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65章 痴人说梦

第65章 痴人说梦

        第65章痴人说梦

        “你们今天真是凑巧,竟然一起来了。”

        赵婉如看见陆尧和李知愚一同而来,打起趣来。

        陆尧径直绕过她,坐到位置上,看了一圈:“老爷子呢?”

        “你爹还在外头忙活,晚些回来,咱们先吃着。”赵婉如见陆尧跳过了话题,自然知道他的心思,遂面向另一侧:“知愚,这一次打猎玩地可还尽兴?”

        尽兴?

        那可太尽兴了。

        差点把命搭进去。

        李知愚笑笑,“都是男人在打猎,我们女人只待在山庄里看着,无所谓尽不尽兴。那儿的风景倒是不错,环境清幽,鸟语花香,是个修身养心的好去处。娘有机会不妨也去玩玩。”

        她刚说完,一道嘲弄的目光扫过,李知愚面不改色,眼皮不带眨一下。

        “我去?我一把年纪了,哪能跟你们小年轻一般四处走动呢?你们夫妻两玩地尽兴就好。”赵婉如一笑而过。

        “我去我去,下次带我去,我想去打猎,我也要去打猎。”

        打猎?

        赵婉如一口否决,“年年,你怎能去?不许胡闹!”

        “为什么?娘,我想去,我不想待在学堂里读书,我想去。”陆年年自告奋勇,赵婉如说不过女儿,只好搬出靠山:“你想去,那你问问你哥哥。若是他们愿意带你去,你就能去。否则,娘也帮不了你。”

        “小孩子家家,乱跑什么?”陆尧浇了一盆冷水。

        “……哼……”陆年年敢怒不敢言。

        “就是,乱跑什么,听哥哥的。”赵婉如轻轻拍了拍陆年年脑袋,脸色一转,又笑眯眯看向李知愚和陆尧,一脸讨好道:“你们在外奔波劳碌了两天,身子定虚地很,我让嬷嬷熬了上好的汤料,你们喝点补补啊。”

        补补?

        陆尧抬起眼眸,冷不丁看向赵婉如:“我身子好地很,补什么?”

        赵婉如讨好地笑笑:“这哪儿都能补啊,补胳膊补腿补脑子。”

        陆尧嘴角抽了抽,冷眼道:“我看起来像要补胳膊补腿补脑的样子吗?老太太,你存心诅咒我?安得什么心?”

        “嗤……”赵婉如一脸讨好地看着陆尧,“给你备了你就喝嘛,熬了几个时辰,可补了。”

        “不喝。”

        “这……”

        “娘,我喝。这是您的一番心意,我们做小辈的怎能辜负了呢?”李知愚端起碗,在男人灼灼的注视下,趁热喝了两口。

        “小心烫。”

        李知愚嘴角扬起,眼睛笑成一道月牙儿:“娘,这鸡汤真好喝。”

        陆尧看着两个女人的把戏,无语地摇了摇头。

        “真的吗?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叫嬷嬷多煲几回。”

        “好啊。”

        “好,好,还是知愚好,慢点喝,这还有很多,慢慢喝,保管够。”赵婉如看着赏脸的李知愚,眼睛高兴地眯成一条缝,越看越喜欢,连陆崇章回到,也是后知后觉。

        “老爷,怎得不大高兴啊?”赵婉如添上筷子,试探性问道。

        陆崇章失态地夹了菜,“过几日徐家设宴庆贺,咱们还需备下份厚礼才是。婉如,你提前准备准备。”

        赵婉如语调沉重起来,“厚礼?徐文山升官之事定了?”

        陆崇章扫儿子一眼,点了点头。“陆尧,届时你代为父去赴宴吧。”

        陆尧嗯一声。

        李知愚看着父子两的眼神交流,默默吃东西。

        “这什么道理啊!徐文山这种人也能高升,咱们百姓遇到他,那真真是上辈子作孽了。”赵婉如口无遮拦骂出来。

        陆崇章紧张皱起眉头,“婉如,你说什么呢?!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招来多少祸患!”

        赵婉如看了一圈屋子里的人,视线短暂在李知愚面前停留,又迅速放下戒备,忍不住骂道:“这在家里还不能说了不成?”

        陆崇章很是为难,“没人不让你说,是不让你胡说。”

        “我说的句句属实,怎么胡说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老爷,你平日在徐文山跟前吃了多少亏,更别提他那个儿子女儿女婿,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一屋子全没一个好东西!”

        “人家能升官,那是人家的本事。”

        “溜须拍马升的官,那也算本事?若人人都这般,官场岂非完了?这上头也真是的,眼光难道还不如我一个妇道人家。”

        “你你你说地愈发不可理喻了……”陆崇章脸色涨得通红,想打断赵婉如的话,又说不过:“你备下厚礼就是,其他的无需多言。”

        陆尧看着他老子心惊胆战的样儿,开口岔开话题道:“行了,吃个饭还谈公事,不嫌累得慌?”

        “我这不是担心你们父子两吗?姓徐的一家子可都不是好人,你们跟他走得如此近,哪日东窗事发,恐牵连你们啊。”

        “人家既已邀请咱们,总不能不去,这该有的礼数还得做。我们男人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年年,吃饭。”陆崇章示意适可而止。

        赵婉如忧心忡忡地看着,情绪全部写在脸上。“你们有个好歹,我们几个娘儿们怎么办?尤其是陆尧,年轻气盛的,得罪了人可怎么好?!”

        陆尧往赵婉如的碗里添了点菜:“我知道拿捏分寸,你就别胡思乱想了,菜要凉了。”

        赵婉如才放心,注意到一旁被冷落的李知愚:“知愚,你也多吃点。”

        陆崇章反应过来,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道:“在这里只管当做自己家,无需客气。”

        李知愚眨眨眼,笑道:“爹娘,孩儿知道,你们放心吧。”

        赵婉如瞅了一眼丈夫,欣慰点头。

        晚饭过后,各自散去,院子回廊挂起灯笼。

        李知愚和陆尧走在寂静无人的小路上,伴着皎洁月色,耳边不断传来虫鸣回响,别有一番宁静。

        “李知愚,今晚装得真够贤惠啊。”男人声音冷冷响起。

        “既然得不到丈夫的疼爱,有爹娘做靠山,那也挺好的。不是吗?”李知愚坦诚直视他,眼里带着得意的笑,毫不掩饰自己的虚假。

        “丈夫的疼爱?我看你是痴人说梦,趁早醒吧。”

        陆尧对着女人耻笑一声,扬长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