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梅开二度接帽子戏法

第二章 梅开二度接帽子戏法

        一把火烧了别墅之后,姜律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尽管有些许值得回味的地方,不过这个夜晚并不算是美妙。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酣畅淋漓的战斗了。

        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却也不是穿越者。

        而是被流放过来的。

        他曾经是阴间之主,遭身边心腹暗算,被谋朝篡位后还被处以极刑,惨遭肢解,不过因为实力强悍,被碎尸都无法彻底被杀死,这才被流放到了这个世界转生。

        好消息是,转生之前姜律以秘术瞒天过海,侥幸夺回了一部分身体的控制权,让其跟随自己一起转生。

        坏消息是,当时没细看拿到的是哪部分,出生的时候他那恐怖的巨兽直接把接产的大夫吓晕了,自己也被视为不祥被生父生母丢到了孤儿院。

        好消息是,这部分躯体里保存着记忆。

        坏消息是,只保存了一部分。

        好消息是,这部分是最关键的部分,包括他阴间之主的身份、被暗算后复仇的周密计划以及阴间鬼物娘图鉴。

        坏消息是,除了记忆之外啥也没有,除了从阴间带回来的阳.具算是异于常人,其他的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总之,计划很周密,但是倒在了第一步“猥琐发育重回巅峰”上。

        虽然从三岁恢复记忆的那一天起,姜律就认定自己一定可以重回巅峰,并且说不定有这样的经历后还能更进一步,未来可期。

        不过快二十年过去了,他还是未来战士。

        唯一跟二十年前不同的,便是他从孤儿院的孤儿变成了孤儿院的护工。

        好在这个世界有鬼,这让姜律始终抱有一些希望。

        但如今跟普通人已经没有太大区别的他,最弱小的鬼都能轻易伤害到他。

        当然,女鬼另说。

        只是可惜的是,试了不少,这些女鬼不仅不能给他带来蜕变,带来事业上的帮助,甚至就连情感需求也没办法满足。

        这样的失望越来越多,姜律也就逐渐麻木了。

        现在的他,已经无限趋近于摆烂了,类似今晚的狩猎,对他来说权当是放松压力的消遣罢了。

        伸了个懒腰,姜律打算回孤儿院。

        这个点孩子们差不多已经该醒了,再过不久就该是他们吃早餐的时候了,作为护工,他必须在场。

        姜律自言自语:“昨天那小胖子在背后偷偷骂我来着,必须赶回去往他早餐里吐口水。”

        正思索着,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来电的人是孤儿院的院长,他总是亲切地把孤儿院的所有孩子们都当作子女看待,包括姜律,都从孤儿进化成护工了也还是叫他老爹,丝毫没有什么上下级一说。

        他能知道这么多鬼怪出没的线索,也都是托了院长的福。

        因为院长就是驱魔人的一员,他书房里总是有着各种关于鬼物的文件,稍稍偷看一下,就知道哪里又有新冒出来的鬼怪了。

        然后他就会前往事发地暗中观察,如果是男鬼那就无事发生,如果是女鬼那就重拳出击!

        至于为什么姜律不自己尝试成为驱魔人的一员,自然是因为普通到无以复加的他根本没有资格被能够培养驱魔人的组织选中。

        正因如此,他无比厌恶除了院长以外的其他驱魔人。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明明自己对鬼物比农民伯伯对大米都要了解,却根本没有施展拳脚的机会。

        相比之下,那些根本不堪大用的人,却可以拿着丰厚待遇,甚至能获得超越常人的能力。

        根本不公平!

        接起电话,姜律装作刚刚睡醒的声音说道:“喂?老爹啊,这么早打我电话干什么?我正梦到我跟耶稣还有如来斗地主呢,本来都要春天了。”

        可电话那头的声音却异常严肃:“你现在在哪?”

        “在...”姜律左右看看:“啊,你是不是进我房间发现我没在?其实我不是刚睡醒,我在厕所拉屎。”

        “厕所里也没人,你到底在哪?”

        姜律一挑眉,嚯,找得还挺仔细,那就只能使出那一招了!

        装没信号。

        “喂?你说啥?厕所没信号,我听不到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更焦急了,也不管姜律有没有听到,歇斯底里地大喊:“你这混小子是不是又偷看我电子邮件了?我警告你,如果你又是偷偷溜出去搞什么探险,不管你现在在哪,都给我赶快回来,那里是灵域,不是以往的孤魂野鬼,是灵域!!”

        “是...是什么玩意儿?”

        姜律满脸疑惑,他好像是听到院长很严肃的在说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到了后半段,手机里的声音一直断断续续,他根本听不清楚。

        拿开手机,信号格已经变成了无服务三个字。

        姜律挠挠脸:“真没信号了?言出法随是吧?”

        电话那头两鬓斑白的院长此时满脸凝重,拳头重重地砸向沙发扶手。

        “该死该死该死!不会真的是去那了吧?”

        他昨晚收到了市区北郊一座别墅中有鬼物杀死了数个新手驱魔人的通告邮件,原本没有当回事,毕竟驱魔人牺牲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更何况是刚刚成为驱魔人的新手,因为大意在孤魂野鬼手里翻车也再正常不过。

        直到今天早晨发现姜律又双叒没在卧室,这才察觉不妙。

        院长的面前突兀地出现了一块半透明的面板。

        上面的灵域信息得到了更新——

        【灵域《全家福》即将降临】

        【难度:a】

        【攻略等级区间:1~30】

        【地点:赤山市北郊】

        【备注:暂无】

        看到这里,院长的表情已经近乎扭曲:“a级...a级!!怎么会是连我这种资深驱魔人都有可能死亡的a级?!”

        咬牙切齿之余,院长立马动身,打算赶往北郊。

        “现在,只求你能坚持到我赶到啊!混小子!”

        ......

        与此同时,姜律正站在原地发呆。

        就接个电话的功夫,刚刚还在熊熊燃烧着的别墅,此时竟然完好如初了。

        不仅完好,甚至比起之前破败的样子,现在甚至看上去像是刚刚竣工,完全是一副崭新的样子。

        正当姜律感到十分诧异的时候,别墅的大门无风自动,吱啦一声被推开。

        别墅一层的大厅里,摆放着三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其中一具尸体是正常大小,另外两具尸体则很小,似乎是一个大人和两个孩子。

        三具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头部的部位,白布都被浸染成了殷红色。

        一名有些眼熟的女人靠着楼梯扶手,双目空洞无神,正面无表情地瘫坐在地上。

        姜律的表情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他悄悄来到女人身边,亲昵道:“夫人,我们又见面了。”

        女人无动于衷。

        “你不认识我了吗?”姜律试探着问道。

        女人依旧毫无反应。

        姜律想了想,起身来到三具尸体前,将这些尸体一具具拖了过来。

        掀开最大的那具尸体上的白布,里面赫然是一具男尸。

        最为恐怖的是,他没有脸!

        他的脸皮像是被生生抠去的一样,坑坑洼洼的,眼眶和口腔的骨骼甚至完全裸露在了空气中。

        姜律面不改色,指着他问女人:“那你认识他吗?他是你老公哦。”

        女人的瞳孔微缩。

        姜律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继续着同样的举动。

        “那你认识他吗?他是你儿子哦。”

        女人的表情逐渐狰狞。

        “那你认识她吗?她是你女儿哦。”

        “啊啊啊啊!!”

        女人突然发出凄厉地惨叫,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似的,满脸恐惧地、口舌不清地叫嚷着:“不是我...不是我干的!”

        姜律一把抱住她,温柔地安抚道:“没关系的,都过去了,只要我在,我就不会让你想起这些痛苦的回忆的。”

        女人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

        只是依旧口齿不清,像是在呓语般地道:“不是我...”

        “好好好,不是你。”

        姜律一边轻声细语地敷衍着,一边试图将她扶起来。

        女人踉跄了几次,始终没能成功站起来。

        姜律有些不耐烦了。

        干脆一只手从女人的腋下穿过,托住她的背,另一只手托住她的腿,将她公主抱了起来。

        然后按照记忆中的路线,一步步爬上了楼梯,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将女人丢在床上半小时后。

        姜律发现先前已经跟废墟没什么两样的浴室如今也变得干净整洁,之前身上出的汗早就让他觉得身体黏糊糊的,这会儿更是觉得浑身瘙痒难耐。

        没有多想,他径直走了进去,打算洗个澡。

        热水放出来的一瞬间,姜律只觉得畅快到了极点,不由自主地哼起了歌。

        “用着你的浴室~泡着你的澡~”

        “你床上的老婆说你死得好~”

        很快,浴室门被推开,姜律裹挟着热腾腾的蒸汽钻了出来。

        刚一走出来,他便发现刚刚还整个一副战后创伤模样的女人此时竟然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

        姜律露出一丝笑容,小心翼翼地走到她边上,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

        “竟然还活着呐?真是不得了!”

        女人机械地转过头来,可脸上,竟然还是头发!

        面前的...似乎并不是刚刚的女人。

        “咯咯咯...”

        头发里传来怪笑,仿佛是在无情地嘲弄着姜律。

        不过姜律却是笑容更甚。

        “就知道你在!不过你怎么穿上夫人的衣服,还用人东西啊?”

        怪笑声戛然而止。

        “你好骚啊!”

        头发里传来惊恐的呜咽。

        姜律不由分说,将脑袋两面全是头发的女鬼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