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31章 童心未泯

第31章 童心未泯

        第31章童心未泯

        夜里,陆尧手持本书,斜靠在软塌上,灯光逐渐昏暗,却能看见清俊秀逸的脸庞。

        侍女站在一侧,小心翼翼把灯罩拿开,用剪子剪掉烧黑的灯蕊,做事时瞥见陆尧微张的领口,突然紧张脸红,撞倒了灯罩。

        侍女脑子轰地一声,变得一片空白:“少爷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不是故意的。”

        陆尧扫一眼,若无其事道:“有没烫着?”

        侍女两手攒紧,脸红心跳。“多谢少爷关心,奴婢没有烫伤。”

        “那就好。”陆尧翻了一页纸,看见有人靠近。

        随豫安走进来,打发走侍女:“少爷,少夫人处置的人是陈碧青。”

        “陈碧青?”陆尧抬眸,回忆起来:“你说的陈碧青是石英嬷嬷身边的那个丫头?”

        随豫安点头:“正是。”

        陆尧一目十行,“这丫头平日里说话口无遮拦,没人管,迟早会酿成大祸。李知愚敲打敲打她也好,愿她能涨涨记性。”

        ……

        “小姐,你醒啦?”

        清早,李知愚醒来,刚睁开眼,春喜听见动静,便走过来,脸上带笑,神情雀跃。

        李知愚坐起身,睡意未褪去,语气懒懒:“你今天这么高兴?”

        春喜拿来衣服,眉飞色舞地说道:“小姐,自从昨晚你惩戒了陈碧青以后,今儿一早,院子里的那些丫头们见了我,全都毕恭毕敬的,生怕我不高兴似的,总算不用受她们的气了。”

        “这你就高兴成这样?”李知愚穿衣起床。

        春喜紧跟在后面,偷偷吐了吐舌头。

        李知愚洗漱过后,坐在窗前梳妆打扮,她还没睡醒,脑子懵懵的,任由春喜折腾头发。

        春喜见小姐这般,看着外面的雨,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劝道:“小姐,外面又下雨了。小姐不如今日就呆在屋子里头,不出门了吧。免得感染风寒,又得病。”

        李知愚回过神,看着淅淅沥沥的雨点拍打在芭蕉叶上,雨珠再顺着叶子的纹路缓缓落下到沟渠,跟枯枝败叶一起汇流成河。

        “天天待在小院子里,闷死了。你不想出去,那我自己出去走走。”

        “那不行,春喜要一直跟在小姐身边。”

        “……”

        用完早膳,李知愚春喜两人各持一把油纸伞,挤在青洲城最热闹的街道上,闲逛了几圈,之后才去向人少的地方。

        “小姐,你总是在天香楼附近闲逛,这是为何啊?”

        李知愚看着来往的马车和做生意的行人,“这里是青洲城最热闹的地方,如果在这里做生意,客流就有保障了。”

        做生意?

        春喜纳闷,“小姐,女儿家在外头抛头露面做生意,多不好啊?姑爷若是知道,怕是又对小姐不满了。”

        李知愚没搭理春喜,四处看了看,忽然听见几个孩子的嬉笑声。

        她顺着声音找过去,穿过一片密集且幽静的房屋,走着走着突然柳暗花明,露出一大片杂草丛生的湿地,湿地再往外延伸,倒挂了无数根柳树枝条,柳树枝条垂进江中,泛泛江水延伸至对岸山脚下,雨雾白茫茫一片,宛如仙境。

        几个小孩便围在湿地旁的亭子里,和一位穿着粗布麻衣正在描绘山水图的画生。

        “小姐,那是溪边,杂草丛生,我们逛别的地方吧。”

        李知愚看着孩子们童真的笑脸,忍不住走过去:“我们过去看看。”

        春喜在前方引路,收起伞,凑个脑袋过去:“你们在干什么啊?”

        “我们在折纸船。”几个小孩埋头说道。

        春喜看了看旁边画生的纸,“这位公子,你的纸……”

        专注的画生抬起头,看一眼来人,温和笑笑:“不值几个钱,无妨。”

        李知愚看着她们手里拿着的纸船,形状千奇百怪。

        两个大的小孩把纸船折好,迫不及待起身去放船,年龄小的孩子生怕错过,急忙跟上去,所以原本气氛热闹的亭子一下冷却下来。

        李知愚看着散落在地的纸张,默默弯下腰捡起一张,坐到一旁。

        春喜好奇地凑过来,大眼睛扑闪扑闪地:“小姐折的是什么啊?”

        李知愚把铺平的纸张放在腿上,折去纸张的一角,裁出一个正方形,才缓缓说道:“应该叫千纸鹤吧。”

        “千纸鹤?我怎么从未听过?”春喜挠挠脑袋,“公子,你知道吗?”

        画生停笔,“千纸鹤,顾名思义,便是那天上飞的白鹤吧?”

        “嗯,就像天上飞的白鹤。”

        李知愚照着儿时零碎的记忆,把纸折了一次,感觉不对,又重新换一张纸,绞尽脑汁想了想,终于找对的正确的折法。

        春喜待在一旁无聊,便有模有样学着,起初还能勉强跟上,但是折多了,脑子就糊涂了,索性放弃,坐在一旁静静地看。

        她看着小姐,把四四方方的纸张,折成无数个尖尖角,变成只有原来的一小块,再后来,小姐轻轻翻开角的两侧,再按一下纸的中间一角,不一会儿,一只鸟儿雏形的千纸鹤铺展开。

        春喜两眼放大,笑道:“小姐,真的是千纸鹤。”

        李知愚把手里的千纸鹤递给春喜,春喜俏皮地接过,顺便把自己折的残缺品,递了过去。

        李知愚拿起春喜折剩的那个,继续返工,又折了一只出来。

        折完之后,她看着在溪流边嬉戏的小孩,一时童心未泯,冒着细雨走出去。

        “小姐,外头还下着雨呢,小姐,再急也得把伞带着啊。”

        春喜见小姐没有回头的意思,她匆忙拿起伞,紧紧跟上去。

        李知愚提起裙摆,沿着湿漉漉的草丛,走到溪流边,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她蹲在那里,轻轻把纸鹤放进水里,看着它顺流而下,没多久,便卡在了石头上。

        李知愚踮起脚尖走近,剥开石子,千纸鹤再次沿着水流方向飘远。

        李知愚怕同样的状况还会发生,便不厌其烦地一路护送下去,直至看到千纸鹤流进平缓的江水里,才露出满意的笑。

        而距离此处不远,陆尧站在楼阁的窗边,眸光深幽,漠然俯瞰这一切。

        徐鸿志看着站在绿草烟雨中的白色身影,拍起手来,赞叹不已:“陆兄,嫂夫人真是不可多得的绝色佳人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