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28章 生日

第28章 生日

        第28章生日

        大家入座之后,陆崇章像老师对学生提问题一样,对陆年年说:“年年,可曾记得今日是什么日子?”

        李知愚茫然看向年年,听见她说出一口糯糯音:“爹爹,年年知晓,今日是孩儿生辰,十岁生辰。”

        生日。

        刹那间,李知愚两手用力抓紧裙子,身体控制不住地发抖。

        陆尧斜睨,瞥见她手背暴起青筋。

        一个生辰,竟怕成这样?

        他视线逐渐往上移,看到她目光呆滞,甚至眼里还掺杂了恐惧。

        李知愚察觉一道目光正在审视自己,她迅速松开手。

        陆尧不紧不慢道:“看来,少夫人有见不得人的伤心往事啊。”

        李知愚扯出一丝冷笑,“夫君多虑了,我只是想到儿时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是吗?若是心里憋的难受,不妨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兴许还能替你疏导疏导,免得闷在肚子里,憋坏了身子。”陆尧露出意味深长的冷笑。

        李知愚眼里露出狠厉,“不用了,谢谢。”

        “你们夫妇两悄咪咪地说什么呢?”赵婉如说。

        李知愚摇头,“娘,我们没说什么。”

        赵婉如面带笑容,看向陆尧和李知愚夫妇:“今日原本大家不聚在一处用晚膳,只是碰巧遇上年年十岁生辰,所以特意叫你们过来庆贺庆贺。”

        李知愚见赵婉如看着自己,她们原本是一家人,应该知道是什么日子,刚才那一番话,是对她说的。

        李知愚挤出笑容,做成一个温柔懂事的儿媳妇:“娘,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还想这样的机会多一些呢,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多热闹啊,这才像一家人。”

        “这不耽误你们吧?”

        “怎会?”

        “那敢情好,一家子是该待在一起吃饭,那才热闹呢。”赵婉如听了她的话,眉开眼笑,很是欣喜。“来,快把我做的长寿面端上来给小姐。”

        李知愚看着下人小心翼翼把长寿面端上来,赵婉如亲自接过,放到女儿陆年年面前。

        “娘亲又给我做了好吃的。”陆年年见状,迫不及待拿起筷子,准备去夹面条。

        赵婉如拦住她,“傻孩子,面刚出锅,还烫着呢,不急这一时。”

        “好。”陆年年乖乖放下筷子,两手规规矩矩放在桌前。

        老爷子拍拍陆年年的脑袋,往常严肃的脸笑出褶子:“今儿一早,你娘就为你忙活过生辰的事宜。她在厨房呆了几个时辰,才擀出这一碗长寿面。”

        陆年年仰起头,水汪汪的大眼凝望赵婉如:“娘亲,年年要快些长大,变成和哥哥一样厉害,这样我就可以保护爹爹和娘亲了。”

        陆崇章和赵婉如听了开怀大笑,“你个傻丫头,我们好好地,干嘛要你来保护呢?”

        赵婉如收起笑容,抚摸女儿的脸,语气温柔地可以滴出水来:“爹娘不需要你保护,我们只要你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长大就好了。”

        陆年年不满哼哼,“不嘛不嘛,我就要保护爹爹和娘亲。”

        “好好好,今日你过生辰,都依你都依你,行了吧?来,面凉了,快吃。”

        李知愚眼睛一动不动看着母女两,眼里淌出一股苦涩。

        “老爷,说来也巧,这知愚和陆尧的生辰在同一日,那过阵子岂非又可以热闹热闹了?”赵婉如笑道。

        陆崇章看着儿子和儿媳妇,点点头:“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那可不成。她两又不是年年,怎能事事都听我的?”赵婉如看向李知愚,“知愚,你有什么想做的,想吃的,都告诉我,我来操办。”

        李知愚顿了顿,“娘,我们李家一直没有给年轻小辈过生辰的传统,所以您不用费心这些。”

        “那怎么行?我们怎能只给陆尧过,不给你过呢?是不是?”赵婉如情绪上头,满脸笑意:“你们要是不说,那就按照我说的办。”

        用完晚膳,人群散去。

        此时,天色已晚。

        李知愚和春喜主仆两回到院子,一路上,春喜见小姐沉默寡言,魂不守舍,眼看着要被石阶绊倒:“小姐,小心。”

        李知愚回过神,低头看了看,“哦……谢谢你的提醒。”

        “小姐,你怎么了?可是遇到了烦心事?”春喜关心问道。

        李知愚视线落在左侧水池子里,水平面没有一点波纹,就像一块巨大的黑色镜,虽然实际不深,但一眼看不到底。

        冥冥之中,好像有个空谷幽远的歌声,萦绕在她耳边。

        她像着魔似的,浅吟:“黑黑的……低垂,……相随……你在思念……谁……”

        李知愚突然害怕,抓住一侧柱子,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惊恐收回视线,背对水池,整个人贴着石柱,滑落在地。

        春喜跑上去,“小姐,你怎么了?小姐,你别吓春喜。”春喜左顾右望,想喊人来。

        李知愚紧紧抓住春喜的手,极力冷静:“可能刚才喝了点酒,头有点晕。”

        “小姐,当真没事?”

        她摇摇头,“你扶我起来。”

        春喜手忙脚乱扶起,李知愚靠着她,继续往回走,嘴里仍旧重复着那几句歌词。

        春喜迷迷糊糊听了些,偏头笑道:“小姐,你在唱什么曲子呀?真好听。”

        李知愚没听到春喜说的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断重复这几句歌词。

        春喜以为小姐喝醉,不敢贸然打断,她只专心致志注意脚下的路,免得再发生的事。

        李知愚被春喜扶回了房间,她刚坐下,春喜急忙拿杯子倒茶。

        “啊!”

        李知愚听见春喜一声尖叫,杯子摔落在地,滚到她的脚下。

        “小姐,小姐水壶里有……”

        李知愚听见异样,缓缓睁眼,方才的惊恐一扫而空。

        她起身走到她身旁,看见一只两根牙签大小的蜈蚣躺在茶水滩里,还在动。

        春喜惊魂未定,“小姐,我方才给你倒水,水壶里竟然有蜈蚣冒出来。”

        李知愚把倒下的茶壶竖起来,里面还漂浮着零星几条蠕动的小蜈蚣。

        春喜躲在她身后,惊恐地看着,头皮发麻:“小姐,有人故意在茶壶里放了蜈蚣,她们想毒死小姐!”

        李知愚神情平静:“毒死倒不至于,估计只想吓唬吓唬。”

        “小姐,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少夫人的茶壶里放这些虫子。”

        “你把近身伺候我的人,叫进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