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44章 收网

第44章 收网

        第44章收网

        赵婉如见陆崇章又要发火,于是抢先一步假装训斥几句:“哎呀,你这臭小子嘴巴就是没个把门的,竟喜欢胡说八道。我看你是欠管教!”

        陆尧一眼看穿她的把戏,表示无语。

        赵婉如知道管他不住,小的时候没办法,大了更没辙,只好将目光转向一旁:“知愚啊,你以后替娘多看着他,有什么事情由爹娘替你撑腰,你尽管放心。”

        看着陆尧?

        他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还要她来管教?

        她要有这么个反骨仔的儿子,腿都给他打断。

        李知愚装出一副贤惠样,笑道:“娘,夫君做事想必有他的打算,我一个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比不得夫君,事事还得听他的。”

        听他的?

        陆尧冷冷扫李知愚一眼,不屑一笑。

        “知愚,娘听你这么一说,是娘考虑不周了。”赵婉如听了这话,既满意,又无奈。

        她满意的是娶了这么个贤惠大度的儿媳妇,无奈的是陆尧这小子没有眼光,不懂得枕边人的好,不然也不会成天成夜往青楼跑。

        那青楼的莺莺燕燕哪里比得上正经人家出身的千金小姐呢?

        真是孽缘啊。

        趁在餐桌上,一家人聚在一起。赵婉如还想对陆尧劝说几句,好让他收收心,把心思花在家里这位正妻身上。

        “陆尧,你……”

        陆崇章见赵婉如没完没了地说,打断她的话,严肃道:“行了,还在用晚膳的时候,你说这些话做什么?有这个闲工夫,不如多吃几口饭。”

        赵婉如无奈笑了笑,“老爷说的是,来,吃多点吃多点,菜多着呢。”

        傍晚时分,华灯初上。

        大家伙聚在一起吃饭正高兴,忽而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老爷夫人,小的有事求见!”

        李知愚嘴角渐渐扬起,可算来了。

        陆尧也听到外面动静,冷眼望去,见来人是一个十七八九的青年男子。

        “老爷夫人,小的有事禀报。”

        陆崇章停下碗筷,赵婉如见来人是石英嬷嬷身边的人,“发生了何事?”

        “回禀老爷夫人,方才少夫人身边的春喜姑娘经过柴房,听见那儿有呼救声,找人过去一看,发现是苏兰嬷嬷的儿子唐俊山在强暴陈碧青姑娘。”

        “什么?”陆崇章听见强暴两字,气的一掌拍桌,“下流胚子,竟然敢在府里干这等龌龊之事。”

        李知愚眨眨眼,装作不知情:“唐俊山,他是这种人?我见他看着老实,特意调进院子做事的,没想到。”

        “你初来乍到,有很多事情还不知晓。”赵婉如回想唐俊山的为人,心中已明了几分:“他们人现在在何处?”

        男人双手握拳,“回禀老爷夫人,唐俊山已经被我们当场按住,锁在隔壁柴房里,还请老爷夫人过去瞧瞧。”

        “这个孽畜,带路!”陆崇章带头动身,男子急忙跑上前在最前头引路。

        “年年,你跟着哥哥和嫂嫂留在这里,用完晚膳再回去歇息,知道吗?”赵婉如嘱咐完,急忙追上去。

        陆年年年纪尚小,看向众人,目光落在最近的李知愚身上,茫然问道:“嫂子,什么是强暴啊?”

        什么是强暴?

        李知愚低头,对上少女不谙世事的眸子,刚想解答,却被身旁男人一口打断:“小小年纪,不该问的事情不要多问。”

        陆尧神色冷几分,陆年年哦了声,乖乖拿起筷子用膳。

        事情都在按着照定的计划发展,李知愚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主动往陆年年碗里夹菜过去。

        陆年年刚才吃得已经有七八分饱,不情愿道:“嫂子,我吃不下了。”

        “你年纪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

        “可是我……”陆年年转转眼珠,把碗推到陆尧跟前,蹭地一下站起来,狡猾笑笑:“哥哥嫂子,年年先走了,我要去看我的小兔子,小兔子还没吃呢。”

        “小鬼头。”陆尧看着碗里的剩菜,夹了过来。

        李知愚看到他这一举动,倒有些意外。

        她以为像他这种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应该有无数种洁癖症才是。

        李知愚正暗暗地夸他,忽而听见男人冷幽幽嘲讽。

        “李知愚,你本事挺大啊。”

        本事?

        李知愚想起这些年自己的经历,她一点也不否认自己做事的能力和手段,只是在这里无处释放,所以只能玩玩这些玩弄人心的伎俩。

        她眨眨眼,“夫君,你指的是何事?”

        陆尧见李知愚三番两次卖傻,已经没了耐心:“唐俊山的事难道不是出自你的手笔?”

        男人说话开门见山,连名带姓,直戳要害。李知愚顿了两秒,已经没有再继续伪装下去的必要。

        她顺着他的话接下去:“既然夫君已经知道,那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李知愚啊李知愚,不愧是你。”陆尧赞叹两句,“当初用这样的伎俩陷害了我,如今又故技重施,置唐俊山于死地。你不妨跟我说说,你还想把你那些狐媚的招数勾引哪些男人呢?好叫为夫我有个准备,不然日后你事情败露传出去,我可就颜面扫地了。”

        “夫君如此说来,难道就没有贼喊抓贼,倒打一耙的嫌疑吗?”

        “我怎么个贼喊抓贼了?”陆尧冷眼望向李知愚,眼神懒中带刺。

        李知愚正眼看着他,坦诚相待:“在我没嫁进门之前,唐俊山有贼胆色心的毛病就已经人尽皆知,再加上有他母亲苏兰嬷嬷的庇佑,无人敢管。这一对母子,当娘的以下犯上蒙骗我这个主子,而当儿子的又胆大包天接近我。恰巧他们又是夫君院子里的人,给了我指使,我能否怀疑这是夫君故意安排给我,想要刁难我呢?”

        陆尧抿起双唇,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李知愚自顾自地说,“当初我向夫君承诺过,我只想待在陆府安安稳稳过完余生,绝不干涉夫君任何事。但这不意味着我就能任人拿捏,任人欺辱。唐俊山一事,我只是为了自保而已,还请夫君见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