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69章 久赋深情

第69章 久赋深情

        第69章久赋深情

        赵婉如离开以后,李知愚待在医馆里,做了一场疯狂的“手术”。

        这场手术既没有顶级的骨科医生,也没有现代科学精细的医学设备,甚至连消毒液和麻醉药也未曾有过。

        以前她不是没有进过医院,也不是没有躺过手术台,但是那时面对手术的恐惧,远没有今天这一场让她担惊受怕。

        她一个人躺在那里,钻心刺骨的痛苦让她格外清醒,清醒到能看清“医生”的每一个超出她认知的步骤。

        这种痛苦一度让她以为,马上要死在这个简陋的手术台上。

        好在上天眷顾,她再次活了下来。只不过,“手术”过后,虽然没死,但也像丢了半条命。

        “你觉得如何?”

        李知愚被手臂的伤势疼得脑袋瓜子已经僵化,迟钝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什么?”

        陆尧又问了一次,李知愚看着自己动弹不得的胳膊,麻木的头脑容不得再思考,只想躺下忘掉一切:“身子不大方便,别的倒还好。我们能回家了么?我困了,想睡觉。”

        说完,她的后背轻轻靠向墙。

        陆尧望着她有气无力的样子:“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过去把药取了,马上就回。”

        “好。”

        李知愚无力靠在阴凉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连带着眼神也是呆滞的,一动不动被晾在那里,就像动物园里的怪物,总是被进进出出的人看上几眼。

        被人看得有些烦了,她索性闭上眼睛,图个清净。

        然而,门外忽然传来哐当一声,一下又吸引了她的注意。

        李知愚抬起眼眸,看见门口突然站了一个男人。他手扶着门沿,身体微微躬起,胸口剧烈起伏,粗喘着气息,这人不是是傅云齐是谁。

        他来干什么?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顿时明了。

        “知愚。”傅云齐红着双眸,踉跄走进屋子。

        李知愚余光看一眼右手边方向的陆尧,缓缓收回视线,对着来人道:“表哥,你怎么来了?”

        傅云齐看着李知愚没有血色的脸颊,一股怒气从胸腔升起,欲审问斥责,可是当他走近,看见她那被包扎的手臂,心疼与愧疚又不知从何说起:“我听闻你手臂受伤了,你让我看看。”

        李知愚把手藏到身后,努力挤出个笑容:“表哥,我没事,已经看过大夫了,你别担心。”

        “知愚!”

        傅云齐一声冷斥,身体在隐隐发抖。

        陆尧听见这边的动静,眼神扫视过来,最后定格在男人身上。

        李知愚用所剩不多的力气仰起头,努力抑制住情绪:”表哥,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和爹娘担心,对不起。“

        ”倘若我和你爹娘都不能说,你孤零零一人还能找谁?快,让我瞧瞧。“

        傅云齐的语调近似祈求,李知愚默默把手露出来,看着自己的手被他轻轻握住,力道似有似无,轻的像羽毛落在手上,只有些痒,并不疼。

        她听见他沉吟:“伤成了这样,你还说没事?“

        李知愚看着他小心谨慎,像是呵护珍宝的模样,她笑了笑,“原本真的不疼,被你这么一问,好像又有点疼了。”

        “真的疼?”傅云齐紧张望着要起身,“我去给你叫大夫。”

        “别。”李知愚扯住他衣角,“表哥,别,我逗你玩的。现在真的不疼,我已经比刚才好多了。”

        傅云齐盯着她苍白的脸,根本不信,“你没有骗我?”

        “真的,我没有骗你。”李知愚咬牙抬起手,浅浅笑道:“这里还有很多病人,大夫忙得很,我们就不给他添乱了。”

        “知愚,你怎会伤成这样?究竟发生了何事?”

        “没什么,只是我自己粗心大意摔了一跤,大夫看了说没什么大碍,我就没放在心上。谁知你专程跑来看我,真是叫我受宠若惊。”

        傅云齐重新坐下来,眼睛总是忍不住看向李知愚伤口,一脸无奈:“你总是替别人着想,自己硬抗。”

        “表哥,我本意是不想让你们担心。我手臂受伤的事情,你千万别跟我爹娘说,特别是我娘。你说了,她老人家一定又会担心地睡不着觉。”

        “若不是下人看见告诉我,你是不是连我也不说?”

        “表哥神通广大,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你看,我即使不说,你不是一样能发现吗?”

        李知愚打趣笑着,听见有脚步声传来,她想抽回手,傅云齐却紧握着没松开:“从小到大,哪一次你受伤,不是我在身旁?只是嫁了个人,倒也不必生分成这样。这世道男女成婚后和离的大有人在,而亲人却能一直守着你。以后有事,不许再瞒着我,知不知道?”

        “表哥……你这说的是哪的话。”李知愚看着渐渐走近的陆尧,装出惶恐不安的模样。

        傅云齐直直地起身,坦然望向来人:“陆大人,好久不见。”

        陆尧看着这个仅有几面之缘的男人:“傅大人,真巧,这里也能碰到你。”

        “不巧了。知愚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无论如何也要过来瞧瞧,这样才能放心。”傅云齐对着陆尧冷冷说道,眼神看向李知愚时,又温和起来:“我这妹妹自小被护在家中,被我们纵容惯了,所以行事鲁莽一些,还请你多担待担待,别跟她一般见识。如果你有什么觉得不妥的地方,尽可来找我。”

        陆尧半阖眸子,冷讽:“是吗?看来你很了解她。”

        “自然。”傅云齐目不斜视,“我打小同她一起长大,我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

        李知愚听见傅云齐最后的嗓音带着点颤声,她偷偷抬眼望去,男人的双眸似乎久赋深情。

        李知愚移开了视线,缓缓站起身,看着身旁的男人:“陆尧,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陆尧看着神情怪异的李知愚,收回视线:“嗯,走吧。”

        李知愚凝望傅云齐,喃喃道:“表哥,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你也早些回去吧。”

        马车缓缓驶出医馆时,李知愚望出车窗外。在人潮拥挤的路旁,她看到了独自站在那里的傅云齐。傅云齐眼睛一直紧紧跟着马车,久久不曾离去。

        如果真正的原主在这里,该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呢?

        可惜没有如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