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19章 前任(二)

第19章 前任(二)

        第19章前任(二)

        what?

        李知愚没想到这姓傅的直接动手,等到她反应过来时,已经为时已晚。

        她被这人抱住了。

        这家伙身板清瘦,但是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手臂像两块铁板一样扣住她的身体。

        她用力挣扎几下无果,索性省了力气,一脸无语地任由他抱着,看他抱到什么时候。

        春喜望着表少爷对小姐爱而不得的模样,想起过往的种种,眼睛忍不住地流泪。

        “如果小姐没有和姑爷成亲,表少爷也不用伤心欲绝了,小姐也不用每日在陆府受气。”

        受气?

        傅云齐默默松开手,两眼通红看着,声音更咽:“知愚,他叫你受委屈了?”

        李知愚被他灼热的双眸注视,他的目光像有一团火在烧着。

        如果他的情感都是真的,那这男人还挺深情,比那个吊儿郎当、薄情寡性的陆尧好多了,也比她之前身边的那些男的好。

        可惜,她不是本尊,受不了他的这份情义。

        只不过,他要是真的当了青洲城百姓的父母官,那她还是可以跟他联络联络感情的。

        万一她以后得罪了陆尧,又没有回到现代,有傅云齐罩着,晾他陆尧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李知愚微微扬起嘴角,看着他的眼睛变得澄澈明亮:“表哥,夫君虽然对我冷淡了一些,但是陆伯父和陆伯母待我像亲生女儿一般。有二老护着我,我过得挺好的,表哥不用担心。”

        傅云齐看向春喜,春喜低下头,他的声音颤了颤:“知愚,你为何还在骗我?”

        骗?

        “……”

        李知愚看着他真情错付,一时无言。

        这欲言又止的神情看在傅云齐眼里,傅云齐颓丧的眸子突然坚定起来,他抓住李知愚的手腕:“知愚,你跟我走吧。”

        去哪儿?

        私奔吗?

        李知愚抽出自己的手,情绪毫无波澜,婉转地拒绝他:“可我已经嫁做人妇,已经有了夫君了。我如何能跟表哥走呢?”

        “我不在乎!”傅云齐不受控制地,厉声呵斥一句。

        李知愚整个人顿住,望着男人坚定如磐石的目光,有些许震撼到。

        她刚才还觉得他身形清瘦,弱不禁风,可现在这一刻,她又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有股子韧劲,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忍不住设想,假如她真的答应了的话,这个男人也许做出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她不想走。

        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费尽心思嫁给他,回家之路近在咫尺。

        她不会放弃的。

        想到这里,李知愚眸子里泛起泪光:“表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看着我爹娘不管不顾。我若是跟表哥远走高飞,爹娘的颜面何存?倘若他们有半点闪失,知愚走到哪里,都不会安心的。”

        李知愚劝说着,男人眼睛里的热火渐渐冷却。

        她就知道这些一个个木讷的读书人,脑子必定都存有以百善孝为先的思想,父母的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为了追求爱情,置父母于不顾。

        别说是在这个时期,即便是二十一世纪,也是被人所唾弃的。

        拿父母压人,李知愚对这一招百试不爽。

        “虽然造化弄人,你我无法结为夫妻,但是知愚从小与表哥一同长大,表哥是知愚除了爹娘以外,最亲近的人。即便做不成夫妻,我们也可以结为兄妹,变成一家人啊。表哥,你会满足我的这个愿望的,对不对?”

        李知愚用泪水充盈的目光看他,嘴角带着苦涩的笑意。

        傅云齐想抬手拂去她的眼泪,可挣扎了半饷,终是忍住念头,两手紧握成拳。

        李知愚看到他泛着青筋的手臂,她向前靠近他一步,眨着水亮的眸子,呢喃细语道:“表哥,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傅云齐站在原地,没有回答。

        现在虽是雨季,但他的嘴唇还是干皱地出血,狼狈成这样,看着很可怜。

        “表哥,你不想知愚过得好吗?”李知愚目光扫过傅云齐的嘴唇,流露出不忍,视线再次落到男人眼睛上,隐隐落泪:“表哥,你过得好,知愚才安心。你要是过得不好,我……放心不下。”

        傅云齐望着李知愚心酸无奈的眸光,嘴角发出苦笑,唇上裂开的伤口,让嘴里的血腥味慢慢散开。

        “少夫人,这位公子是?”

        女人的声音悠悠地响起来。

        “小姐,是眉儿姑娘。”春喜神情紧张。

        她刚才光是顾着让小姐同表少爷说话,都忘了现在是光天化日之下。

        有夫之妇与男子独处,事情若是传出去,不知又要招惹多少流言蜚语。

        李知愚偏过头,看见柳画眉撑着油纸伞站在雨中,脸上露出明媚夺目的笑容。

        那个场景,美得就像是画中人一般,让人移不开眼睛。

        而傅云齐扫了一眼,收回目光:“春喜,她是何人?”

        春喜犹豫着看了小姐一眼,为难道:“表少爷,此人是……此人是……姑爷的相好,住在府中多日。小姐成婚那晚,姑爷便是撇下小姐,跟这个女人厮混在了一起。”

        “什么!荒谬!”傅云齐怒骂。

        柳画眉笑道:“不知这位公子听见了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李知愚挡在傅云齐跟前,对着柳画面浅浅一笑:“外面雨这么大,眉儿姑娘不进来躲躲雨吗?你身子骨这么娇弱,要是病了就不好了。这里还有地方,进来避避雨吧。”

        “少夫人正和公子说着悄悄话,眉儿打扰了多不好啊。而且陆公子还在兰桂坊等着我回去呢,我就不留在这里了。”柳画眉眼神轻佻地看向李知愚,欠了个身,转身离去。

        “知愚,那陆尧娶你为妻,就是这般对你的?这便是你口中说的,对你好?”男人红着眼质问,难以置信。

        李知愚见雨停,不想跟他再纠缠,便冷下脸,狠下心:“表哥,我李知愚已经嫁给陆尧,他就是我的夫君,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这一切已经无法改变,表哥,我该回去了,你好自珍重。”她留下这句话,便匆匆离去,独留傅云齐一个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