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73章 抱孙

第73章 抱孙

        第73章抱孙

        陆尧来到紧闭房门前,轻手推开,一股刺鼻的药草味扑鼻而来。

        他拧起眉心,缓缓走进屋子。

        今日天色阴沉,没有阳光。院子灰蒙蒙一片,屋子光线则更暗了。

        陆尧小心绕过桌椅走向床边,这时床边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像杯子滚落地的声音。

        他顿时收住脚步,走向床不远处的窗,看向窗外初夏风景。

        知了叫声响了两轮,身后却再也没有动静。

        屋子又恢复一片寂然。

        站在窗边的男人无心赏景,手搭在窗沿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思索许久,他咳了一声,开口说道:“听闻你昨夜一宿没睡,现在你觉得如何了?”

        说完,他抿起唇,一阵凉风吹进屋,知了声戛然而止,窗边的风铃叮叮当当发出清脆的声响,而身后依然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陆尧蹙了蹙眉,收回手,转身朝床的方向走去。

        走到床边,他掀开一侧红色薄纱床帘,双眼紧闭、沉静昏睡的女人映入眼帘。她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嘴唇微张,额头、两颊的发丝被汗珠凝成一团,紧紧贴在了脸上。

        在红色映衬下,那张惨白的脸像纸,肉眼看不出一点血色,像死了一样。

        陆尧盯着李知愚半饷,始终不见她有丁点动作,忍不住伸出手,两指在她鼻尖,探到了呼出的温热气息。

        还活着。

        陆尧微蹙的眉宇舒展开,径直坐到一旁,闷声不响注视着床上的女人。半饷,他自言自语起来:“清洲城这么多青年才俊,你不去算计,偏偏要来蹚我这趟浑水。白白搭上这条命,你图什么呢?”

        陆尧守在床前,静坐了一小会儿,直到阳光照进屋子,他朝窗外看了一眼天色,时辰已经不早。他起身,替她掩好被子,目光所到之处,手忽然停住,窗边的风铃声又响了起来,敲打在心弦上……

        昨夜,赵婉如得知李知愚伤势,已经处理妥当,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可夜里就寝时,想到一个女孩子受此重伤,又是刚嫁到陆家不久。她担心陆府的仆人有所怠慢,照顾不周,所以天刚亮,她便心急火燎朝这边赶来。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怎么没人伺候少夫人?她人怎么样了?”

        赵婉如看着几个大活人,忍着怒火,正眼朝屋子走去。

        看门的下人急忙追上,“回禀夫人,是少爷不让我们进去的,他人现在正在里头呢。”

        什么?

        赵婉如立即停下脚步,一脸惊讶,压低了声音再次询问:“你说的可是真的?少爷真的在里头?”

        “夫人,少爷不止今早过来,昨夜也过来查看了少夫人的伤势,还特地嘱咐我们,不能惊扰了少夫人休息。”

        “什么?还有这种事?”

        赵婉如转了转眼珠子,看一眼紧闭的房门:“我方才来过的事情,你们不准说出去。若是有人问起,你们就说没人来过这,记得了?”

        “是,夫人。”

        吩咐完,赵婉如赶紧带着人,走出院子,悄悄躲在了暗处观察。没多久,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出来:“真是奇怪,陆尧怎么在这里?”

        “少夫人受伤,少爷身为夫君,留在身旁照顾,怎会奇怪呢?况且少夫人乃是因少爷而负的伤,少爷责任心重,放下不下也是常有的事情。”嬷嬷在一旁笑道。

        “不对。”赵婉如摇摇头,“不是这样。”

        老嬷嬷似懂非懂,“那夫人的意思是?”

        赵婉如看着屋子的方向,挑眉露出笑意:“罢了罢了,孩子们的事情,我操心这么多做什么?我们年纪大了,安心颐养天年,过这安稳日子便是。”

        老嬷嬷笑了笑,“夫人说的是哪里的话,这平淡如水的安稳日子哪儿够啊?身边总得有几个孙儿才热闹啊。”

        孙儿?

        赵婉如定睛看向嬷嬷,两人相视而笑:“这话可不能当着少爷面前说,不然可就惹麻烦了。”

        老嬷嬷点头笑着,“老奴知道。”

        赵婉如在院子里,漫步闲谈,心情甚好:“哎呀,这一眨眼,我竟然就要做奶奶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岁月不饶人啊。”

        “夫人年轻着呢。”

        “不年轻了。”赵婉如笑着答道,“你说,这陆尧和知愚长得都如此标致,这要是生几个小娃娃,那得长得多俊啊。”赵婉如幻想着。

        “孩子都随父母,少爷和少夫人的孩子,小少爷必定像咱们少爷,小小姐就像少夫人,多好啊。”

        “是啊,多好啊。我得把今天的事情,告诉老爷,让他也高兴高兴。”赵婉如加快脚步,又改了方向:“不对,我得赶紧去厨房,做些滋补的汤药,给知愚养伤。”

        ……

        “怎么还不出来?”随豫安站在马车旁,百无聊赖地踢着石子,“难道又出了什么岔子?”

        “你们在此等候,我去去就回。”随豫安跟一旁的小厮说了声,准备走上石阶,随后便看见一个身影走出来。

        随豫安走上前,又关心问道:“主子,马车已备好,随时能出发。少夫人可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出发吧。”

        “呃,好。”

        随豫安坐上马车,脑子里一直想着主子刚才的神情,似乎跟平日有些不大同,但他又找不出问题在哪,纠结了一路。

        清晨,阳光熹微。

        街道上行人寥寥,只有零星几个摊贩洒水清扫,准备忙活今日的生意。

        随豫安架着快马,穿梭在空旷街道上,马蹄上塌在坚硬如铁的石板上,敲出清脆的声响。

        小巷子里传来吵闹声,几个七八岁的男孩从暗巷跑出来,手里挥舞着纸张,身后紧紧跟着一个成年的文弱书生。

        书生一手提着冗长的裙摆,一手拿着木棍追赶:“你们几个小东西,快把纸还给我,你们停下!你们快停下来!”

        顽皮的小孩停下,朝书生咧嘴吐舌头:“不给,你来追我们啊,哈哈哈,你追到我们,我们就把东西还给你,你快来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书生看见几个孩子淘气的嘴脸,气得怒火中烧:“你们不能这样,小小年纪,怎能如此胡闹?你们再这样,我就要找你们爹娘告状,让你们的爹娘收拾你们了!”

        “找啊,你去找啊,我们才不怕咧,哈哈哈,你来追啊,你追到我们,我们就把纸还给你,快追啊。”

        为首的男孩顾着做鬼脸,脚下突然踉跄没站稳,一头冲进走马车大道,大约摔疼了脚,捂着脸哭起来。“呜呜呜,呜呜呜。”

        随豫安迅速拉住缰绳,扭转马匹方向,避免马蹄踹在男孩身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