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35章 误伤

第35章 误伤

        第35章误伤

        李知愚不知道搭错哪根筋,注意力落在这个画生身上。

        春喜也看着他,“小姐,外头这么大雨,他怎么不找个地方避避雨呢?傻不傻?”

        “你不是他,怎么知道他怎么想?在你看来,下雨是讨人厌的事情。可能在他看来,未尝不是另一种浪漫呢?”

        李知愚感叹几句,突然看见那个画生朝这边看了过来,画生似乎发现她在观察他,朝这边憨憨地挥了挥手。

        李知愚见他下盘不稳,断定他会摔倒,果不其然,下一秒男人果真摔了个底朝天。

        春喜看见他狼狈倒在雨里,身后沾了一滩泥水,她噗嗤笑出来,“小姐,他怎么这么笨啊?这也能摔着了。”

        “……”

        李知愚无语地挑了挑眉,兴许这就是物种多样性吧。

        “春喜姑娘笑地这么开心,你们在看什么呢?”

        徐鸿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春喜顿时收起笑容。

        李知愚看见天色渐暗,雨也渐渐小了,她站起身,轻声呢喃:“徐公子,多谢你的收留,我们该回去了。”

        “嫂夫人,我们这边也正好忙完了。虽然雨势小了,但路上湿哒哒的,定会弄脏你们的衣服。我派人准备马车,送你们回府吧。”徐鸿志露出浅笑,一脸善意温柔。

        李知愚瞥那边一眼,摇摇头,“走回去也是一样的,不必麻烦徐公子了。春喜,我们走。”

        “哎,小姐。”

        春喜拿起伞,准备动身,结果徐鸿志再次拦住:“嫂夫人,我们三日之后要进山去游玩,那风景甚是迷人。嫂夫人,可否赏脸一同前去?对了,陆兄也在。”

        李知愚眼珠转了转,“这?”

        徐鸿志见李知愚为难,朝迎面走来的男人说道:“陆兄,我正式邀请嫂夫人随我们一同进山游玩。你不会生气吧?”

        柳画眉幽幽抬头,望向陆尧。

        陆尧眉眼阴沉,唇角扯出冷笑,“徐大公子准备的局,请什么客人,还需过问我吗?”

        “那就好。”徐鸿志意味不明笑了笑,瞬间做下决定,“嫂夫人,你放心去吧。”

        李知愚看着陆尧和依偎在他身边的女人,眼底有些黯然:“徐公子既已开口,知愚盛情难却,那就去吧。”

        徐鸿志目的达成,“太好了!有美人在此,大家还怕玩的不尽兴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出了屋子,李知愚和春喜走在路边,身旁时不时溅过马车掀起的泥泞。

        春喜挡在外侧,闷闷不乐道:“小姐,我瞧着姑爷似乎不大高兴。”

        “是吗?”

        李知愚才说完,随豫安的声音突然响起,“少夫人,主子请。”

        春喜吓得捂住嘴,害怕刚才的话被随豫安听到。

        李知愚望向停在路边的马车,调侃:“夫君的马车不是有画眉姑娘在吗?我过去,多有不妥吧。”

        “少夫人,我只是传达主子的话。”男人定定站在原地,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趋势。

        “小姐……”春喜担心地看着,李知愚顿了两秒,“那春喜就交给你照看了,务必安全带回陆府。”

        “是。”

        李知愚看着春喜和随豫安离开,然后撑伞走到对面的马车处。

        车夫喊了声少夫人,拉开车门,里面只有陆尧一个人。

        李知愚收起伞,坐进马车里,“夫君。”

        男人不发一言。

        马车在凹凸不平的泥泞路上颠簸前行。

        静默了几分钟后,陆尧用异常冰冷的眼神,上下打量李知愚片刻,终于厌烦地开口:“玩地可还尽兴?”

        尽兴?

        看那群男男女女的把戏?

        “夫君为什么这么问我?”李知愚反讽,“难道夫君玩的不尽兴?那么多美人在侧,怎会不尽兴?”

        “李知愚,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陆尧摸着手里的冷剑,“我当真是低估了你。原以为让你嫁进陆家,便能消停,却不曾想到你还不满足,竟敢背着我和徐鸿志勾搭在一起。”

        勾搭?

        这叫什么话?

        李知愚望向他,隐忍道:“夫君,我也不知道会碰见徐公子,徐公子见外头下雨,好心叫我进去避雨罢了。”

        “这世上有如此凑巧之事?也罢。”

        李知愚本来还想解释两句,他一句也罢,彻底堵住了她的嘴。

        男人薄淡的唇掀起一抹冷笑,“只不过,徐鸿志可不像我,轻易便满足你那荒唐的要求。等哪一日你落在他手里,可再不会有人救你了。”

        救?

        她从不指望会有人来救她。

        再说了,徐鸿志能把她怎么样呢?

        她知道徐鸿志不是好东西,所以尽可能不去招惹徐鸿志,更不会与他为敌。她只拿他当个酒肉朋友,偶尔互为利用。这就足够了。

        李知愚冷笑了下:“多谢夫君提醒,知愚会把握分寸的。”

        陆尧看着李知愚执迷不悟的样子,不再说话,任其自生自灭。

        马车一路狂奔到陆府门前,李知愚跟在陆尧后面下了马车。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府里,谁也没开口说话,李知愚尽可能保持外人看着亲密的距离,维护难得的夫妻关系,就快到他住的院子附近时,茂密的树丛突然蹿出一个黑影,挥着把锋利匕首,朝他们砍去。

        “小心。”

        李知愚看着近在咫尺的刀子,以及持刀的陆年年,先是震惊,再是本能挥起左手去挡。

        然而刹那间,她被一道强有力的力量拽到墙边,跟着听见男人一声斥骂。

        “陆年年!”陆尧手掌被陆年年划了一刀,血液从指缝流出,“青天白日,你在家里胡闹什么?!!!”

        陆年年看着兄长手掌上的伤口,慌乱丢掉匕首:“哥哥,哥哥,年年只是想试一试你送给我的刀子。”

        “伤人了怎么办?!”

        “年年不是故意要伤人的,年年不是故意的。”陆年年绷紧身体,摇摇头。

        李知愚注意到地上的血滴,赶紧拿出常用的手帕,“你流血了。”

        陆尧冷漠扯过李知愚的帕子,止住血。

        陆年年瞥见她哥的血,两手在发抖,吓地大哭起来:“哥哥,年年知错了,年年再也不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