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54章 心软

第54章 心软

        第54章心软

        “随行而来的大夫进山采药去了,我们已经派人去找,很快就回来。”徐鸿志从人群里冲出来,心疼地看着春喜:“嫂夫人,我若是知道春喜姑娘会受伤,就算是五花大绑,也要把大夫留下来。”

        柳画眉也站出来,“难怪刚才我下午时看见大夫,背着一个背篓,往宅子北边的小路走去。”

        徐鸿志懊悔拍头,“可不是嘛。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去采药不是去,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去采药。他可真会挑时候。”

        上山采药?

        这次是春喜中箭,万一换成是其他男人呢?

        也许春喜的命在他们眼里不是命,但是那些公子哥不可能不在乎他们的命啊。

        大夫怎么可能随意乱走,而不是守在原地待命?

        真的这么巧吗?

        李知愚皱起眉头,脑子在飞快运转,总觉得这件事情漏洞百出。

        “主子,少夫人,我已经派人上山去寻大夫,应该很快就能回来,我们再等等。”随豫安答道。

        “我们可以等,但她不行。”李知愚想给春喜止血,看见陆尧把她抱起:“随豫安,让人备好房间。”

        “是!主子。”

        李知愚跟上陆尧脚步,尽力配合他。

        春喜感觉身体不受控制地在晃动,她虚弱地睁着眼皮,看见的人却是让她陌生恐惧的姑爷:“小姐,小姐……”

        “她在叫你。”

        李知愚听见男人的提醒,侧头看着喃喃自语的春喜,眼神暗几分:“别紧张,我在这里呢。”

        陆尧随意踹开一扇客房,李知愚跟进去,把床上东西推到一边,春喜被人放下来,人已经昏迷不醒了。

        李知愚第一次看见这么安静沉默的春喜,没由来的心慌:“醒醒,春喜,醒醒,别睡过去,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睡。”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陆尧闻声起身,随豫安把匆匆赶回来的大夫带到床边,大夫看见之后,卸下草药,埋怨道:“呦,她一个女人怎么中箭了?这还伤在心口的地方?”

        “别废话,先救人!”

        李知愚正想骂人,就听见陆尧一声冷斥,大夫立马严肃起来,“她是女子,你们留在此处多有不便?还是快出去吧。”

        “你留在这里?”陆尧看向李知愚。

        李知愚点头,“没事,我留在这里就行。”

        陆尧一眼扫过床上的侍女,对着李知愚道:“我们在门外等着,有事喊一声便可。”

        “好,我知道了。”

        人走完以后,大夫无奈地摇摇头:“一个小姑娘受此重伤,恐怕性命难保。”

        李知愚看着他慢吞吞的举动,眼神冷下来:“那也要救。”

        男人看了一眼李知愚的穿着,笑笑:“你是她的主子?我还是头一回撞见如此紧张下人的主子,放在别人身上,像这种状况,早就拉上竹席,抬出去埋了。”

        “什么意思?”

        “少夫人,我还是老实跟您交代了吧。凭这个伤势,莫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即便是一个身强体壮的男子,受了这么重的伤,也未必能挺过去。依我看,我们还是少废些力气,准备准备吧。”男人有停下动作的趋势。

        李知愚看着昏迷不醒的春喜,“如果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她确实是死路一条。但是你要是救了她,那起码还有一点希望。不到最后一刻,我们谁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活下去。万一她可以呢?”

        男人气馁地笑笑,“少夫人?我看你还是……”

        李知愚逼近他,一把揪起他的衣领,眼神发狠道:“我就问你一句话,这人你救还是不救?你要是敢不救,我会让你后悔的。”

        男人对上她狠厉阴鸷的目光,后背似有阴风吹来,引得他浑身战栗发抖:“少夫人别着急,我救,我救就是了,我一定用尽毕生所学救她的。”

        李知愚拿开手,男人拿着治病的医药箱,踉跄扑倒床边,开始手忙脚乱地处理伤口。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阎王爷要收人,谁也拦不住。

        李知愚原本对春喜的结果不抱太大的希望,冲大夫发怒也只是给自己一个安慰,好过了内心的难关。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男人处理伤口的动作由开始的慌乱慢慢地变成镇定。

        李知愚坐在一旁,藏起拿着戾气,眼眶渐渐变红,落下几滴眼泪:“大夫,我这侍女从小跟我一同长大,就像我的亲生妹妹一样。我刚才对你说的话,全是无奈之举,并非有意为之。”

        男人看了一眼李知愚,一下注意到她,她的双眸鼻子红扑扑的,脸颊还挂着泪,分明哭过不久,可怜地紧。

        男人一下忘记了刚才的害怕,心软道:“少夫人,亲人受伤,性命危在旦夕,着急乃是人之常情。而且我方才说的话也的确混账了些,还望少夫人海涵,不要怪罪与我。”

        “大夫说的是哪里的话?医者父母心,若还有一线希望,你必定不会见死不救的。是知愚唐突,偏要你救。如果她真的活不成,想必这是她的命数。”

        “哎,少夫人,此言差矣。”男人笑了笑,着急解释:“不得不说,少夫人的侍女是个福大命大之人,受了如此重的伤,还能撑下去。”

        李知愚看男人放松的神情,“你的意思是?”

        “伤口我已经处理妥当,我马上派人去准备一些药。今晚是个关键时候,这个小侍女若是能撑过今晚,那性命就不会有大碍了。”

        “真的吗?”李知愚起身,男人点头,她含泪带笑:“大夫,你是我们家春喜的救命恩人,知愚感激不尽。待她好了之后,我一定带着谢礼亲自登门道谢。”

        “少夫人,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你无需客气。”

        李知愚嘴角扬起,“清洲城有您这样的神医圣手,是我们几世修来的福气。大夫你若是不嫌弃,以后我看病可都要找你了。”

        男人不好意思笑道,“少夫人,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大夫,您身份尊贵,我哪能?”

        “把人从鬼门关里拉回来,可见本事了得。清洲城怎能埋没了您这样的人才呢?”李知愚虔诚地望着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