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64章 锋芒

第64章 锋芒

        第64章锋芒

        陈碧青冲雪梅发泄完怒火,不紧不慢换上衣服,前去复命。

        到时,李知愚便看见她摆着一张臭脸,不满全写在脸上。

        而雪梅从头至尾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多讲。

        “碧青,这里暂且不需要你伺候,留雪梅一人便可,你跟我出去吧。”石英素来了解陈碧青的脾气,她怕陈碧青冲动上脑,什么也不管不顾,只好找个借口叫她出去。

        此举正中陈碧青下怀,陈碧青冷冷回道:“是,嬷嬷。”

        李知愚看着两人,勾起嘴角:“雪梅,你忙了一天,出去吧,今天就让碧青给我梳妆。”

        什么?

        雪梅身子一顿,陈碧青脸色当场大变,瞪眼看着李知愚。

        石英扫向梳妆那头,只看到少夫人精致的侧脸,看不清表情。她没说什么,临走前,只用力抓一下陈碧青的手,以示警告。

        人都走完以后,屋子只剩李知愚和陈碧青两人。

        陈碧青像根木头桩子杵在那里,李知愚冷眼扫向她,喃喃道:“你还杵在那干什么?我留下你,可不是要看你当木头人的。”

        站在一旁的陈碧青握紧了拳头,又松开,咬着牙走到李知愚旁,拿起梳子:“少夫人您说的是,我这就伺候您。”

        李知愚用余光看着她的脸色,笑了笑:“怎么?你的神情好像不太高兴啊?是谁得罪了你吗?”

        “我没有啊。”

        “没有?你的不高兴全写在脸上,躲不过我的眼睛的。”

        陈碧青看着镜子里得意洋洋的女人,不屑道:“少夫人许是奔波劳累,眼睛不好,看走眼了。依我看,少夫人最好不要说话,安心休息才好。”

        李知愚抿唇笑笑,“让我猜猜,是谁让你不高兴,是石英嬷嬷?不是,她对你这么好,你不会恨她的。难道是雪梅?雪梅年纪小,刚才在你面前大气不敢出一声,你有的是办法对付她,所以应该也不是她。等等,得罪你的那个人,不会是我吧?”

        陈碧青神情僵住了片刻,藏起眼睛里的恨意,冷笑:“您是主子,我是奴才,我哪有胆子敢给你脸色?否则你一不高兴,暗地里给我使绊子可怎么好?”

        “噢?是吗?看来,你还记着我和唐俊山的事情。”

        “我可没有提这个人,你少来冤枉我。”

        “你没有提这个人,可你字里行间又处处都有他。他打过你,他娘苏兰又故意针对打压你,你当然恨他。”

        “你说这么多,想干什么?”陈碧青说完,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睛盯着镜子里那个悠然自得的女人,忽然搞不清楚,她究竟想干什么。

        李知愚拿起右手边一只金色的簪子,别在发髻上,离陈碧青的手只有几厘米的距离:“现在这里只剩下你和我,如果你还在为唐俊山的事情憎恨我,现在你有的是机会报复我。”

        她舒服地闭上眼睛,靠向椅背:“比如我发髻上的这根锋利无比的簪子,就可以是你的武器。你只要动一动手,插进发髻深处,我就活不成了,这样岂不解恨?”

        什么?

        陈碧青痴愣地盯着那根簪子,李知愚竟然在教她杀了她?

        这葫芦里又卖的是什么药?

        陈碧青不说话,只按兵不动。

        李知愚迟迟等不来想要的结果,缓缓睁开眼,轻飘飘语道:“可惜地是,你不敢。”

        “谁说我不敢?”陈碧青白眼冷哼,“只是不想用你的血脏我的手罢了!”

        这一番挑衅的话没在李知愚心里荡起一点波纹,她一笑而过,狡黠地看向陈碧青:“算一算日子,你那对吸血虫的爹娘又该找你拿钱给你哥哥娶媳妇儿了吧?嗯?”

        什么?!

        陈碧青睁大眼珠,怒斥:“李知愚,你想对我爹娘做什么?你怎么折磨我都成,但你要敢动他们一根手指头,我跟你拼了!”

        “我只是提醒你一句,这么激动干什么?”李知愚笑容满面。

        “你在威胁我!”

        “威胁?”李知愚忍不住笑出声来,放下梳子,缓缓站起,眼睛直视陈碧青:“你的命都是陆府的。我要对付区区一个奴婢,用得着大费周章去威胁吗?这话说出来,你不觉得可笑吗?”

        “……”

        陈碧青适才想起自己的身份,与眼前的女人有着云泥之别。是啊,她不过一个贱婢,连人带命都卖给了他人,哪还能做主?

        陈碧青悄无声息握紧了拳头,她除了将满腔的怒火和恨意藏起,别无选择。

        李知愚看她一副隐忍状,收起了笑容,呢喃道:“陈碧青,你只要安分守己留在我身边做事,我不会害你的家人,也不会杀你。相反地,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包括还你自由身以及付给你比你现在多几倍的报酬,足够保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只要你能帮到我。你想要的我都能满足你。”

        自由身?报酬?

        衣食无忧?

        陈碧青给了个冷眼,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真是佛口蛇心。

        李知愚知道陈碧青在想什么,不过这不重要。

        她承诺的事情从未食言过。

        时间会帮她证明一切。

        换上衣服,梳妆以后,李知愚直奔用晚膳之地。过去路上,很不巧又遇到爱恨交加的那个男人。

        她的“新婚丈夫”。

        陆尧看着李知愚,想起她在城门楼外的举措,嘴角扬起,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眼色:“几个时辰未见,少夫人休息地可好?脸色看着有些憔悴,想来是没休息好了。”

        李知愚沉默片刻,微微扬起头,与他对视:“那还不是拜你所赐。”

        陆尧毫不避讳李知愚的直视,云淡风轻笑道:“只是一些玩闹地把戏,少夫人这就生气了?少夫人不是一向最温柔大度,从不与人计较的吗?”

        李知愚看着他,表情似笑非笑:“那些都是装的,现在我累了,已经不想再装下去,所以只好露出真面目,希望夫君不要被我吓到。”

        吓到?

        陆尧看着眼前这个身板纤瘦的女人,冷笑一声:“那少夫人请便。”

        “这么快便露出庐山真面目,我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也不过如此嘛。”陈碧青看着远去的背影,忍不住嘲讽一旁被冷落的女人。

        李知愚收回思绪,“何以见得?”

        “何以见得?”陈碧青双手环胸,“我们少爷乃是被天子重用的朝廷命官,而你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怎么会是少爷的对手?既如此,你露出狐狸尾巴,也不足为奇。”

        她做对手,不配吗?

        “听你这话的意思,你被唐俊山打一顿,那也是理所应当得咯。”

        什么?

        理所应当?

        “你还敢说你和唐俊山没有勾当?”陈碧青瞪圆了眼珠子。

        “我跟他有没有勾当,那还是次要的。谁叫你偏偏长了一副勾引男人犯罪的好皮囊,唐俊山打你,那不是你自找的吗?”

        “你!”陈碧青听出了言外之意,仿佛搬起石头砸自个儿的脚,有理说不清。

        看着陈碧青吃瘪的样子,李知愚不屑冷笑,心情甚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