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72章 入局

第72章 入局

        第72章入局

        夜深了,池塘的蛙叫声又渐渐响起,院子里落叶堆下一层又一层,偶尔冒出嘎吱响,像人的脚步声悄悄潜入。

        躺在床上冥想的陆尧警觉,朝门外的人问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纱窗外露出个人影,毕恭毕敬回答:“少爷,是刚才有个小厮打翻灯笼,被嬷嬷教训了几句,小的这就派人过去提醒他们。”

        陆尧收回目光,缓缓眨了眨眼眸,为自己的小题大做感到丝丝诧异。

        “少爷,可还有其他事情吩咐?”小厮得不到回应,又谨慎地问一句。

        “没什么事,你们休息吧。”

        陆尧枕起双臂,闭眼准备睡去,可眼睛刚一闭上,脑海便浮现出一张女人的茫然无助的脸。

        她的声音,她的气息仿佛就在耳畔,栩栩如生。

        她说:“陆尧,我好累啊,我能不能睡会儿,就一小会儿,就一小会儿。”

        “我的手没知觉了,是不是断了?没有用了?我的手动不了,好像也不觉得疼。它是断了?还是我已经死了?”

        “我曾听人说过,有些人在受伤的时候,就会特别想睡觉。可是一旦睡了过去,那就永远不能再醒过来了。我会死了吗?”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其实,死也没什么可怕的。”

        “我只求你一件事,好不好?如果我真的死了,请你把我烧成灰烬,再把骨灰撒到江里边。这样,我才能顺着江水,找到回家的路。”

        “我不想一个人,求你了,我求你了。”

        “不过伤了只手,人哪能这么容易死掉呢?”陆尧扫去脑海画面,轻飘飘道一句,才说完,忽而眼眸又暗下来:“可她毕竟……也只是个女子。”

        这一晚,他整宿没睡着,翻来覆去,不知不觉天已露白。

        陆尧看见外面的天色,揉了揉干涩双眼,随即起身洗漱用餐。

        随豫安早早在外等候。

        “查到叶锦添关在何处了?”

        随豫安看了眼主子的脸色,答道:“主子,查到了。叶锦添正被关在清洲城大牢里,我已经派人在四处暗中盯着,留意他们的一举一动。”

        “清洲城大牢?”

        “正是。”

        陆尧冷笑,“徐鸿志真是胆大包天,毫不避讳,明晃晃把人关在了大牢里。真以为他爹能在清洲城只手遮天了?”

        “徐鸿志犯下的罪行,没有他爹护着,他早该死一百回了。这种人真是可恶!知法犯法!”随豫安咒骂。

        陆尧脸色平静,“徐鸿志虽可恶,叶锦添倒也不干净,两个人顶多算是狗咬狗。”

        “叶锦添被断了一只手,又没有大夫医治,恐命不久矣。此人要救吗?”

        陆尧摇头,“不必打草惊蛇。叶锦添是一棵摇钱树,徐鸿志没拿到钱之前,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叶锦添死的。”

        随豫安点点头,又说:“新上任的傅大人似乎也查到了此事。”

        “傅云齐管辖的地盘正好在徐鸿志的势力范围之内。他刚上任,还没有归属任一党派。依那小子刚正不阿的性子,深究下去看来是必然。”

        随豫安想了想这阵子跟傅云齐的相处点滴,皱起眉头:“若真查出点什么,傅大人又不愿与徐鸿志有瓜葛,傅大人会不会也像之前几位大人一样,有性命之忧?”

        不愿有瓜葛?

        陆尧凝眸,嗓音低沉:“清洲城的官场是个大染缸,站在边上,尚且还被溅到一身。一旦跳了进去,谁又能保证全身而退呢?”

        随豫安觉得不无道理,还想再说话,只是突然看见前方走来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身着粉裙,纤瘦身姿站在绿荫下,发髻上的金色步摇随风摆动,折射出耀眼光亮。

        “主子,是画眉姑娘来了。”随豫安偷偷看了眼主子,自觉往后退下。

        陆尧望向柳画眉,脸上多出柔和:“你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柳画眉向前赔礼,“昨夜回来已经入夜,我担心惊扰公子休息,所以没有知会一声,还请公子原谅。”

        柳画眉解释完,见男人没有责怪,便又说道:

        “春喜听闻少夫人受伤,担心少夫人身旁无人伺候,便急忙赶回来了。我拗不过她,所以只好也陪着一起回来了。公子,这清早急急忙忙出门去是要做什么?”

        陆尧看看天色,“有些公务要处置。你路途奔波,应该多注意休息,少在外面走动。”

        柳画眉浅浅一笑,“我会注意的,多谢公子关怀。”

        “嗯,早些回去吧。”

        柳画眉站在原地,静静目送陆尧远去,脸上的笑容一直未退去。

        侍女见了,笑着赞许道:“陆公子真是清洲城里不可多得的好男儿。等小姐嫁进陆府,将来就再也不用回到兰桂坊,看那些下九流的眼色了。”

        嫁进陆府?

        柳画眉收回笑容,看着前方的路,厌倦不已:“留在兰桂坊,我需要看那些达官贵人的眼色。嫁进陆府,作为一个身份卑微的侍妾,我又何尝不要看当家主母的脸色呢?保不齐,随时被打发卖掉,也未可知。”

        侍女观察了周围,匆匆上前,“这事说来也是气愤,这李家小姐竟然抢先一步嫁给了公子,抢了小姐的位置。不然,如今陆少夫人之位就是小姐的了。”

        柳画眉看着头顶那些凋零落败的花,笑笑:“妻也好,妾也罢,终究都是要看男人的。”

        另一侧,陆尧和随豫安主仆两,疾步走向大门外,中途遇到了端着早饭的石英和雪梅等人。

        “少爷。”石英和雪梅等齐声问好。

        陆尧支开随豫安,扫一眼侍女端的餐盘,“早饭怎么一点没动?”

        石英看一眼屋子,“昨夜,少夫人总断断续续醒来,手疼得几乎一宿没睡。今早我进去喊人,她说吃不下,想睡会儿,我们只好把早饭端了出来。老奴想等少夫人睡久些,再进去喊她。”

        “我知道了。”

        “那老奴先告退。”

        石英领着雪梅等侍女远去,陆尧看着紧闭的大门,迈步离去,但走了两步,整个人又停下来,最后折返回院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