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养愚在线阅读 - 第6章 大婚(一)

第6章 大婚(一)

        第6章大婚(一)

        在陆府寿宴结束后的一个月,李知愚和陆尧的婚事终于正式走上日程。

        大婚那日,李府自吉时在门口放一串鞭炮起,府里的人便深夜连着白天忙活起来,那些人有挂红灯笼贴喜字的,有摆桌挪椅的,有门口准备接待宾客的,有厨房备菜的,有沏茶递水的,有上点心的等等,一切都在乱中有序中进行。

        在此衬托之下,新嫁娘的闺房里头即便也闹哄哄的,但稍显安静一些。

        这会,李知愚穿上量身定做的喜服,站到落地镜前,在烛光映照下,一袭大红衣衬地肤白胜雪、美艳不可方物,但神情中的冷傲睥睨姿态,又让人为之一惧,绝不敢心生亵渎之思。

        春喜看着眼睛都直了:“小姐好美啊。”

        李知愚紧抿红唇,看着身上红通通的衣服,觉得有些许刺眼。

        这大概是她人生第一次穿这么艳丽的服装,又是正红色,又是土豪金,哪里好看了?

        一旁伺候的老妪轻轻敲春喜的额头,“小姐是今日的新娘子,自然是我们青洲城最美的姑娘。”

        “嬷嬷说的对,我们家小姐当属最美的新娘子,仙女来了也比不上。”春喜笑眯眯地说着,眼睛眯成两道月牙儿。

        “不枉小姐平日那么疼你,嘴巴这么甜。”梁琴看着小打小闹的两人,淡淡笑了笑:“行了,你们都到外面侯着吧,我同小姐说会儿话。”

        “是,夫人。”

        侍女们关上门,留下母女两独处。

        李知愚被梁琴拉到铜镜前坐下。

        梁琴望着待嫁的女儿,拿起一旁梳子,轻轻地梳着李知愚耳边还未挽起的几缕秀发,顿时感慨万千: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眨眼,你就要嫁人了。还记得娘刚生你那会,你一直出不来,娘折腾到大半宿,疼得想死地心都有了,当时就想不该生下你。”

        李知愚眸色变暗,睫毛颤着,“后来呢?”

        梁琴轻轻摸着李知愚的头发,笑道:“后来,过了四五个时辰,娘终于把你平平安安生下来了。你出来后,娘累得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可看见你安稳地睡在怀里那一刻,娘又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任凭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不然,我就跟他们拼命。”

        “是吗?”李知愚露出职业假笑。

        中年妇人并未察觉异样,自顾自说着:“可惜啊,我的掌上明珠还是便宜了姓陆那小子。”

        “娘……我要嫁人了,让别人听到这话不好。”李知愚作出羞赧状。今天她一定要嫁到陆家,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都说女大不中留,老祖宗说的话没错。”梁琴很是无奈,但实在是心疼从小养大的闺女,尽力说好话:“知愚啊,娘有些话还需提醒你一句。那陆尧虽愿意娶你,但娘也看得出他心中有怨气,并非真心实意要娶你。”

        不是真心实意?

        李知愚笑了笑,她才不在乎陆尧是否真心实意。

        如果她要等到陆尧真心实意娶她,黄花菜都凉了。

        “不过,他毕竟是个男人,男人碰见漂亮女人也就那样。你嫁过去之后,多说些好话哄哄他,顺从他,早些生下陆家的嫡孙,你就不用心惊胆战了。知不知道?”梁琴说着说着,偷偷摸摸从兜里拿出一个小荷包,塞到李知愚手里:“仔细拿着,别让人瞧见。”

        李知愚打量着这精美的荷包,“这是什么?”

        梁琴推了下李知愚的脑门,意味深长一笑,“傻孩子,这是娘找大夫要的药。”

        药?李知愚看着梁琴遮遮掩掩、欲语还休的神情,难道这玩意儿是……壮……壮……阳药?

        李知愚嘴角抽了一下,亏她们想的出来。

        如果梁琴知道她有终身不孕的打算,怕是要当场气个半死。

        不过,这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虽然缺德是缺德了一点,但她已经做到这步田地,也不在乎最后这点底线。

        陆尧的心头血是最重要的。

        李知愚把东西收了起来。

        “无论如何李家都是你娘家,是你的依靠,你在陆家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跟娘说。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嫁到他们陆家,可不是给他们受气的。”

        中年妇人说到最后,把李知愚抱在怀里哭起来,李知愚象征性挤了两滴眼泪,作为待在李家最后的告别。

        “夫人,花轿到了。”

        门外侍女声音响起。

        “我知道了,你们都进来吧。”梁琴擦走眼泪,帮李知愚盖上红盖头。

        盖上后,梁琴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脑海里不禁又想起李知愚儿时,粘在她身边牙牙学语的画面,仿佛就发生在昨日,她实在忍不住涌上来的情绪,只能一边哭一边笑:“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我们不哭,我们该高高兴兴出嫁。”

        看着李知愚长大的老妪,安慰起母女两:“夫人这是喜极而泣。小姐嫁了如意郎君,夫人心里高兴啊。”

        梁琴担心失态,强忍住眼泪:“都好都好,只要对我们家知愚好好地,享享福,我也就放心了。不哭了,都给我笑,谁也不许哭。”

        李知愚听着外头迎亲队伍的奏乐声,笑着说了声好。随后,她便被人牵出去,在一群人的瞩目之下,坐上了期待已久的花轿。

        李知愚坐上花轿后,立马掀开红盖头,懒懒靠着轿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从昨晚深夜两点就开始梳妆打扮,身边不停有人围着转,直到现在才拥有短暂独处休息的时间。

        李府位于青洲城边边角角的位置,陆府位于城中心,两家步行需要花费一个多小时时间。

        现在迎亲队伍离李家渐行渐远,李知愚连连打哈欠,实在忍不住,喊了外头陪嫁的春喜:

        “我先睡会,等快到陆府的时候,你再叫醒我。”

        春喜以为自己听错,“小姐,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怎能睡觉啊?这恐怕不妥。”

        “这里只有你我,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听我的。”李知愚拿起红盖头,蒙住眼睛睡了起来。

        春喜反复喊几次小姐,都没人回应。春喜拿不定主意,又不敢违逆,只好硬着头皮,按照小姐吩咐地办。

        (本章完)