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55章 螳螂捕蝉

第55章 螳螂捕蝉

        第55章螳螂捕蝉

        屋外,两个男人并肩而立,廊下灯光把人影拖得老长。

        陆尧沉声响起:“抓到人了?”

        随豫安站在一旁,羞愧地低头:“主子,人没有抓到,是属下失职,属下愿意领罚。”

        “领罚?这不怪你。”陆尧视线望向远处,眼眸讳莫如深:“这个无脸阎王神出鬼没已有多时,他们派出这么多人手,都未曾抓到他。你仅凭一次就想抓到,未免太过顺利。”

        随豫安担忧,“主子,这次春喜姑娘受伤,你觉得是否有蹊跷?这个无脸阎王从前杀的人不是达官贵人,就是江湖名士,怎会对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姑娘下手?”

        “他以为他要杀的人是春喜吗?”

        不是?随豫安犹豫了片刻,笃定道:“主人认为,无脸阎王是用春喜姑娘的死,来威胁我们?”

        “嗯。”陆尧点头。

        “他们过往行事向来大胆肆意,杀过的官员和其他大人物不计其数。而这一次他们却挑了一个小姑娘下手,看来他们在忌惮主子,只是稍作警告一番。”

        随豫安松了口气,看着屋里的动静,又皱起眉头:“主子,这一次他们杀的人是春喜姑娘,春喜姑娘又是少夫人身边的人。少夫人岂非有危险了?还有府里的老爷夫人和小姐,他们都不是习武之人,一旦被无脸阎王盯上,那会很危险。”

        “清洲城里有重兵把守,守卫森严,他们不敢在城里贸然行事,陆府里的人暂时不用担心。”陆尧眨眨眼,犯起难处:“倒是李知愚。”

        “徐鸿志一直不停地接近少夫人,肯定别有所图。”随豫安喃道,“我还是像从前一样加派人手,偷偷跟着她,这样才能保全少夫人的性命。”

        陆尧转身,凝眸看着屋子里的人影,语道:“不必。”

        随豫安顿了顿,还想挣扎一下,但看到主子的神情,无奈放弃:“是,主子。”

        “夫人,这里交由我们伺候便可,您回去休息吧。”侍女走进屋子。

        “夫人?醒醒。”

        李知愚手一歪,脑袋垂下,人便醒了。她听见侍女叫她,以为天亮了,眨眼看向屋外,外面还漆黑一片。

        “少夫人,夜里寒凉,您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男人劝道。

        李知愚揉揉酸疼的脖子,“我在这里睡了很久吗?”

        “有一两个时辰。”

        她睡了这么久?

        李知愚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春喜,“她怎么还没醒?”

        男人望向春喜,看了看状况,“眼下春喜姑娘还未完全摆脱困境。她能不能保住性命,就看能不能熬过今晚。如果等到明早她还有气息,那便能活。否则,夜里断气了也未可知。”

        李知愚听着大夫的语气越来越弱,“你已经尽力了,我不怪你。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切看她的造化吧。这里还得你们多多留意,有什么状况直接来找我。”

        “是,少夫人。”

        李知愚收回眼神,准备拿起毯子出去,抬脚之际,床边传来春喜的呓语。

        李知愚停下脚步,缓缓回过头,看着春喜嘴里一遍又一遍地发出:“娘……娘……”

        李知愚停下脚步,侍女也觉得奇怪:“大夫,她这是醒了?”

        “不是,许是有些发热。”大夫探了探春喜的额头,“少夫人,人在最为虚弱的时候,总会梦到一些重要的人,尤其是爹娘。病重的人如同刚出生的婴孩,故他们会本能地找寻最值得信任和依赖的人。这发热乃是预料之内,你不必费心。等会儿,我们用湿布敷在她额头处降温便可。”

        “是吗?”李知愚眨眨眼,神情有了细微的变化,“我今晚不走了,就留在这里吧。”

        “这?少夫人,这离天亮还有好一段时辰。您在这一宿不睡,身子怎么受得了?”侍女劝起来,“少爷若是知道,定会责罚我们的。”

        李知愚见侍女一脸焦灼,笑笑:“你家少爷对我是什么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行了,把帕子给我吧。”

        侍女不敢违抗主子命令,默默把帕子递了过去。李知愚坐到床边,把手伸到春喜额头上,春喜发热的额头突然感受到寒冷,身体受惊抽搐了一下。

        李知愚把帕子放进水盆,浸湿后再拧干,然后再敷到春喜的额头上。

        春喜烧的嘴唇干裂,脸颊通红,“娘,我会乖乖听话……别丢下我……别丢下春喜……娘……娘……别丢下我……求求了……”

        “妈妈,别丢下我,妈妈,你快回来,你别丢下我,别丢下小鱼……”

        “妈妈,你快回来,别丢下小鱼,我不要找爸爸了,你快回来,你快回来,别丢下我……我求求你了……”

        “别丢下小鱼,别丢下小鱼……”

        “别丢下小鱼……”李知愚静静坐在床边,不由自主地跟着说出来。等她意识到的时候,惊吓起身。

        旁人看见她突然这样,茫然问道:“少夫人,你怎么了?”

        “没什么……”李知愚颤抖地叹一声,“水是不是要换了?我出去换,换水的地方在哪里?”

        侍女一脸为难,“少夫人,夜里看不清,这种重活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不用,我去就行。”

        李知愚听侍女说完,端起木盆,像逃离似的走出屋子。

        她走到屋子外的昏暗走廊,陆尧和随豫安站在那里,随豫安看见之后,急忙走过来,抢过木盆:“少夫人,我来吧。”

        “是我执意要这么做的,跟她们无关。”李知愚原本只是逃离那个屋子,所以任由随豫安拿走木盆。

        随豫安去取水之后,走廊只剩她和陆尧两人。

        陆尧见她魂不守舍,冷冷问道:“她怎么样了?”

        “不知道。大夫说,能熬过今晚就有活下来的机会,否则……”

        “但愿她能活下来。”

        陆尧说完,场面再次沉默下来,陆尧和她话不投机半句多,准备离开。

        李知愚想起今天的蹊跷,眼眸望向男人,喊住他:“夫君,我今天见到了那个杀手。”

        见到了?

        陆尧转身停下来,目光如炬:“你看到了什么?”

        李知愚看着他的反应,“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一个戴着无脸面具的男人。虽然只是短短时间,他便消失不见。但我确信,我看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