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18章 前任

第18章 前任

        第18章前任

        李知愚刚走进房间坐下,隔壁院子那熟悉的男男女女嬉笑声再次响起。

        真是没完没了了。

        “小姐,姑爷太过分了!他怎么能这样?当着小姐的面,成日成夜跟青楼女子在一处。他既然这么喜欢,为何还要娶小姐进门?”

        为何还要娶?

        那不是她执意要嫁嘛。

        李知愚心里嘀咕一句,揉了揉太阳穴,嘲道:“这男的夜夜笙歌,他也不怕精尽而亡,也不怕得病,真是晦气。”

        精……精尽而亡?

        春喜脸颊红了几分,假装没听见,“小姐,我去把窗户关上吧,这样就听不到那些吵闹声了。”

        春喜走到窗边,看见一个人影闪过,吓了一跳。

        李知愚警惕起来,问她:“怎么了?”

        春喜往外又看了几眼,才关上窗户,“小姐,我……”

        “你看到什么了,吓成这样?”

        春喜想起刚才那一幕,李知愚大约猜到了几分,不慌不忙喝口茶:“有话就直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又怎么帮你解决问题呢?对吧?”

        春喜还在后怕,跑到小姐跟前,“小姐,方才我看见,我看见那个唐俊山在偷听我们说话。”

        李知愚抬起眼,“你确定他是偷听?而不是偷看吗?”

        什么?

        偷看?

        “小姐,你知道?”

        李知愚摇摇茶杯,“他肚子里那点东西,全部都写在脸上了,我想不知道都难。”

        她嫁过来第二天,出门去拜见陆崇章和赵婉如,府里的人都还没有见过。

        这个唐俊山为什么见到她第一眼,开口叫的就是少夫人。

        而且她路过的那个地方空旷无比,唐俊山又没有和人打闹,好端端地怎么就差点撞上她了?

        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春喜望着小姐,开口说道:“自从小姐要把那个唐俊山派到咱们院子里来,那些丫头们私底下都在议论了。”

        “议论什么?”

        “她们都说那个唐俊山不是好东西,不仅好吃懒做,还是个下流胚子。院子里好多姑娘都被他羞辱过,只是碍于没有证据,且有苏嬷嬷护着,无人敢声张。”

        李知愚扬了扬眉,“这不挺好吗?”

        挺……好?

        春喜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姐,难道小姐?”

        李知愚呵一声笑,“这个唐俊山大概以为所有女人都跟他之前欺负过的一样,都是忍气吞声,只会把苦水往肚子里吞的傻女人吧。算他倒霉,遇上了我。”

        春喜听着小姐这番清醒的话,稍稍松了口气:“小姐,那咱们还是找个合适的机会,把他打发出去吧。”

        “不必。我留着他,自然还有他的用处。”李知愚舒服地往后靠着。

        第二天,李知愚一早去见过陆崇章和赵婉如后,便按照昨晚的约定,带着春喜,两人一同到外面走走。

        出到外面,李知愚先是让春喜拿着那些值钱的嫁妆,跑去当铺换了钱,再是找个有情调的地方坐了会,好吃好喝享受一把,以抚慰她在陆尧那儿受的气,补充补充能量,还顺道结识了几个青洲城的贵公子和小姐们,听听青洲城上等名流的八卦事迹。

        就这样,李知愚打发了一天的时间,临近下雨,天空突然飘来一片乌云,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

        她和几个公子小姐拜别之后,赶紧和春喜启程回府,谁知还没到家,中途便下起滂沱大雨,把她们拦在了半路。

        李知愚和春喜匆匆跑到屋檐底下,等雨停了再走。

        “这天气天天都下雨,烦死了。”

        “小姐,现在仍是初春,雨水自然充沛。等再过几月入夏,烈日炎炎的,那才难受呢。”

        春喜用袖口扫去板凳的灰尘,想喊小姐坐下,抬头间,她看见雨幕中的男子。

        李知愚坐下来,看着对面的男人,那男人穿了身红,衣服还绣有祥云的纹样,看起来很像官袍。他手里还拿着个类似酒瓶的东西,一个人站在雨中,眼睛一直盯着这边方向。

        女人的第六感蠢蠢欲动。

        “春喜,他认识我?”

        春喜揉揉眼睛,定睛一看,惊呼:“小姐,是表少爷。”

        表少爷?

        李云峰看上的那个穷酸的表侄子,傅云齐?

        不对,听说这厮高中状元,马上要接任青洲城太守之位。

        李知愚看着他那幽怨的眼神,这是讨债来了?

        春喜拎起伞,跑出去撑着他:“表少爷,你怎么一个人站在雨里啊,感染了风寒可怎么好?”

        傅云齐收起酸涩的眸光,即使浑身狼狈,还不忘朝春喜行了个礼:“多谢春喜姑娘为我撑伞。”

        春喜后退一步,受宠若惊,“表少爷,小姐就在里头,你快进去吧。”

        傅云齐踉踉跄跄走进屋子,李知愚站起来,对上他猩红的眼睛。

        男人淋了雨,脸色煞白,所以显得哭红的双眼尤为突出,特别是他还深情款款地看着自己的时候。

        爱情的苦难道就是这样?

        李知愚不懂,也没兴趣懂。

        男人望着李知愚冷漠的神色,嗓音喑哑凄然:“知愚,我来迟了,你还恨我吗?”

        恨?

        这是哪一出?

        李知愚微微蹙眉,春喜向前解释,“表少爷,小姐自从上次在慵城回来之后,生了一场大病,把过往的事情通通都给忘记了,就连老爷夫人还有家里发生的种种都不记得了。想必此时此刻,小姐也定然不会记得少爷的。”

        “什么?”男人僵直了身体,目光灼热,一滴眼泪滑落:“都不记得了?你竟然都不记得了。”

        李知愚不知道这个男人曾经和那位李小姐有多深爱,更不想代替她,继续和这位公子哥再续前缘。

        她现在只想绑着陆尧,一条路走到底。

        至于这位,能撇多清楚就多清楚。

        李知愚不失礼貌地笑了笑,“表哥,我们许久不见,想必你一定不知道,知愚已经嫁给陆家公子陆尧了。念在我们曾经的情谊,你一定会祝福我的,对吧?”

        李知愚笑着说完,还没得急审视男人的表情,突然被他一把抱住,紧紧地禁锢在怀里,像要把她融进他的骨血那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