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59章 最是无情

第59章 最是无情

        第59章最是无情

        李知愚说的这句话,雪梅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却一句话也没议论。

        李知愚注意到她的沉默,跟春喜区别大了:“你不好奇吗?”

        好奇?

        雪梅惊诧片刻,“少夫人,奴婢不知。”

        “她是我的陪嫁丫鬟,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即便没有亲情,也有主仆情分在。我刚才说的话,你不觉得太冷血无情了吗?”李知愚冷笑道。

        雪梅没有半点犹豫:“少夫人是主子,我是奴婢。我只要本本分分做好主子吩咐的事情,那便好了。至于其他的,主子这么做必定有主子的道理。”

        “你倒是拎得清,我喜欢你们这种聪明人。你之前在哪做事?”

        “回少夫人,奴婢在园子里干活。”

        “园子?以后你不用去那里了,到我身边来做事吧。”

        身边?

        雪梅惊喜过后,想到屋子里的人,又犹豫道:“少夫人,您自打入府以来,一直由春喜姐姐伺候,奴婢担心做得不好,还是……”

        李知愚直勾勾看着她,“春喜现在身上有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我最近身边急需用人,这两天观察下来,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了。我看人眼光一向准,既然给你这个机会,那就好好珍惜吧。留在我身边,总好过去园子里风吹日晒强。不是吗?我对你寄予厚望,你可千万别辜负我。”

        “奴婢怎敢?”雪梅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奴婢一定尽心尽力伺候少夫人。”

        “那就好。”李知愚拍了拍她肩膀,带着笑容,走进满是药汁味的房间。

        春喜和柳画眉的笑声戛然而止,春喜想起身行礼,被柳画眉拦住,柳画眉站起来迎接,“姐姐,你来了?”

        “嗯嗯。”李知愚浅浅一笑,见春喜眼睛直勾勾跟着,“你醒了?现在觉得怎么样?”

        春喜望着小姐那灿烂的笑容,一时之间,各种情绪充斥在心里。柳画眉替她答道:“春喜刚喝完药不久,现在人已经好多了,少夫人不必担心。”

        “画眉姑娘对此事这么尽心尽力,我当然不担心。”

        “春喜乃是姐姐从娘家带过来的丫头,她身子早些痊愈,也好快些回去侍奉姐姐。”柳画眉回头看一言不发的春喜,心疼道:“而且春喜一个女孩子受这么重的伤,得多疼啊。有个人在身边守着,她就不怕了。姐姐,你不会怪我越界吧?我一直担心姐姐会不高兴,毕竟……”

        “怎么会?你别多想,你的好我一直记在心里。”

        “那就好,你听见了?姐姐不会怪罪你,你朝安心养伤吧。”柳画眉替春喜掩好被子,满意一笑。

        春喜抬起眼皮,扯了扯干皱的嘴皮子:“谢谢小姐。”

        李知愚看着两人举动,嘴角微扬,眼神平静地漠视这一切。

        春喜偷偷瞥一眼过来,看见小姐脸上带浅笑的神情,不知为何,心里渐渐地慌张害怕起来,就像被架在一口油锅上,每过去一刻都倍感煎熬。

        直到随豫安匆匆赶来,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少夫人,主子城里突然有公事要处理,得提前回程,其他几位公子也准备打道回府。少夫人是继续留在此地,还是跟随主子一同回去?”

        “这么赶?”

        李知愚望向脸色苍白的春喜,还没开口说话,柳画眉已经抢先一步:“春喜姑娘还有伤在身,怎能赶路呢?”

        “我能回去,我已经好很多了。”春喜掀开被子,着急下床,被柳画眉按住:“你不要命了?”

        李知愚想了一会,皱起眉头:“家里还有一堆事情等着我,我不能在此多停留。春喜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妹妹,我一直没求过你什么,你能否帮我个忙,留下来好好照顾春喜。你若是答应,我一定感激不尽。”

        “小姐,我能回去。”

        李知愚打断春喜的话,笑:“我没问你,我在问画眉姑娘。”

        春喜看着小姐的笑,绷紧的身体开始松垮无力。柳画眉浅浅叹一声,“既然姐姐已经开口求我,我怎能不答应?姐姐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春喜。”

        “那我就把春喜托付给你了。以后你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说完,李知愚又看了看旁边的大夫:“也请大夫留在这里好好照看。大夫救下春喜这条命,我李知愚无以为报。将来大夫若是想有个去处,我这里随时欢迎。”

        男人两手握拳,朝李知愚九十度弯下腰:“多谢夫人。”

        李知愚交代完所有事情,带着雪梅离开了山庄。

        春喜看着几人远去的背影,眼里渐渐变得黯淡无光。

        柳画眉察觉出异样,“怎么了?你不开心吗?”

        春喜摇摇头,努力挤出个笑容:“对不起姑娘,是我连累了你。我真是不中用,只会拖累小姐和姑娘。”

        “谁也不知道这里有刺客,你无需自责啊。中用不中用什么的都还是次要,如今你能保住这条命才是万幸。不是吗?”

        “我这条命……”

        春喜更咽住,想起幼时与爹娘走散,流落街头的日子。她浑身脏兮兮地躲在角落里,护着从野狗嘴里抢来的食物。几个乞丐把她围堵在无人的一角,拿起石头砸得她头破血流。她以为就要命丧于此时,小姐出现了。小姐蹲下来,一点儿也不嫌弃她,甚至替她擦去了脸上的污垢,还温柔地笑着说:“小丫头,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那一句话,她一直记在心里,不敢忘。

        可是似乎一切都变了。

        如今的小姐,她好陌生。

        “你哭什么?可是想到伤心事了?”

        春喜含泪摇摇头,柳画眉莞尔一笑:“别怕,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认我做姐姐,我拿你当妹妹。有什么心里话,有什么委屈,尽管跟姐姐说。”

        “画眉姑娘,我……”春喜哭着说了一半,后面又更咽停住。柳画眉耐心地望着她,坐到床边,将春喜的头轻轻抱住,轻声细语道:“别怕,有姐姐在这里,你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