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32章 马戏团的猴

第32章 马戏团的猴

        第32章马戏团的猴

        “这屋子里漂亮的女人数不胜数,随便找一个,哪个不比李知愚漂亮?”陆尧转过身,望向屋子里醉生梦死的女人,轻描淡写说道。

        “那群娼妓怎能和嫂子相提并论呢?”徐鸿志目不转睛看着窗外,外面雨势渐渐增大:“陆兄,嫂子在外头淋雨,你忍心吗?”

        陆尧扫了一眼,轻佻地笑道:“好好的屋子不呆,非得出去淋雨?一个女人可不值得我这样。她有手有脚,犯不着我们管。”

        “我还以为陆兄识人无数,懂得怜香惜玉的道理。那日在天香楼,我和嫂子也算有过一面之缘,说是朋友也不为过。陆兄忍心看着自己的女人在外头忍受风吹雨打,我可不能对朋友冷眼旁观。”

        徐鸿志接过下属的伞,冲陆尧扬扬眉,意味深长地笑道:“陆兄,你果真不去?”

        “……”陆尧甚至正眼都没看徐鸿志,转身走向柳画眉。

        徐鸿志看着陆尧的背影,得意洋洋下楼,独自一人往凉亭方向走去。

        李知愚玩够了千纸鹤,准备打道回府,然后远远地看见穿得花枝招展的徐鸿志,朝她的方向走来。

        他也在这里。

        “小姐,怎么又是他?”春喜想起有关徐鸿志的传言,恨不得马上带着小姐,离开这个是非地。

        李知愚缓缓擦干手,等待徐鸿志的接近。

        春喜看见他走来,行了个礼:“徐公子。”

        徐鸿志对侍女点了点头,看向李知愚:“嫂子,天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在这里啊?你的伞这么小,衣服都湿了,用我的吧。”

        男人说完,向前靠近一步,把大伞撑过来,顺势挡住雨。

        李知愚往后退一步,摇摇头,“徐公子,我用自己的伞便可,多谢公子好意。”

        “嫂子说的是哪里的话,我徐鸿志堂堂男子汉,一点雨算不了什么,倒是嫂子你,身子骨柔弱,风一吹就倒。”徐鸿志突然几分,“嫂子,可要多多注意身子才行。”

        李知愚被冷风吹麻的耳朵,感受到男人呼出的温热气息,渐渐地变红。

        春喜目不转睛看着,紧紧抓住伞柄。

        “多谢公子关心,我得回去了。”李知愚避开他,焦急往前走。

        徐鸿志不依不饶追上,甚至有意拦住去路,笑道:“嫂子不看远处的雨吗?这阴风越来越大,怕是要下一场暴雨。不如嫂子跟随我进屋子避避雨?”

        “徐公子,我家小姐与公子萍水相逢,孤男寡女共处,旁人若是知晓,他们一定会说闲话的。公子尚未婚娶,也就罢了。可我家小姐已是人妇,岂能不管不顾?还请公子替我家小姐考虑。”春喜眉头皱紧,就差直接拒绝。

        “春喜说的是,公子,我们还是别走的太近为好。”李知愚抱歉地看徐鸿志一眼,又听见他说:“嫂子,如果是为了此事,那可真真多虑了。我要带嫂子去的地方,陆兄也在那儿。有陆兄在,我看谁敢放肆?”

        陆尧也在?

        李知愚停下脚步,做出动摇的样子。

        徐鸿志以为计谋得逞,往四周围警惕地看了看,小心提醒道:“嫂子,你和陆兄本来素不相识,可是陆兄却使尽阴谋手段,把你娶进门。他娶进门,非但没有好好疼惜嫂子,转身却又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嫂子,你就不想亲眼看看吗?”

        什么?

        春喜看向小姐,满脸心疼,“小姐,姑爷怎能一而再再而三?”

        徐鸿志耻笑,“看来,你们早就知道了?我原以为嫂子还蒙在鼓里。”

        李知愚默默低下头,自嘲笑笑:“徐公子,我嫁给他,只是机缘巧合,如今落得这个下场,也是我咎由自取。我不怪他。”

        “嫂子这样好,陆兄不在乎,我在乎。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嫂子却独守空闺,这不公平。”徐鸿志深情款款看着女人,引诱道:“嫂子,跟我走吧。”

        李知愚看着徐鸿志卖力干活,想方设法达到目的,替他累的慌。

        那天,她跟他闲逛的时候,套了一些话。这个男人表面上装的温文尔雅,实际上腹中空空,说出的话牛头不对马嘴。

        唯一让她还有点忌惮的,就是手上沾了几条人命。

        这种男人不够聪明,但是发起疯来,六亲不认,尤其像徐鸿志这种把女人当做物品的人,哪个女人被他缠上,十有八九会有性命之忧。

        从那个时候起,她就懒得搭理他。

        只是没想到,他主动送上门来。

        她只能感叹,又一条鱼儿上钩了。

        李知愚露出柔弱可怜的水眸,紧紧看着徐鸿志,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徐公子,我这样去见夫君,他会不会以为我是个妒妇?他会不会气我?”

        徐鸿志轻轻拍了下女人肩膀,“嫂子,你放心,我在呢,他不敢拿你怎么样。我们走。”

        李知愚放心地点头,带着春喜跟在徐鸿志身后,来到他所谓的交友会客的地方。

        她前脚刚进门,周围的男人立马看过来,那一双双阴鸷的眼睛,仿佛随时要吃了她。

        春喜吓得紧紧贴着李知愚。

        徐鸿志笑了笑,“这些人你别看他们长得凶神恶煞,但都是侠义之士,经常做些劫富济贫的好事,不用怕。”

        侠义之士?

        李知愚欣赏着这群人的样子,各个一脸横肉,杀气腾腾,当她眼瞎?

        徐鸿志刚解释完,那群男人哈哈笑起来,装成憨厚老实状,用力拽下春喜的衣服,调戏道:“小妹妹,就是,别害怕,我们都是好人,要不陪我们玩玩?”

        “不要,小姐。”

        春喜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跑到小姐身后。

        “你这大老粗,也不怕吓着人姑娘,吓坏了可怎么整?”徐鸿志装腔作势,不痛不痒骂了一句。

        男人嬉皮笑脸道歉,“大哥,我错了,我认错,我认错还不行嘛。”

        徐鸿志宠溺一笑,“春喜姑娘,别害怕,他们逗你玩的。嫂子,你莫要怪罪。”

        李知愚从始至终不发一言,静静地看着他们表演,就像看马戏团里的猴,滑稽又可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