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36章 何以为家

第36章 何以为家

        第36章何以为家

        “哥哥,年年知错了。”

        陆年年两眼哭红,吓得一动不敢动,紧紧盯着她哥哥。

        陆尧扎好伤口,看向陆年年,见她吓懵的样子,心软些许,语气轻和:“怎么样?伤着没有?”

        陆年年眼里蓄着泪,奋力摇摇头。

        陆尧没信她的话,拿起陆年年两只手,仔细查看一遍,确认没伤以后,才放心道:“行了,没伤就好。”说完,他弯下腰,捡起脚边的匕首,擦拭干净上边的血,重新递给陆年年:“今天还好遇到我,没伤着旁人。以后玩归玩,务必要小心。”

        “哥哥……”陆年年泪眼汪汪看着兄长,犹豫着不敢接。

        陆尧亲自塞回她身侧的刀鞘里,陆年年情绪一下绷不住,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陆尧用力掐了下她脸蛋,嘲笑道:“爱哭鬼,我还没哭呢,你还哭起来了。”

        “我才没哭呢。”陆年年委屈地擦擦眼泪,抬头看向李知愚,“嫂子,你有没有受伤啊?”

        李知愚凝视陆尧,浅浅一笑:“好在刚才你哥哥把我拉开,我没有受伤,你别担心。”

        “行了,赶紧回去找你娘吧,再不回去,老太太该着急了。”陆尧推了把陆年年。

        陆年年心不甘情不愿离开了。

        李知愚看着男人,眼神示弱:“多谢夫君出手相救。”

        “救?”男人冷冷笑了一下,转过身来,眼神轻蔑,道:“我只是不想妹妹受伤。你李知愚的死活,与我有何干系?”

        李知愚默默看着他的远去的背影,无关痛痒道:“那倒也是,这条贱命有谁会在乎呢?”

        “小姐。”

        李知愚独自走进院子,春喜气喘吁吁跑出来,两人差点撞上。

        “跑这么急,赶着去投胎吗?”

        春喜来不及喘气,“小姐,我方才听人说,姑爷为了保护小姐,给刀子划伤了?小姐,你可曾受伤?”

        保护她?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什么都逃不过你眼睛。”李知愚面色不改,缓缓走进屋子,春喜紧紧跟在身后,生怕她少一块肉一样。

        进了屋子,春喜心急火燎倒上热茶,满心欢喜笑道:“小姐,姑爷竟然出手保护小姐,这是不是说明姑爷是在乎您的?”

        什么?

        李知愚被春喜这番话吓得不轻,直接给热茶烫到了舌头,“下午你还说他不是个好东西,这才过去没多久,你就倒戈相向了?”

        “那许是有什么误会嘛。”春喜耍了耍性子,想起正事:“小姐,年年小姐好好地,怎么会伤人?”

        “这得问她哥哥了,好端端送她一把刀子,反过来自己被砍一刀。”

        “老爷和夫人若是知道了,年年小姐定要被责罚了。”

        责罚?

        李知愚想起陆尧对陆年年的态度,摇了摇头,“那倒未必,她哥哥宠地很,没当回事。”

        “年年小姐命真好,不仅有疼爱她的爹爹和娘亲,还有个大哥哥宠着她。我真羡慕啊。”春喜忍不住感叹。

        李知愚停下喝茶的动作,想起刚才陆尧和陆年年的相处画面,一股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春喜,人生在世,能这么不计代价包容自己的人,就只有家人了吧。”

        “是啊。”春喜盯着小姐,见她情绪低落,想必是想家了:“小姐也不用过于难过,在李家,小姐也是老爷和夫人心尖儿上的宝,不比年年小姐差。”

        “从来没有过的东西,怎么比?”李知愚表情停滞,有些更咽。

        春喜呆呆地看着小姐,似乎从小姐的眼里看到了泪花,只是小姐很快扭头,看向窗外夜色。

        夜里,徐鸿志在一处环境清幽的私宅里,设下盛宴,备上各色美人,款待远道而来的贵客。

        这位贵客正是白天在赌场那位富家子弟,叶锦添。

        叶锦添拥着白天那位塞了银子的美人,大饮一杯:“徐公子,你说你今日做的事情,像什么话?”

        徐鸿志抿唇邪笑:“有何不妥?”

        男人斜眼不悦道:“这满屋子的青楼女人,你带一位夫人来,这妥当否?更何况,那个女人还是陆的......等等,你和这姓陆的是怎么结交在一处的?我记得他可是从都城调回的监察史......岂非?”

        徐鸿志搂着美人儿,洋洋得意:“岂非什么?”

        叶锦添推开女人,小心提醒:“你说岂非什么?徐公子,你做的那些好事,若是被他知晓,恐怕会引来杀身之祸啊。”

        徐鸿志吃下美人递的酒,“这我自然知道。”

        “你知道你还?”

        “叶兄,你忘了,他今日才跟你玩了几局,这么快就忘了?按理说,他如今可是跟咱们一头的人。”

        “他这刚回到清洲城,谁知道是不是都城派来的人?”叶锦添思虑再三,打起退堂鼓:“你还是别和他走的太近,小心使得万年船啊。”

        徐鸿志放肆地笑道,“我自然知道他是都城派来的人,所以不正想方设法帮他一把,拉他上船吗?”

        “这陆尧看起来可是个硬骨头,他若是不肯呢?”

        徐鸿志朝远处的柳画眉勾勾手,“他是块硬骨头,他身边的人可未必啊?这种硬骨头咱们又不是没见过,不也跟咱们同流合污了。”

        叶锦添深入想了想,眼睛突然放大,想明白了什么:“所以徐公子叫那位小娘子前来,便是想用她,来挟持陆大人了?”

        柳画眉听见这话,手顿住片刻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继续给徐鸿志满上酒水。

        徐鸿志拿起杯子,朝叶锦添敬了一杯,得意笑道:“知我者,叶兄也。”

        “哈哈哈哈,你啊你啊,果然好手段,这一招真是屡试不爽啊。”叶锦添高高兴兴喝完酒,眼神落在柳画眉身上,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剥了:“画眉姑娘长得真标致。”

        柳画眉收到叶锦添身边女人妒忌的目光,她神情僵了僵,不敢看叶锦添:“多谢叶公子夸奖,徐公子,那我先退下了。”

        “嗯。”徐鸿志看着叶锦添色眯眯的眼神,笑道:“叶兄,你这样直勾勾盯着画眉姑娘,身边这位可就不高兴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