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江筱雪的礼物(中)

第一百二十四章 江筱雪的礼物(中)

        第125章江筱雪的礼物

        煤县的大巴车设施陈旧而落后,内部有些闷热,空调开了和没开一样,好在两人在发车点等着,上车时车上的空位还很多。

        大巴车一共四列座位,左右各两列,中间则是过道。

        两人找了中间的空位,秦宇道:“你去里边吧,能开窗户吹风。”

        “……”

        江筱雪稍微有点犹豫,两人虽然做了三年的同桌,但现在的关系显然不同了。

        这家伙不会使坏吧?

        上次这家伙就敢抱她,还亲她的脸,今天不会更过分吧?

        她一咬银牙,还是在里面坐了下来。

        坐下后,大巴发动还需要一段时间,车上的人们叽叽喳喳地闲聊着,都很期待接下来的文山庙之旅。

        江筱雪紧张地紧绷着身体,视线装作看着窗外,其实一直观察着秦宇的动作。

        她的余光之中,秦宇的胳膊突然动了起来,她立马一阵紧张,小手都变成防御姿态了,然后……秦宇便掏出了自己的爱疯。

        江筱雪:“……”

        虽说害怕和紧张的感觉消失了,但不知为何,略微有点不爽。

        “怎么了?”

        “没什么。”江筱雪摇了摇脑袋,歪过脸去。

        秦宇有些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睛,饶是他也无法完全理解女人的脑回路。

        他也不多想,把手机递了过去:“来试试,这就是我做的游戏。”

        “怎么玩?”

        江筱雪眸子一亮,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秦宇道:“我教你,你先打开程序。”

        江筱雪白嫩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一点,程序打开了,黑屏了几秒钟后,缓缓地出现了一张梳着中分的公鸡。

        秦宇干咳一声:“咳,有几张图还没有传过来,这是我闲聊时自己画的,不影响游玩。”

        江筱雪有点无语,仔细一看,界面的左侧有着“开始游戏”、“皮肤选择“、“退出游戏”三个选项。

        她尝试着按了开始游戏,画面一转,出现了一张浓浓水墨风的背景图。

        “出现水果后,用力划就行了,能一次性划到的水果越多,分数就越高,个别水果切了后会有特殊效果,比如冰西瓜,可以暂时把水果都冻住,期间还会有炸弹,切到会扣生命,还会把屏幕上的水果都炸掉……”

        游戏规则并不难,听着秦宇的介绍,江筱雪很快便理解了。

        嗖!

        江筱雪手疾眼快,一刀下去,成功切开了一颗西瓜。

        砰!

        西瓜瞬间被切成了两半,红色的瓜瓤十分诱人。

        她眼眸微微睁大,切开后的效果只能说很解压。

        此时,突然从屏幕左右两侧丢出来一堆水果,刚好重叠在了一起。

        好时机!

        如果一刀划过去,将是六杀起步!

        嗖!

        江筱雪也同样逮住了时机,白嫩的手指轻轻一划,然后……卡了。

        她懵逼地抬起小脸,秦宇尴尬道:“额……切开的水果太多,特效太多了,会出现卡顿,我正在优化,马上就能解决。”

        “……”

        江筱雪嘴角微微抽搐,只感觉手里的手机有些发热,等到屏幕恢复时,游戏刚好结束了。

        暂时功能就这些,其他模式和皮肤都没有上线,但基础框架有了,剩下的问题不大了。

        秦宇拿回手机,问道:“怎么样?”

        江筱雪犹豫了一下,道:“很好玩,如果不卡的话。”

        “说它值不值一千万?”

        “做梦呢你。”

        江筱雪白了他一眼,她对于游戏的确是一窍不通,从小到大就没怎么玩过,确切的说,只在电视上玩过俄罗斯方块和推箱子,今天是第一次玩手机游戏。

        但各行各业,想赚一千万,都不容易。

        秦宇有点不爽,眼眸一转,道:“要不,我们再打个――”

        “不打!”

        他的话还没说完,江筱雪轻哼一声,打赌是不可能打赌了。

        打了两次赌,她都输得太彻底了。

        秦宇非常可惜地叹了口气,江筱雪本就冰雪聪明,现在是越来越不好忽悠了。

        江筱雪想了想,道:“你的游戏能传给我吗?”

        “还没发行,传不了。”

        秦宇摇了摇头,爱疯的安全防护做的有点小夸张,这种还在开发中的app,无法传到另一台机子上。

        江筱雪哦了一声,有点可惜,和他要过手机又玩了几把。

        最终都是一刀切下去就死机了,她不爽地撇了撇嘴,不玩了。

        “滴滴――”

        车总算是发车了,座位坐满了人,江筱雪生怕有熟人认出自己,戴好口罩,转头望着窗外。

        景色缓缓倒退,如同时光倒流的画面。

        时间流逝,几分钟过去,秦宇一直在玩着手机,她也逐渐轻松下来,微眯着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

        小手上突然传来了温热的触感,江筱雪身体就是一僵。

        一张大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掌。

        果然,自己对他放松警惕,真是见了鬼了!

        她转头怒瞪了过去,结果发现秦宇目不斜视看着前方,一副和他无关的样子。

        她顿时怒了,挣扎了几下,但秦宇抓的死死的,根本挣不脱。

        算了。

        她轻哼一声,再次转过头去,继续望着飞掠而过的风景。

        自己只是睁不开而已,才不是想和他牵手。

        都是他强迫的!

        看着她变红的耳垂,秦宇眼眸里满是笑意,有点变本加厉,手指一动,两人的手掌便成了十指相扣的状态。

        江筱雪娇躯又是一颤,耳朵全红了,干脆装起了鸵鸟。

        几分钟后。

        秦宇凑在她耳边道:“班长大人。”

        “干嘛?”

        江筱雪没有回头,表示自己很生气,不想理他,只是声音里没有任何威慑力。

        “来听歌吧。”

        听歌?

        江筱雪终于转回头来,发现秦宇正递过来一只耳机,另一只正插在他的耳朵里。

        她心中顿时就是一紧,音乐她自然也喜欢,不过……和男生这样听歌,从来没有过。

        她见过一些早恋的学生经常在教室里这样子一起听歌,当时她还觉得他们不要脸,没想到现在轮到自己了。

        不对,自己已经毕业了好不好?

        他们是完完全全的早恋,自己……自己已经是准大学生了,没关系吧?

        一番天人交战后,她还是接过了耳机,小手动了几下,秦宇没有松开的意思,她只好用外侧的手艰难的插入了耳朵里。

        声音顿时传过来了。

        “就是你,请靠近我怀里,别假装不在意,你明明动了心……”

        刷!

        江筱雪猛地把耳机拽了下来,涨红着小脸:“切歌!”

        秦宇挤着眼睛:“这首歌很好听的。”

        江筱雪咬牙道:“不切歌我不听了。”

        “好吧。”

        秦宇怕把她真的惹恼了,切了下一首歌。

        江筱雪轻哼一声,再次戴上了耳机。

        “听我说,手牵手跟我一起走,创造幸福的生活,昨天已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今天嫁给我好吗……”

        江筱雪:“……”

        这家伙整天就听情歌是吧?

        她感觉脸颊快要烫熟了,还好有口罩,否则不知道会红成什么样子。

        她又转过头去了,明眸里几乎要喷出火来,秦宇连忙道:“我切歌。”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着不平息……”

        歌声再次传来,江筱雪略带惊讶地睁着明眸,一脸的不可置信。

        秦宇怎么知道她喜欢五月天的?

        这个秘密,就连黄月月也不知道啊。

        秦宇微笑着,并没有多做解释。

        这个信息,自然是她前世接受媒体采访时自己说的。

        大巴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车上的人们都有些昏昏欲睡了。

        下了车,秦宇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山脚下人头攒动,比起上次来,这里的人多了一倍不止,大部分都是带着孩子来玩的。

        江筱雪则是揉着自己的小手,小脸上写满了嫌弃。

        被这家伙握了一个多小时,都出汗了。

        嫌弃.jpg

        秦宇翻了个白眼:“这么热,别戴口罩了,等会儿要中暑了。”

        江筱雪也有点热,但视线环视了一圈,还是摇头:“那个孩子是隔壁单元的,我认识。”

        “……”

        小县城太小了。

        秦宇也没办法,江筱雪戴着口罩引来了不少人的视线,但他们也看不清楚,相比起来,她如果摘下口罩,很可能会更加吸引眼球。

        没办法,她的脸太犯规了。

        “走吧,我们慢点爬。”

        江筱雪点了点头,两人顺着人流向上走着。

        秦宇轻车熟路,跳过一块大石头后,对她伸出了手:“跳吧。”

        “……”

        江筱雪很怀疑,自己把手递过去,还能缩回来吗?

        事实证明,她猜中了。

        她一脸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被牵着的小手,这家伙,又耍赖!

        不过周边牵着手的小情侣不少,两人都带着口罩,其他人也搞不懂他们是高中生还是大学生。

        两人的手再也没有松开过,一路攀爬,秦宇笑问道:“比起江南如何?”

        江筱雪沉吟一下,道:“嗯……很有煤县特色。”

        秦宇点点头:“你说路很破、水很臭就行了。”

        江筱雪白了他一眼,哪有这样贬低自己家乡的?

        一路上几乎是人挨人,到了需要跳过去的地方,甚至还排起队来了,需要等上一会儿。

        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第一个小平台上。

        “在这里休整一下吧。”

        江筱雪轻喘口气,甩开他的臭手,抬头望着天空中火红的太阳,抹了一下额头上的细汗。

        真是好久没运动了啊,这么容易累。

        “好。”

        秦宇忍着笑,上次张玉霞和田丽彤都没这么费劲,江筱雪的体力真是战五渣,连两个中年妇女都不如。

        江筱雪瞪了他一眼,嘲笑就嘲笑吧,懒得理他。

        她俯下身去,漆黑的眼眸看着清澈的溪水,倒映着明亮的光泽。

        “这里的水好清澈,听说是可以喝的。”

        她作势就要用洁白的双手去捧点溪水,秦宇连忙拉住了,道:“别,这水不干净。”

        “怎么不干净?”

        江筱雪有点不赞同,她看着溪水中偶尔游过的小鱼,水要是不干净的话,鱼能活过来吗?

        秦宇挠了挠脸,犹豫一下,还是道:“有人会往泉眼里尿尿。”

        江筱雪:“……”

        她顿时脸红了,嗔怒道:“谁会干这种缺德事?”

        “咳,谁知道呢。”

        秦宇有些心虚地看着碧空中的白云。

        “你不会干过吧?”

        江筱雪微眯着眼睛,盯着秦宇看了几秒就自己得到答案了,顿时一脸的嫌弃。

        秦宇干咳一声,道:“童子尿是干净的,喝了能辟邪!”

        “怎么可能干净?”

        江筱雪精致的脸颊红彤彤的,她可不信那些封建迷信,童子尿就不是尿了吗?她也学过化学,请问成分有什么区别啊。

        秦宇依旧争辩道:“我那时候可是小孩子,毛都没长,真的很干净的。”

        “哎呦!”

        秦宇被扭了一把,倒是不疼,但不影响他龇牙咧嘴一番。

        江筱雪收回小手,懒得理他了,眸子扫着湖面,忍不住拿起手机拍了起来。

        小溪水流缓缓流淌,波光粼粼,倒映着周围的绿树和蓝天,仿佛是一面透彻的镜子,将大自然的美景完美地呈现出来。

        当然,秦宇觉得身旁看的入迷的少女更美。

        他盯着看了一会儿,偷偷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他看着照片,美滋滋地欣赏了一番,这才捡起地上的小石子,道:“看我打水漂。”

        啪!

        石头以很大的力气打在了水面上,扑通一声直接打入水底了。

        噗嗤!

        江筱雪很不厚道地直接笑了出来,发出了一连串咯咯的笑声。

        秦宇哼哼道:“有没有一种可能,分子在不断运动,我的石子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跳动了一百次,所以我的成绩是一百!”

        “有没有可能,我用意念刚好以你用力的反方向施加了相同的力,所以它根本没动。”

        江筱雪和他杠了一句,陡自笑了起来,两只眼眸弯成了月牙儿。

        好傻。

        她捡起地上的小石子,同样丢了一下。

        扑通!

        石子一记沉底,和秦宇的成绩一样,周围的几个小孩子投来了鄙视的视线。

        这下两人都不爽了,对视一眼,都不再多说,起身继续出发。

        一路穿梭,终于到了平坦的大平台处。

        “呼――呼――”

        秦宇看着大口喘着气的江筱雪,一脸无语,这才几步啊,喘成这样?

        比起苏潇潇,她原来才是体力渣啊。

        就这还敢说他快,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他拉着她在平台上休息,江筱雪努力稳定着气息,也没力气甩开他的手了。

        不远处聚了不少人,秦宇拉着她凑过去一看,正是上次烤土豆的老头。

        他问道:“土豆咋卖?”

        “两――诶?”

        老头眨了眨眼:“小伙子,你又来了?”

        “什么又来了,你认错人了吧?”

        秦宇心里一惊,现在的老头记性都这么好的吗?

        老头扫了一眼他和江筱雪牵在一起的手,一拍脑门:“哦,我认错人了。老了,记性都不好了。”

        他淡淡地扫了秦宇一眼:“五块两个。”

        秦宇:“……”

        他怎么记得上次不是这个价?

        五块钱买了两个烤土豆,秦宇这次有经验了,快速地在两只手间倒腾着。

        只要我速度够快,它就烫不到我!

        江筱雪看着他耍宝,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过了半分钟,秦宇掰了一块下来,递到了她的嘴边:“来尝尝。”

        江筱雪犹豫了一下,有点害羞,但转念一想,之前也被秦宇投喂过了,便缓缓地把口罩拉了下来,张开粉润的嘴唇,轻轻一咬,接着再把口罩拉上。

        就算是吃个土豆,她也能吃出优雅的感觉来,不过……她嚼了几下,表情就蚌埠住了。

        “烫!”

        她连忙拉下口罩,吐着粉红的小舌头,用手疯狂地扇着风。

        秦宇看的有些火热,果然,作为一个六边形战士,她各方面的天赋都是拉满的。

        他盯了一会儿,笑道:“不用说,我看出来了。”

        江筱雪:“……”

        她无比怀疑,秦宇就是不知道烫不烫,才喂给她的。

        秦宇笑了笑,又掰下来一块,这次却是轻轻地吹了吹,接着放到了她的唇边。

        江筱雪脸红彤彤的,轻哼一声,小口咬了下去。

        老头的烤土豆技术依旧是不敢恭维,大概三分之一的部分都糊掉了。

        烤土豆的饱腹感还是很强的,江筱雪吃了一小半便不吃了,她吃土豆的样子就体现了一个优雅,不像苏潇潇那样,像个小松鼠一般。

        秦宇连忙收回了思绪,江筱雪可是相当细心的,在她面前想另一个女人,危险系数绝对是拉满的。

        三下两除二把剩下的土豆吃了个精光,他拍了拍手,拉起她的小手,道:“走,带你去个地方。”

        “你洗手啊!”

        江筱雪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经被他拽着跑了。

        穿过熟悉的小径,秦宇带着她再次到了小溪的支流旁,除了潺潺水声外,依旧空无一人,不过比起前几天,多了几个矿泉水瓶,显然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

        “感觉这里的水还要清澈一些。”

        江筱雪没想到别有洞天,眉眼绽放出了笑容,明眸弯弯,泛着着惊喜的光。

        秦宇解释道:“其实都是一个泉眼流出来的,比起主流,支流的流速更慢一些,这才有了清澈的假象。”

        “知道你懂得多,行了吧?”

        江筱雪心情不错,但就是看不惯他得意的样子,忍不住杠上一下。

        秦宇一点也不在乎,直勾勾地盯着她:“没人了,能把口罩摘下来了吧?”

        “不摘!”

        江筱雪下意识的就否决了,原本很正常的事情,不知为何被他这样看着,她就会害羞起来。

        秦宇一脸严肃:“捂着容易中暑,温度太高、汗水积累,还有可能损坏皮肤,什么浮肿、湿疹……”

        “闭嘴吧你。”

        江筱雪瞪了他一眼,说的这么渗人干什么,她顿时有点小害怕,手指轻抚着耳后的秀发,缓缓地拉下了口罩。

        恰恰相反,江筱雪是出了点汗,但白嫩的皮肤根本没有任何异样,她本身就没有涂多少化妆品,精致而白嫩的肌肤白里透红,映着健康的光泽。

        秦宇又有些看呆了,有点眩晕。

        这张脸真犯规!

        被他直勾勾地看着,江筱雪脸红了,心里滋味复杂,有点小得意,更多的还是羞涩。

        秦宇突然叫道:“诶,好像有点问题。”

        “怎么了?”

        江筱雪脸颊一白,有点害怕了,没有女孩子不在乎自己的脸,更何况她还长得如此漂亮。

        如果真出什么问题……她绝对会哭出来的。

        可是她今天出门没带镜子,通过水面又看不清楚,只好焦急地看着秦宇。

        “你别动。”

        秦宇一脸严肃,她也不敢乱动了。

        秦宇伸出手去,手指缓缓地触碰到了她滑嫩的面颊,左摸摸,右掐掐,鼓捣了小一会儿。

        没几秒钟,江筱雪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有这么检查问题的吗?

        秦宇摸了足足有半分钟,才装模作样道:“原来是汗,没事,我帮你擦干净了。”

        江筱雪:“……”

        这家伙果然在故意揩油!

        今天无了,万字了,算爆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