之色:“我也是在古籍中偶尔翻看到并了解到的,这是一个将数字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邪恶企业,号称邀请亲友参与砍一刀就有机会领到红包或是令人无法拒绝的折扣。

        但无论怎么叫人,无论怎么砍,他的进度条永远都在99.99%,那些被蒙在鼓里的人并不知道,这就是一个被诅咒的数字,它可能是99.9,也可能是99.99,还可能是99.999,你永远不知道小数点后面有多少位。

        你只用知道,它永远不会变成100。

        如果一切跟鬼面狐分析的一样,那么这根本就和现在的情况没有什么区别,我们总是会无限接近完全救赎,但是永远也不会成功,直到我们好感度清零。

        好感度清零不用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意味着我们在完成攻略灵域的任务之前,就会被信使清算!”

        “虽然情况相似,不过你为什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鬼面狐经他这么一提醒,总算是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曾经昙花一现的公司,所以他很奇怪,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快半个世纪了,按理说都不是一个时代的东西,为什么姜律会有这样的表现。

        “你还不明白吗?”

        姜律摇摇头:

        “黑塔玩数字,拼夕夕玩数字。

        黑塔给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拼夕夕也给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黑塔给监管者画饼,拼夕夕给消费者画饼。

        最重要的是,黑塔和拼夕夕从来没有一起出现过。

        所以我严重怀疑,黑塔就是拼夕夕秽土转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