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84章 真情假意

第84章 真情假意

        第84章真情假意

        “少爷,你来了。”石英看见门口站着的人,喊了一句。

        陆尧原本要走,被喊住了:“少夫人如何了?”

        “她不喜我们下人在跟前伺候,我们刚才把药送进去,便出来了。眼下她许是在喝药呢。”

        陆尧看见纱窗处,透出一个人的身影,他走了上去,石英要跟在身后,被他拦住。

        陆尧进到屋里,正对李知愚的后背。

        “旁人不在,你就是这样喝药的?”

        李知愚倒药的手,停了下来。

        她喝了一大半,苦得实在喝不了,又不想听下人的唠叨,所以想把剩下的药汁倒进花坛。不曾想,被某人逮个正着。

        她默默把碗挪了回来,迟疑两秒,皱着脸喝了干净。

        “我真的喝完了。”

        陆尧看她立即放下碗,走到桌旁,灌下一大口水。

        他道:“你这人也是奇怪的很,接骨疗伤那么疼的时候,不见你吭一声。喝几剂药的时候,你却是十分不情愿。”

        李知愚放下杯子,坐到一旁,给自己扇了扇子,不满质问他:“你这么晚来到底是为了看我,还是为了挖苦我?”

        陆尧瞧着她被现场抓到,气急败坏的样子,有些好笑:“都不是。”

        李知愚看见他的笑,自己也跟着耸肩笑起来,“我知道你不会特意来看我的,我算什么人啊。等哪天画眉姑娘受伤,你才会真的担心。”

        陆尧敛去嘴角得笑,忽然认真起来:“今天徐鸿志来找你了?”

        “嗯,对。”

        “他有对你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吗?”陆尧话说到一半,又补一句:“他的为人你是知晓的。”

        李知愚拧了拧眉,“他没对我说什么,嗯,只是说了一些话。”

        陆尧盯着她的脸,“话的内容是什么?”

        李知愚掩饰地笑了笑,“也不是什么要紧地,只是一些关心我伤势的话。”

        说完,她的面容冷静了下来,神情举止看着有些怪异。

        陆尧蹙起了眉心,“他到底说了什么?”

        男人步步紧逼,李知愚喘了一口气,鼓足了很大的勇气,直直地看向他:“他说让我离了你,跟着他。”

        陆尧望着李知愚的眼眸,挑眉问道:“你答应他了?”

        “怎么会?”李知愚猛地摇摇头,不小心扯到伤口,疼得皱起脸。

        陆尧急忙走过来,查看她的手,听见她解释:

        ”那天看见他亲手将叶锦添的胳膊卸下来,我已经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他靠近我,只是为了利用我,带我走,想必也是利用我。我答应他,岂非自寻死路?“她满眼认真望着男人,解释了一番,半响,听见他问:”疼不疼?“

        李知愚听着低沉的嗓音,对上男人那对深邃的墨眸,愣愣点了点头:“不疼。”

        李知愚原以为自己说完不疼,他会说一些安抚的话,亦或是提醒她小心之类的话,但她没想到,陆尧什么也没说,只是全程低着头,似乎真的很认真替她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伤口。

        这样做有必要吗?

        她百思不得其解。

        “公子,随豫安有事禀告!”

        李知愚目不转睛盯着陆尧,门外传来了随豫安的声音。

        陆尧松开手,“进来。”

        随豫安走进来,瞥了一眼李知愚,跟着走到陆尧身边贴耳说了些话。

        李知愚见陆尧握紧了拳头,冷斥:“此事当真?”

        随豫安点头,“千真万确。”

        “王八蛋!”陆尧咒骂一句,冷着脸出门离去。

        李知愚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刚才随豫安匆匆赶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石英摇了摇头,不太确定:“老奴隐约听见说是江边发现了尸体。”

        “尸体?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吗?”

        “这老奴的确未知。”

        “尸体……”

        李知愚玩着头发,愈发清醒,石英见了劝道:“少夫人,该歇息了。”

        “好。”

        又修养了一天,李知愚谨遵医嘱,老老实实待在院子里,哪儿也不去。熬过这几天,以后怎么放肆都行。

        这种日子跟都市快节奏的生活相比,确实安逸许多。只是有时候,安逸地久了,慢慢也觉得无聊。

        这天早晨,李知愚起来在院子里逛了逛,忽然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李知愚听着那声音,仿佛平静的湖水,激荡起了一片涟漪,她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门外冒出一个头来:“嫂子。”

        “你怎么来了呀。”李知愚忍不住笑了。

        陆年年蹦蹦跳跳走过来,“我娘跟我说嫂子的手臂受伤了,这几日不宜打扰,所以我便一直待在院子里,没有敢来找你。”

        “这是一点小伤,没有什么大碍的。”

        “已经好了吗?疼不疼呀?”陆年年本想用手指搓搓,但是快接近手臂的时候,又收了回去。

        李知愚见她小心翼翼,忍不住笑:“不疼,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陆年年抬起目光,打量一番:“可我为什么觉得你的脸色这么憔悴呢?”

        “可能是最近几天一直都待在府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待得久了觉得有些闷,整个人无精打采的。”

        “有些闷?”陆年年转了一下头发,突然间眼睛一亮:“我有一个好去处,嫂子想不想去?”

        “去哪呀?”

        “你跟我走,你去了就知道。”陆年年卖着关子,不肯说实话。

        石英不免担心起来,“小姐,少夫人如今还有伤在身,实在是不宜走动,要不还是留在院子里吧,等伤养好了,想去哪儿都行。”

        陆年年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是:“那好吧。”

        “没关系,主要是待在府里去哪不是去呢,府里这么安全,也不会有什么状况的,咱们走吧。”李知愚浅浅的笑笑。

        陆年年犹豫一会儿,看见李知愚的眼神,也跟着笑了出来:“那我们走。”

        石英看着两人实在是不放心,便只能贴身跟着,直到到了目的地,她才松了一口气。

        李知愚看着周边仅有的环境:“这是哪儿?”

        “这是我哥哥的藏书阁。”

        藏书阁?

        石英在一旁解释:“这个地方平日里只有少爷一个人待着,旁人都很少进去。”

        李知愚仰头看了看门前的牌匾,顿时笑了:“还真是一个好的去处。”

        “那嫂子我们进去吧。”

        “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